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青砖》>> 第4章:第六回

《青砖》

第 4 章

第六回

作者:燕新社发表于:2018-06-25 10:05:36  长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第 六 回  

遭劫持 物资被扣马官桥  

动拳脚 车队北上长春城

 

自打东宁给保盛源煤铺送去几车饲料粮以后,铁岭老城大财主田富贵接连又送来了十几车的谷草。看着院子西墙里高高堆起的谷草垛,岳保忠往日的担忧减轻了不少,心底塌实了许多。然而,按下了葫芦起了瓢,岳保忠万万没能想到这些天最让他放心不下的郑福胜车队抚?#25345;校?#21364;意外飞?#26149;?#31096;。

哪天夜里,月光如洗把大地照得通亮,五辆大车在平坦的大道上鱼贯而?#23567;?#22823;坨坐在头车上心情异常兴奋,嘴里哼着?#23736;?#20154;转”小调“正月里?#35789;?#26032;年那啊,大年初一头一天那啊,家家团圆日呀…。”

大坨这辆车驾辕的是一匹八岁口的菊花青母马,前?#36164;?#19968;匹白嘴巴,白眼圈的大青骡子,旁边拉外套的牲口是一匹菊花青儿马,同驾辕的母马是一母一子。大坨把这三匹牲畜看成是自己的?#30528;?#25370;友,甭提有多疼爱,三匹骡马对这个年轻的主人也是异常顺从,?#30475;?#19978;路三匹骡马一听到主人轻哼小调?#19981;?#21313;分欢快,这会儿那三匹牲口的十几只蹄子敲打在坚硬的地面上,“呱嗒”、“呱嗒”的响,像是给小调敲着梆子点,听起来有板有眼。

头车一路风驰电?#31119;?#21518;面的几辆马车也不含糊,紧随其后。不到两个时辰,车队出城三十多里来到马官桥,这桥大坨和车队不知走过多少次。大彪月?#26009;略对?#26395;见桥头两边垛起?#24187;?#22810;高的沙袋,桥中间一根木?#35828;?#20303;过往行人和车辆。桥上隐约可见几个人站在那里,大坨心里一动“莫非是打家劫舍的‘胡子’【1】?”如果真是“胡子”大坨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原来大坨和后面的几个兄弟打小都曾经拜师学艺,练过十几年的拳脚功夫,身怀“金锺罩”“铁砂掌”头顶开砖、掌劈顽石的硬功绝技,刀枪棍棒各种兵器也耍?#27809;?#34382;生威,更能随身协物,如扁担、?#39318;印?#38081;锅等生活用品随手抄起便可当作兵器与敌格斗。就大坨一人对?#24230;?#20116;人全不在话下。

大坨收回晃动的鞭子让车队放慢速度,老福胜?#25512;?#20182;几个年轻人也早已看到桥上晃动的人影,走近桥头才看清是几个头戴?#25370;?#36523;穿美式棉猴,手里端着卡宾枪的国军大兵。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高个子大兵?#20204;?#23545;着大坨,大声的问。

老福胜从李东海的车上跳下来,快?#33050;?#36807;去,满脸堆笑的说:“我们是‘保盛源’商号的车队,到抚顺矿物局送货,我是车队掌柜的,兄弟有话请跟我说。”

“什么货不能白天走,非得夜里走车。不是军火吧?”

“嘿,兄弟真会开玩笑,我们是正经八百的买卖人,哪敢做倒运军火那种生意。这夜里走车是为了明天?#39134;?#21320;前赶到抚顺,当天把应办的生意办利落,时间上不误事。你看,这是我们柜上给抚顺矿物?#25370;?#30340;货物清单。”

老福胜从怀里掏出一张清单递到大个子手里,后面几个大兵围在大个子身旁在月光下费力地看清单上的货物明细。

五辆大车“丨”字停在?#25918;浴?#22235;周村子里没有一丁点灯光,只有飕飕的北风吹过?#25918;?#30340;柳树条,发出尖啸声。

刘老虎抱着鞭子靠在最后一辆车辕旁,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其余四辆车的年轻人不动声色的靠上去,大坨暗地里作下手势,分配每个人各自对付的目标。黑夜中几双会意的目光盯着大坨,只要他动手的?#20979;?#19968;经发出,四双大手立马会让四个大兵的咽喉瞬间断开,没有一点声息的倒下。据传中国硬武功“铁砂掌”练到绝妙之处,抡臂以掌代刀会轻易砍断杯口粗细的树木。老福胜看在眼里吓出一身冷汗,惟恐几个年轻人做出鲁猛的举动,他急忙站在几个年轻人前面,用身体隔开大兵。

大个子看了几眼清单递还给老福胜,说:“有没有违禁品,这黑天瞎火的谁也闹不清,即便没问题夜间宵禁也不能放你们通过。你们先在下面的大车店休息一会,等天亮以后再放你们过桥。”

见大个子没有再刁难,老福胜陪着笑脸说:“这天也快亮了,几位行个方便,你看…。”老福胜一狠心把临行?#23736;?#23478;给的五十块钱掏出来,快速的塞到大个子手里。

说话的工夫,远处开来一辆美式吉普车,眨眼间停到跟?#21834;?#36710;上跳下一个勤务兵对打个子说:“黄营长问,发生了什么情况?”

大个子立刻跑到吉普车前,向车里举手敬礼,“报告营长,有几辆去抚顺送货的大车想从这通过。。。。”没等大个子说完,车里人操着浓重的?#32617;?#35805;不?#22836;车?#35828;,“乱弹琴,宵禁时间任何车辆人员不得通过,你不晓得?扣下明天天亮再说。”

    “是”大个子和几个士兵举手敬礼,望着吉普车拐弯开进村子。

吉普车很快消失在村子里,大个子方才下意识的把那张攥得湿漉漉的五十元钱塞到口袋里,转过身?#23731;?#31119;胜说:“老乡,你们几位就别难为我们哥几个了,先到大车店休息几个钟头,待天亮后再走也不迟。”

老福胜见状,摇着头,招呼大坨和几个年轻人把车赶到?#25918;?#30340;大车店里。几个人停好车,卸下骡马牵到马厩里,添上些草料,回屋休息。

这剩下的小半宿老福胜压根就没敢合眼。他?#36335;?#27809;脱,坐在炕上隔着窗户眼睛一直盯着院子里的大车,叼在嘴上的小烟袋也?#22871;?#22320;烧了两三个小?#20445;?#38393;得满屋子都是辣蒿蒿的烟雾,熏得他自己直淌眼泪。

天刚蒙蒙亮,老福胜出屋来到院子里,看到桥头上的木杆依然横着,没有放?#35828;?#36857;象。站岗的大兵向他挥手,示意让他回到屋里去。老福胜点点头,先走进马厩给马槽子里放些谷草,搅拌几下,重新回到屋里。大坨哥儿几个东倒西歪的合衣躺在炕上睡的鼾声如?#20303;?#32769;福胜坐到炕沿边上,侧身靠墙一合上双眼就迷?#38498;?#31946;地进入到梦里。

一阵?#36784;?#22768;把老福胜从梦中惊醒。他揉着眼睛再次走到院子里,见一个军官手里拿着一条皮带,嘴上不干不净的骂着。两个垂?#39134;?#27668;的车老板把两辆装满粮?#36710;?#39532;车,停在刘老虎的大车旁。那两人走进隔壁的伙房,一会而出来,每人一手里端着大号粗?#36175;耄?#30871;里的高?#24187;字?#20882;着热气,另只手拿一个苞米面饼子,蹲在门口吃起来。

老福胜凑到跟前?#23454;潰骸?#32769;弟这是咋回事呀?”

赶车人抬起头看老福胜一眼,满腹怨气的说:“咋回事?撞上鬼了。”

“咋的了?”老福胜追?#23454;?/p>

“前天,我们哥俩儿出车原打算到清源拉货,这不刚出城走到这就被几个?#21271;?#30340;给截住了,说是临时征用我们的大车用两天。我们哪敢违抗,也就勉强同意拉一次,谁曾想这都第三天头上了还不放我?#20146;摺?#26152;晚赶了一宿的夜车,刚才我跟那个姓陈的连副说,等我们给部队卸完货,就请放我们过桥上路,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那他同意放你?#20146;擼俊?/p>

?#24052;?#24847;?还没说上三句话就是一顿皮带…。王?#35828;埃?#36825;小子别让我夜里摸黑碰见他…”

?#21543;?#26159;‘征用’?都征谁呀?”老福胜担心起来,忙抢问一句。

?#21834;?#24449;用’是啥,你不知道啊?#31185;?#23454;就…”赶车人说到这,见先前拿皮带的陈连副从茅房出来,把要说的?#25226;?#19979;去,?#36865;?#36820;身回屋。

姓陈的副连长系着裤带走到老福胜跟前,指着院子里的大车说:“这几台大车是你们的吗?”

“是啊”

“那好吧,一会?#24515;?#30340;几个伙计到伙?#30733;?#39277;,吃完饭把车上的货卸下来,跟我出趟门,这几台车国军征用了。”

?#21834;?#24449;用’!征什?#20174;茫?#25105;们这车上的货…人家急等用,不能耽误,误了时间要坏大事!”听那个国军的长官说车队的大车给“征用”了,老福胜被吓得说?#23736;?#26377;点结巴。

“我说征用就得给我听使唤,少扯犊子。”

外面的说话声吵醒了屋内的几个年轻人,哥儿几个三步并作两步冲出门外,面?#38405;?#20010;陈连副个个横眉怒目。

“别他妈的闹事啊。听好了,‘征用’就是国军同共军打仗时期,政府为社会安定,动员全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凡是国军能用到的东西,统?#36710;畝几?#25105;拿出来,这就是‘征用’,所有人都得照办。”陈连副不?#22836;车?#23545;大伙说。

“你少给我少说屁话,要征,你征别人去,俺们听不懂你那些鬼?#21834;?#31449;在老福胜身后的大坨瞪着双眼,抽冷冒出一句狠?#21834;?/p>

军官拨开老福胜对大坨说:“你小子别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战争时期违抗军令是要掉?#28304;?#30340;。”

“别他妈的以为你手中有条破枪就见谁吓唬谁。我也告诉你,你小子当心点,走夜路别他妈的招报应。”大坨毫不示弱。

陈连副上下打量着眼前这?#24187;?#20843;几大个子的年轻人,又见他身后四个虎背熊腰的壮?#28023;?#21508;个瞪大双眼,怒目而视,?#24187;?#26377;些怯场。嘴里却不阴不阳的说:“好样的,有?#37073;?#25105;?#19981;丁?#19968;会儿我就让你知道,我马王爷也有三只眼。”

陈连副撂下这句话转身走了。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十来个年轻力?#36710;?#22823;兵手持绳索、木棒?#21040;?#38498;子里。

 陈指着大坨狠狠的说:“把他给我绑了。” 一群大兵如狼似虎上前就要捆绑大坨。

?#20843;?#25954;上?”

大坨拉开架势,栓子、李东海、金宝和刘老虎立刻依托?#22836;?#30340;土墙摆出个半圆型的阵势,把老福胜围护在中间,五个年轻力?#36710;?#23567;伙子个个全无惧色。

    国军大兵依仗人多势众,蜂拥而上。走在前面的一个大兵手抡木棒劈头盖脑向大坨砸下来,大坨举左臂一挡,“叭”的一声,水杯粗细的棒子断作两截,大坨顺势伸右手抓住大兵的左手,反身拧腰使了个“大别子?#20445;?#22823;兵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圈,重重地摔在地上,胳膊“嘎吱”拧成了麻花儿。

栓子左手操起身旁的一个马扎,转身拨开一条横扫过来的棍棒,右手出拳“黑虎掏心?#34987;?#20013;那人前胸,那人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25104;?#24971;得铁青。

东海伸直双臂,以臂当棍左拨右挡掩护老福胜免遭拳脚、棍棒的伤害。

金宝面对两人,肘顶膝撞,拳脚并用不过十?#26657;?#37027;两人已是鼻青?#25345;祝?#26356;有几颗牙齿被打脱在地。

尽管如此激战,几人还是不曾使用治人于死地的“铁砂掌”。只?#24515;?#32426;较轻的刘老虎初生牛犊不怕虎,以掌代刀,仅用五分功力?#22242;?#26029;了一个大兵的胳膊,那断了骨头的胳膊只有外面的皮肉连着,吊在衣袖里。

房前空场打得?#23601;?#39134;扬,早有三五人躺在地上哀叫起来,而更多大兵挥舞棍棒与五条大汉混战到一起。棍棒声、厮打声响成一片,许多被扣押的车老板?#23545;?#30340;围看,早有人把打斗消息报到营部。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立刻镇住了厮打的场面。国军马官桥?#29436;?#39547;守营营长黄子辕右手高举手枪站在大门口,七八个手握卡宾枪的大兵冲进大院,?#20204;?#39030;住大坨、老福胜和另外四个打得兴起的年轻人。大兵们不由分说,一哄而上把六个人五花大绑捆了起来,连推带搡地关进大车店后院的地窖里。

人群中的老福胜大声的喊?#26657;骸?#20320;们不能这样,不能啊…东家的这些货不能耽误,不能耽误…放开我们,放我们出去呀。”

这是一个新挖的地窖,四壁和顶?#24623;?#27700;泥浇注,厚厚的铁板封住窖顶进出的门口,门外上锁。

大兵关上铁门,地窖里漆黑一团,黑暗?#27427;?#31119;胜被平白无故天上掉下来的灾难搞蒙了,他心急如焚,?#24187;?#24515;思的惦记停在院子里的五辆大车、十五匹骡马和大车上的货物。

多少年了,给抚顺矿上送货向来轻车熟路,是最通?#36710;?#27963;计。可今天,郑福胜第一次挑头送货赶脚就载了跟头,莫非我郑福胜就是?#34987;?#35745;的命,一点点的出人头地他都承受不了吗。

大坨用?#31383;?#30340;双手费了很大劲解开了捆住他爹手上的绳子,接着老福胜很快把几个年轻?#35828;?#32499;子一一解开。大家静静地坐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倚靠在一起,望着坚实的四壁、坚实的窖顶、坚实的窖门,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29997;?#24930;的过去,没有人给他们送水、送饭。

大坨实在忍不住了,跳起身子大声的呼喊,其他人也一起跟着喊?#26657;赏?#38754;根本没人搭理他们。就这样他们坐一会,喊一阵,再坐下来,再喊一阵…直到筋疲力尽。干渴、饥饿和缺氧使他们最终昏睡过去。

第三天早晨,有人把地窖门打开。一股汗臭和尿骚的气味扑向开门的大兵,他急忙捂住鼻子对着窖口大声的喊:“你们几个人快给我上来”。

下面没有动静,他接连喊了两三遍,下面仍然没有回声。旁边的另一个人说:?#23736;?#20004;三天水米没沾牙了,怕是饿死了吧。”

老福胜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眼睛勉?#31354;?#24320;一条缝,一道强光晃得他眼前直冒金?#29301;?#20182;赶忙用手捂住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对上面说:?#20843;?#35828;丧气的话?再饿两天也死不了。”

“没全死,有人说?#21834;!?/p>

“那还不快上来!”

上面放下一个梯子,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从窖口爬出来,大家用手捂住眼睛逐渐适应外面的光亮。两个大兵手持上着刺刀的步枪?#32479;?#36830;副站在离窖口几?#33258;?#30340;地方,其中一个士兵的一只眼眶乌青,那是三天前留下的伤痕。

陈连副打量着几个趴在地上饿得奄奄一息的人,假惺惺的说:“你们这是何必呢?国军征用你们的大车也是为了保护沈城百姓的安全,用几天就放你?#20146;摺?#20320;看前几天征用的大车不是都放走了吗,还发给了车脚钱。如果你们不动手打伤我的弟?#37073;?#30171;痛快快地跟我扪出一趟车,现在早就离开这里,该干嘛干嘛去了。”陈连副似乎讨好地继续说,“好了,我也不?#32959;?#20320;们。一会你们?#21592;?#39277;,休息一下,跟我出一趟军务,回来我就把货还给你们,你们愿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们要是不跟你去呢?”大坨坐起身子,仍然蛮横的说。

陈连副压住火气,话中阴狠的说“兄弟,有些话可别过早说?#31867;叮?#25105;们黄营长有话在先‘凡经征用的人?#20445;?#22914;有反抗一律军法从事。’我看小胳?#19981;?#21035;跟大腿较劲,事儿闹大了可不好收拾!”

坐在地上的老福胜扬手吃力地在大坨后?#26412;?#23376;上打了一巴掌,骂道:?#24052;?#23869;子,滚一边去,还没轮到你小子说话呢。”大坨撑起身体摘下头顶上的毡帽狠狠的摔到地上,气哼哼不再吱声。

此?#20445;?#32769;福胜心里盘算着,既然事已至?#32781;?#23601;不能再闹出更大的事非。眼下拧不过去,莫不如答应出一次“征用?#20445;?#22823;不了再耽误三五天。那样货物、车马和人一切都会平安,保平安是最重要的。要抓紧时间答应下来,赶快出车,赶快回来,再赶快装上货送到抚顺。到那时即便因为耽误时间东家?#32959;錚?#26159;打是罚我郑福胜一个人抗着。

“陈长官宽宏大量我没话可说,我答应出车给你们‘征用’。可我有话在先,就这一?#32781;?#22238;来就把压下的货如数还给我们,不论白天黑夜?#23478;?#25918;我们过桥?#19979;貳!?/p>

陈连副看着几个满脸怒气的年轻人笑着不说?#21834;?#32769;福胜清楚对方的意思接着说:“长官…放心,我是掌柜的…说了算。”这会儿郑福胜实在挺不住了,气若游丝的说,“赶快给我?#26725;?#20123;吃的吧,还?#20852;?#24555;饿死啦。”

几台大车上的货物已经被人卸下,堆放在靠墙的空场上,货物蒙盖着绿色的防雨蓬布。老福胜手拿苞米面饼子大口的吞咽,仍忙不迭挨着货堆逐一查看,大大小小的木箱、草包和麻袋二百八十八件一件不少,外包装无一破损,老福胜心里终于塌实了。 

大坨和几个伙伴像冬天里的饿?#29301;?#22312;伙房里高?#24187;字?#21917;了一碗?#24544;?#30871;,大坨一直惦记着自己那三匹大牲口,刚吃五分饱就不不由自主的拿上两个包米面饼子和咸?#32781;?#36361;踉跄跄地走进马厩。

虽相别几日,三匹牲口一见大坨过来一起扬起头,不住地摇晃着?#28304;?#22823;坨搭眼发现大青骡子的白嘴巴左右两侧有两道鞭打的伤痕,再看菊花青的脖子上或深或浅印着几条鞭?#32781;?#31435;刻一股怒火禁不住直冲脑门,他一把抓住身边忙着给马槽里填料的大车店老板,另一只手指着大青骡子嘴巴说:?#20843;?#25171;的??#29301;?#21578;诉我,谁他妈打的?”

店老板的一只手被大坨铁钳样的手一抓,半个膀子都麻木了,那店老板结结巴巴的说:“别…别赖我…你们不在的那…那几天,一直有人用你们的车马拉货,这几匹牲口是昨天夜里才…才送回来的。”

?#20843;?#29992;啦” 

店老板没敢说出声,眼睛?#26029;?#38498;子里的几个大兵,弩了弩嘴。

“我操他奶奶的,王?#35828;啊!?#22823;坨像疯了一样,挣扎着,试图挣脱栓子、金宝搂抱的几双手。

“大坨你要干什么,你给我消停点。”

大坨指着牲口,对闻声过来的老福胜说:?#26263;?#20320;看这帮王?#35828;?#25226;牲口打成?#22534;?#20102;。”

老福胜摸着大青骡子的脑门,心疼的说:?#23736;?#23376;,隐下这口气吧,再大的事也大不过东家托付给咱们送货的事情大。这已经有够多的麻?#24120;?#20320;再生出些新事来,我就更没脸回去见东家了。”

老福胜几句话消除掉大坨冲动的怒气,他闭上充血的眼睛,把手中苞米面饼子一掰两半,放在手掌上喂给两个受?#35828;摹把瓢团?#21451;”。

吃过早饭,老福胜趁旁人不注意把腰间的蓝布腰包重新斜挎在身上,把几叠钱币和货单贴身?#36947;危?#21448;用一条?#21363;?#32544;上两圈,确认万无一失,穿好羊羔马甲和大衣,重新操起鞭子,保盛源的一行五辆大车在几个大兵的看押下离开马官桥村。

按福胜叔的?#25165;牛?#21016;老虎毫不情愿地留下来,一则是?#35789;?#36135;物,二是偷空给柜上捎个?#29275;?#25226;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东家。

一晃三天过去,福胜叔和车队一点消息都没?#23567;?#21016;老虎每天坐在大车店的院子里,看着进出的大车和来往不断的国军队伍,门口站岗的大兵警惕的看着老虎不让他走出大门一步,老虎焦急万?#37073;?#30460;望福胜叔他们早点回来。

这天夜深时?#37073;?#32769;虎一身轻装,躲开哨兵,翻墙上路,疾步如?#19978;?#22478;里跑去,?#24613;?#32473;东家报?#25319;?#19978;路不到十里路,一队国军迎面走来,老虎赶忙躲到?#25918;?#26641;?#23731;鎩?#30896;巧一个大兵到路边解手,无意发现蹲在树后的刘老虎,一声大喊,冲过来几个大兵。老虎见藏匿不住,从树后纵身跳到马路上,与围住的几个人没说上两三句话便拳脚相对,打起来。老虎使出浑身看家本领,躲?#25730;?#25386;,重拳利掌,腿脚疾风。几个彪悍大兵哪里见过这小伙子如此功夫,不到半袋烟的时间,就被打的东倒西歪。老虎抽空闪开人?#28023;?#31388;出十几步飞身跃上路边一堵高墙。

刘老虎只身对打几?#35828;?#25331;脚功夫,然后飞身跃墙的敏捷身手,这一?#21804;?#34987;站在不远处国军二零七青年师一旅一团邓新宇团长看的一清二楚。就在刘老虎蹬上墙头的一瞬间,?#36865;?#38271;抬手一枪,刘老虎从两米高的墙上应声落下。

刘老虎肩部受?#32781;?#36523;不由己,几个月后,跟随部队一路开到葫芦岛。行伍出身的邓新宇广交武林高手,招?#36214;?#33021;。老虎伤痊愈,?#36865;?#38271;委刘老虎以中尉武术教官,编入二零七师一旅一团教导队。老虎受知遇之恩,无法?#36843;矗?#36880;立志从军。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国军在辽沈地区兵败,刘老虎随一旅大部官兵从营口乘船撤往青岛。临行前,这位父母双亡年仅十九岁的青年,面向西北,施三拜九叩大礼,拜谢保盛源岳保忠夫妇几年的收留之恩,如再生父?#31119;?#32780;后洒泪而去,再无音?#25319;?#27491;是:

马官桥上刀光寒,

车队一行遇阻拦,

发落民夫从军去,

大祸降临保盛源。

 

 

 

审?#32781;?a href="/user/user.asp?uid=1105" target="_blank">紫雪
关于长篇生活小说《青砖》第4章 第六回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34892;?#36259;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33738;净?#20316;者许可不得转载。
?#33738;?#30001;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nba最佳阵容 3串4加复式投注技巧 富贵心水论坛 扬红公式一肖中特免费 福彩3d下期的预测号码 福建36选7第18074期 法甲积分榜最新排名规则 福彩中奖去哪领 牛牛在线视频 一尾中特期期淮 吉林11选5走势图一定牛网 江苏老快3走势图下载安装 125双色球历史开奖 学围棋 六肖中特准 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