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传人

作者:九公子4141发表于:2018-11-29 13:59:49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很多很多年后,我还是会记得那个女子。

每?#24656;?#21407;落雨,我仿佛都会看见她一身红衣,手持一把长剑,轻盈,但是寒冷。她总会逆着风沐着雨练剑,刀影纵横交错,衣角烈烈飞扬。我几乎能看见风从她的指尖穿过,顺着她飘起来的黑色长发,破碎成薄凉的温柔。

每一次这个时候,我都会冲进雨?#26657;?#23398;着她的样子在雨中练剑。可最后往往风吹乱了我的发,雨打湿了我单薄的白色外衣。我满面狼狈,手中的剑孤单而安静地掉落在长街上,发出沉寂而空洞的声响。于是我只能如此站在雨?#26657;?#26395;着?#27934;?#26263;沉的天际,听着渐远而凄清的鸟鸣声,放任雨幕将眼前的景色渐渐模糊。

我?#31449;?#26080;法复刻出她的样子。这方天地也?#31449;恐?#33021;寂寞,无人相伴,甚至无人相逢。

恍惚间我好像又听见了她最后那声几不可闻的叹息,还有她最后对我说的话。

相逢无语君应笑,各自春风慰寂寥。

我叫天?#21073;?#26159;当朝的三皇子。我的母妃是个没有?#30475;?#20986;身背景的女人,但笑起来倾国倾城。记忆里的她常常穿一袭白裙,?#25104;?#30340;妆容恰到好处。她的眸中水光潋滟,长发缱绻飞扬。 很小的时候,她就对我说,澜儿,你若是要在这偌大的皇城里活下去,若要登上最尊贵的位置,你就必须学着心狠。要么成为猎人,要么成为猎物。

我懵懂地点?#35828;?#22836;,于是我看见母妃徐徐展开的笑容,像是红色的月光,倾国倾城。

因为出身,父皇很少关注到我。在这寂寞的皇城里陪我一起长大的,除了母妃,就只有落羽了。落羽是噬族的人,这一种族的人天生就是?#39318;?#30340;护卫,他们必须?#39029;希?#37027;是他们刻在灵魂里的使命。落羽的容颜很是冰冷,他习惯穿一身黑色的衣服,沉默,而且肃?#34180;?/p>

落羽从小就陪我一起长大,他和我一起学习,一起练剑。虽然落羽的话从来都不多,但是在他的身边我永远会感到安心。因为我知道,他不能背叛我,也不会背叛我。

我和落羽修炼的剑法并不相同。落羽的剑法惊艳而清凛,?#39029;?#24120;看得出神。但是母妃从来不让我修习落羽的剑法,她说我有我自己要修习的剑法,如果练了其他剑法,功力就会混乱。我只能修炼母妃教给我的剑法,那种剑法看上去就很沉重,沉重到我竟觉得我无法驾驭。

年少时?#39029;?#24120;会去母妃?#37027;?#23467;。她?#37027;?#23467;后面有一片红色的花海,那花朵开得热烈而冷漠,像是诡异的笑容,又像是将死之人薄凉的目光。

我问过母妃,那花是什么花。

这个时候,母妃会笑起来,那笑容神秘诡谲,倾国倾城。母妃说,那花叫做罂粟,是这世间最美也最危险的诱惑。

母妃还告诉我,这世间其实是没有红色罂粟的,最初的罂粟都是白色的,纯洁,高贵,不染一丝?#26223;!?#21482;?#36824;?#26377;一天,有人用血染红了那些本该干净的纯白。

那时我还不懂。我只记得那种狠绝而惊艳的美,燃烧着,烙印在我尚且年幼的灵魂里。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39029;?#20026;了中原最好杀手。无论是以刀杀人还是以?#24149;?#26432;人。

我第一个杀死的人是我大哥,我父皇的嫡长子,也就是说,当朝的太子。

在一次出行打猎的过程?#26657;?#25105;用我的剑刺穿了他的后背。他从马上跌下,回头,瞳孔放大,目光涣散。他问我,为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我只是看着手中的剑,剑上的鲜血一?#25105;?#28404;地滴下,像是黑夜里唱着歌的泉水,荒凉,繁盛。

那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母妃那?#28982;?#32780;荒凉的笑容,像极了那满园红色的罂粟花,徐徐盛开,倾国倾城。

我还看见我大哥的瞳孔中弥漫起了漫天大雪,那雪轻轻落下来,逐渐覆盖?#35828;?#19978;的残红。我知道,不久之后他的尸体就会被野兽吞噬。茫茫中原,再也无处可寻。

我听见他濒死时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时他已经气若游丝,只?#36824;?#36824;是能笑着看向我,就像小时候那样。

他说,天?#21073;?#20320;看这雪,这纯净的白色,多漂亮啊。

后来我渐渐除掉了父皇的所有子嗣。包括我最小的皇弟,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母妃说,再小的隐患都不要放过,放?#25105;?#24739;成长,就是对自己的最大?#22836;!?#22905;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笑容充满了讽刺的诡异,单薄而萧索。

于是我看见那个孩子的嘴角蔓延出黑色的血,我看着那双盛满了天真的眸子一点点黯淡下去,他小小的嘴角不再向上弯了。

我抬起头来,看着母妃倾城倾国的容颜,突然就想起了大哥临?#29436;?#30340;话。

这纯净的白色,多漂亮啊。

多漂亮啊。

我在十八岁的那年继承了太子之位。父皇年事已高,无力宠幸嫔妃,也不可能有新的子?#33579;?#30041;下来的我自然就要承继大统。

授太子印的那天,落羽跪在我身前,唤我为,太子。他的黑衣烈烈飞扬,?#25104;?#30340;面具冷峻诡谲。我伸手揭下他?#25104;?#30340;面具,他的左?#25104;?#26377;着一道长长的疤痕。那是曾经为了保护我留下来的印记,也是他?#39029;?#30340;烙印。

我抚摸着他的伤疤,对他说,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那一刻我恍惚地觉得母妃说得很正?#32602;?#21482;有清除了你面前所有的阻碍,你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然而也是在同一天,父皇告诉了我一个关于?#39318;?#30340;秘密。

父皇说,这?#28572;?#19978;有一个种族,叫做刀疤族,这一族的人每个人的左臂上都会带有伤疤,刻画成一朵花的形状,而且他们生来就是绝顶的杀手。但也恰恰是这一族的人,会威胁到我?#39318;?#30340;皇位。一旦遇见,就必须将其诛?#34180;?/p>

父皇遇见过刀疤族的人,他将那个人囚禁了数十年,他说,今天就要当着我的面,将那个人斩首。

于是我看见了那个叫做花朝的男子,按理说他应该和我父亲是相仿的年纪,却还是生着一副极其俊美的容颜,他的笑容狂妄,而?#20063;活俊?/p>

我看见了他左臂上的伤疤,是水晶兰的样子,美丽而孤单。

父皇的刀影划过,我看到他最后的目光,像是大漠里的飞鸟,尽数的凉薄。

成为太子后,父皇就让?#39029;?#38376;历练。

那是我第一次出中原,我的身边只带了落羽。临行?#37027;?#19968;天我又来到了母妃?#37027;?#23467;,那后院的艳红罂粟亦?#30343;?#25918;着,烧灼着所有被悲伤屠戮的流年。

母妃就倚在门?#23736;?#25105;笑着,她的笑容中有着在黑夜里潜藏的隐秘,如诗如画,倾城倾国。她说,天?#21073;?#26082;然你已经要走了,那我该送你那把剑了。

剑?我疑惑地看向母妃。

母妃给了我一把剑。那把剑通体黑色,却散发出青绿色的光芒。

那光芒像是被我遗忘?#35828;那?#19990;约定,那微弱的光芒竟然让我移不开目光。

母妃没有告诉我那把剑的名字,她只告诉我,她教给我的剑法,只有这把剑才能真正发挥出威力。

我带着那把剑上路。过了一段时日,我和落羽来到了江南。

他们说江南是个适合梦的地?#21073;?#26377;着氤氲的水汽,有着温暖昏黄的灯光。只可惜没人知道,十六岁那年开始,我就不做梦了。

我就是在江南遇见她的。

那天我和落羽在竹筏上穿过一条水巷,撑竹筏的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姑娘。她的红衣在江南温婉的水烟里竟是异常惊艳。

她的笑容中有着?#21448;?#19981;去的薄凉,那是寂寞的气息,在那么多年沉默的屠戮?#26657;?#25105;?#38405;?#26679;的气息,已经很是熟悉。我问她,她的名字。

阿痕。她的笑荡漾在江南的水波上,倏尔闪过,我突然就知道了一种叫做心疼的情绪。

母妃曾经教过我如何杀人,如何对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下手,但是却忘了告诉我,怎么戒掉对一个人的心动。

阿痕也会武功,她持一把通体黑色,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长剑,轻盈,但是寒冷。她?#19981;?#30528;一身红衣,在江南绵绵的烟雨中逆着风沐着雨练剑。她红色的裙角飞扬起来,目光清冷而寂寞。风从她的指尖穿过,绕着她的长发成为只有我能看见的温柔。在江南的?#24656;?#22768;?#26657;?#25105;竟恍?#29384;?#19981;清,阿痕究竟是在练剑,还是在跳一支寂寞的舞。

阿痕说,其实婆婆从来不让她在其他人面前透露自己会武功的。

婆婆?我看着阿痕的侧?#24120;?#23425;静如画。

阿痕看向?#39134;?#30340;天,江南的天很少有中原那样?#37027;?#31354;万里,大多数时候都是水雾笼罩。她说,我从小就跟着婆婆生活,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32479;?#20102;别人的阶下囚,我娘也被抓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婆婆说,他们都没有错,但那是他们的命。我从小就开始练剑,可是婆婆说如果我想要平安度过此生,就一定不能在他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武功,否则逃脱不了我爹娘的命运。

阿痕说这话的时候异常平静,那不是伪装的坚强,是和我一样浸透了命?#35828;?#40635;?#23613;?/p>

我轻轻揽过阿痕的肩头。

别怕,你还有我。

那一年的元夕我留在了江南。

我陪着阿痕走江南的灯?#26657;?#21508;?#25351;?#26679;雕花的灯映得阿痕?#22253;?#30340;脸泛起点点红晕。

我说阿痕,我给你买一盏灯吧。

阿痕没说话,但是我看见她眼中是我从未见过的笑意。

我们停在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面前,他说他可以送我们每人一盏灯,但是他的灯看缘分,灯上的文字不能挑选。

我和阿痕各拿到了一盏灯,我看了看我手中灯上的文字,花间饮酒共人说,后世爱恨人前错。

我想看看阿痕灯上的文字,却突然发?#32456;也?#21040;阿痕了。

我慌乱地回头,看见阿痕在江南温婉的水边,将灯轻轻地放入水?#26657;?#26397;我轻轻地笑着,红衣烈烈。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突然夜空里绽开了烟火,我走过去,学着阿痕把?#21697;?#20837;水里,然后轻轻拥住她。

阿痕,跟我走吧。

我知道阿痕是愿意的,那个时候她不知道我就是太子,未来的天子。

那天晚上,我和随行的落羽说,终有一天我要把阿痕带回中原,我要娶她。

我本来以为落羽会说些什么,然而落羽只是沉默着,沉默了一整晚。

中元节不久后我就被父皇召回了中原。由于走得太过匆忙,我甚至没来得及向阿痕告别。

父皇要我回去的理由很简单,我也不小了,该是娶妻的时候了。他已经选定了丞相家的小姐,那个中原最有才气?#37027;?#37329;小姐,做我的太子妃。

跪在大殿上,我突然清醒地意识?#21073;?#22312;江南那么多时日里,我几乎都忘了我是太子。如果我还想保住太子的位置,我就必须娶那位我从未谋面的小姐。我别无选择。

大婚的那天,我喝醉了酒,我想起了阿痕的一身红衣,想起了她在雨中练剑的样子。

我对落羽说,你替我去江南,告诉阿痕,让她等我。落羽沉默着,转身南下。看着落羽黑色的背影,我突然发现,在我身边陪我这么多年,他也?#32479;?#40664;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自己的任何事情,他比任何人?#23478;?#31070;秘。

我没有想?#34903;?#21040;两个?#20081;?#21518;落羽都没回来复命。我实在忍耐不住,便是偷偷自己下了江南。然而,当我看到阿痕的时候,我愣住了。

落羽在阿痕的身边,我从来都没想过落羽那张向来毫无波动的?#25104;?#23621;然会出现那样温柔的表情。阿痕靠在落羽的肩头,如诗如画。

我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为什么。

这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听见的是大哥的声音,他在生命流逝之前也是这样问我,为什么。

你已经有了妻子,?#24653;?#35201;我等你了。阿痕还是那样平静,让我走吧,好好对待你的妻子。旁边的落羽仍旧一身黑衣,仍?#38378;成?#30340;疤痕清晰,仍旧留给我窒息的沉默。他没有对他的背叛做出哪怕一句解释。

?#39029;?#30528;剑,?#35789;?#32456;下不去手。一个是为我差点去死的落羽,一个是我此生最爱的女子。

我想,如果不是那阵风吹开了阿痕身上的秘密,我可能就要,放他们走了。

然而就是那阵风,将阿痕左臂上的袖子吹了上去。我终于明白了阿痕的婆婆为什?#21019;?#26469;不让她在他人面前习武,为什么说阿痕的家族没有错,但是只能认命。

我看见了阿痕左臂上的疤痕,刻画成一朵花的样子。那是一朵曼珠沙华,开得灼灼妖艳。

我这一刻才知道阿痕的原名是花痕,她是花朝的女儿,是刀疤族的传人。怪不得她从来都身着长袖的裙子盖住自己的手臂,她也不能暴露自己的武功,不能让人知道她是天生的杀手。可惜她遇见了我,她还是信了我。

阿痕看着我突然笑了,她说,你还是发现了。天?#21073;?#20320;肯定很想知道中元节时,我的灯上,写了什么吧。

千山暮雪千山月,若是无?#24403;?#25104;劫。

阿痕说,我手里这把剑的名字,就叫劫。

说完了吗?我抬头。我知道这一次我不可能放阿痕走,就算她是我爱的人,也不能。

我看见我的剑向阿痕刺去,阿痕的剑没有动,其实我知道如果她和落羽一起对战我的话,我可能没有胜算,可是他们谁也没动手。

我看见我的剑刺穿了阿痕的胸,我看见她的胸前开出了一朵殷红的花朵,她的目光薄凉而萧索。她还是平静地笑着,用最后的力气对我说,若?#27427;?#29983;,我不要爱上你了,就算遇见了也不要了。我们的感情?#31449;?#19981;是缘分,而是劫?#36873;?#26469;生遇见你我就?#38405;?#31505;一笑,然后天涯海角。

相逢无语君应笑,各种春风慰寂寥。

我看见落羽的脸色渐渐便成骇人?#37027;?#33394;。他服了毒,他是噬族的人,不能背叛?#39318;濉?/p>

但是我还是听见了他最后说的话,他说,我也?#19981;?#38463;痕,但是我?#31449;?#19981;能背叛你。

王,落羽以死谢罪了。那是他第一次称我为王,我知道他是觉得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看着落羽在我眼?#26263;?#20102;下去,然后江南起风了。我感觉我被风沙迷了眼睛。

我把阿痕和落羽合葬在了江南,然后带着阿痕的剑回了中原。

我带着剑去了母妃?#37027;?#23467;,不想母妃看到我手中属于阿痕的那把剑时,脸色骤变。她问我,这把剑哪里来的。我如实说了,然后我又看见了母妃的笑,这次的笑容变得讽刺而癫狂,但一样倾国倾城。

然后母妃说,你不是想知道,我给你的那把剑叫什么吗。现在我告诉你,那把剑叫做错。你每一次提剑每一次挥剑每一次用剑杀人,都是错。你的每一次杀戮,都是你父皇的报应。

我看着她几近疯癫的样子,小心地唤她,母妃。可她眼中的光变得冰冷而怨毒,她说,我不是你母妃,你的生母只?#36824;?#26159;一个贱婢,你绝不会是我的孩子!阿痕才是我的女儿!

这时我看见了母妃因为情绪激动而露出的左臂,左臂上有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罂粟花,摇曳着致命的诱惑。

我愣在了原地,感觉整个?#28572;?#37117;崩塌了。在母妃不受控制的狂喊?#26657;?#25105;渐渐地听明白了一个令我难以置信的故事。

她才是上一代真正的刀疤族传人,她的夫君就是阿痕的父亲花朝。当年我父皇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便是一直?#39134;?#20992;疤族的传人。

花朝来自隐世的白巫族,为了保住母妃的性命,他用巫术给自己的左臂上刻上了一朵水晶兰,伪装成刀疤传人。他还用自己的灵魂和鲜血做了献祭,掩盖住母妃手臂上的罂粟花。也是他的鲜血将母妃手臂上本来白色的的罂粟花染成了红色,纯洁染成了诡谲。

终于有一天,父皇?#26263;?#20102;他?#24688;?#20182;抓走了花朝,然而他并不知道当时的花朝的灵魂早就献祭掉了,他抓走的只有一个躯?#24688;?/p>

抓走花朝后,父皇就让母妃入了宫。母妃抱走了一个宫女偷偷生下的龙子,也就是我。她教我杀戮教我狠毒,让我在父皇所有子嗣背后下了死手。她就是想让我错,从头错到尾。她只为了报复,报复父皇杀死了她的夫君,报复父皇拆散了她的家,报复父皇让她刚出生的小女儿从小就没?#35828;?#23064;。

但是她没想?#21073;?#22312;最后我用这把本来就错?#35828;?#21073;,亲手结束了阿痕的生命。

我站在原地,失去了一切感觉。

花间饮酒共人说,后世爱恨人前错。

恍惚中我仿佛看见母妃扑了过来,用剑刺穿了自己的胸口。她倒在了满园殷红的罂粟花?#26657;?#22905;死时的笑容释然而哀怨,但一样倾城倾国。她说,世人皆知刀疤传人会对皇位造?#36175;?#32961;,可没有人知道还有一种说法,刀疤传人是永远得不?#21483;?#31119;的一个种族。

看着母妃最后的容颜,我突然意识?#21073;?#38463;痕其实很像她,一样的冷傲,一样的如诗如画。

过了很久很久,我将母妃葬在那血红色的罂粟花下,把两把剑埋在她身边,我知道,终其一生,我都再也不能拿起剑了。

又过了两年,父皇驾崩。

我终于坐上了那把龙?#21361;?#21487;是我的身边,几乎所有人都不在了。

有时我会想起母妃倾城倾国的笑,我会想起落羽黑色的沉默,然而我最常想念的,还是那个?#19981;?#31359;着红衣,在雨中逆着风沐着雨练剑的女子,她的目光冷凛,而且寂寞。

我会想起她曾靠在我肩头的温度,我会想起那年上元节她的笑容。还有她和落羽并肩现在我面前,对我说的话。

相逢无语君应笑,各自春风慰寂寥。

一转眼又是一年上元节了。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走在中原的灯市上,只?#36824;?#36825;一次,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人。

意外地,我又遇见了那个白发白须的老者,他对我意味深长地笑着,递给我一盏雕花的灯,灯上面填了一首词。

他日光景皆已末,怎奈谁人蹉跎。悲欢往事如烟过,清雪吹落,寒?#35282;?#37326;佛。

经年成劫也成错,告与岁月消磨。钟声叩尽天涯诺,传奇话作,交付平生说。

我回头,可惜那边没有水,也没有放灯的阿痕,一身红衣,对我微微笑着。

今年元夜时,月?#27698;?#20381;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空中的烟花?#32456;?#24320;了,雪也?#36861;?#25196;扬落下来了。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越下越大的雪,将这世间的罪恶逐渐覆?#24688;?/p>

你看这雪,这纯净的白色。

多漂亮啊。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刀疤传人》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38469;?#25903;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25945;ǎ?/span>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