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双城记——从国际?#38469;?#22823;上海到边疆山沟小珲春的知青历程

双城记——从国际?#38469;?#22823;上海到边疆山沟小珲春的知青历程

作者:召稼楼人发表于:2018-09-29 15:26:32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开场白:今天要讲的双城故事,有历史?#26657;?#20652;人深思。

在世界文学名著?#26657;?#25551;写两座城市生活的,?#26434;?#22269;作家狄更?#27807;?#38271;篇历史

小说《双城记》最为著名。“双城”指的是巴黎和伦敦。书的开卷语“那是最

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已经成为经典名句。另有一个当代《双城记?#32602;?/p>

是东方卫视的一档站在上海人的视角,直面香港、台湾社会民生的新闻访谈节

目。还有一个是王丽萍的电视剧《双城生活》。它讲述的“双城”是上海与北

京的一?#38405;?#22899;两地热恋、?#36824;?#21452;方?#39029;?#21453;对、结婚成家的故事。

我今天要讲的是另一则双城的故事。这个故事无暇?#24605;?#29233;恨情仇、拈酸押

醋,却具有极强的历史?#26657;?#20652;人深思。这里的“双城?#20445;?#19968;个是指赫赫有名的

国际大?#38469;?#19978;海,一个是指在中国最东部、三国交界的边疆小县城(后改市)

珲春。有人会奇怪,这相距遥远、风俗各异,尤其是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

方面均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两个地方,怎么会让它们生发出关系、连结在一

起?殊不知这种联?#24403;?#21547;着多少悲苦和酸甜、凄凉与热望?

这还要从四十六年前的“文革”说起。

(一)升学无望、就业无门,呆在城里、无所事事

1966 年 12 月中央宣布停止红卫兵“大串联?#20445;?#21487;上千万的中学生回到校

园却无事可做。于是中央发出了《关于大、?#23567;?#23567;学校复?#25991;指?#21629;的通知?#32602;?/p>

以求结束“红卫兵”造反运动。但野惯了的革命小将怎会乖乖地重回魔瓶?随

之而来的混?#30097;?#33267;比原来的乱局更难收拾。当时生产停?#20572;?#22823;学停?#26657;?#38761;命成

性的青少年升学无路,就业无门的闲在城市里,显然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当时,我所在的控江中学也是无所事事。去过工厂学工、到过农村学农,

转了一圈回来仍然是无所事事。学校率先“复?#25991;指?#21629;?#20445;?#20808;是军训,天天

“一二一”走步稍息、立正卧倒;继而是上课读书,老的课本?#38469;?#20462;正主义的

不能用,只有读红宝书,英语教的也是“语录?#20445;?#23398;?#24605;?#26085;都不感兴趣;于是

让我们背小学生都会的“老三篇?#20445;?#20960;天功夫大家都背得滚?#20384;?#29087;。没什?#26149;?/p>

学的了便散伙。学工、学农、学军、学文化,学来学去到头来?#25925;?#20687;群无头苍

蝇转经轮回一番之后又回到原地,仍然无所事事。

全国山河刚刚一片红,武斗的遗风仍在影响着一批青少年,打群架、动刀

子、抢路人、偷商店的“打砸抢”行为不断发生,甚至还传出在马路上误奸了

上晚班的母亲?#20154;?#20154;听闻的事。

一招不?#24615;?#26045;一?#23567;?#20174; 1968 年 7 月,《人民日报》发表长篇通讯,宣传

北京长?#24651;?#20013;学的高中毕业生蔡立坚到山区立志当一辈子农民的事迹开?#36857;?#19968;

连串紧锣密鼓的宣传,至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我们也有

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报道,重点推出毛泽东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

去,接受?#26029;?#20013;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25512;?#20182;人,把自己初

?#23567;?#39640;?#23567;?#22823;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

欢迎他们去。”从而掀起了城镇青少年上山下乡运动的高潮。

从今天来看,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其实是对一代人的放逐。

文革使中国的经济停?#20572;?#22478;镇就业市场和工矿生产规模不但没有增长,很

多地方比文革前还有所萎缩,无法提供正常的就业岗位。早在 1967 年 12 月

22 日,教育部向中央报告说:“毕业生不分配出去,新的学生进不来。”这

个?#26247;?#30340;问题不得不被提上中央的议事日程。但宣传仍不承认是就业问题,用

当时青少年们易于接受的革命词藻,把上山下乡包装为:“一场伟大的社会主

义革命,?#26434;?#22521;养无产阶级革命事?#21040;影?#20154;,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26102;局?/p>

义复辟,。。。。。。 必将产生深远影响。”这样的“伟大使命”与“我们也有两只手,

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活命口号,让我们大多数中学生坐立不安。

其实,有几个青少年长大了愿意继续留在?#25913;干?#36793;吃闲饭?又有哪个?#25913;?/p>

愿意让自己的孩子闲饭一直吃下去?可是,中国当时的农村和城市、沿海与边

疆的差别之大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上海的物资条件的丰厚与文明环境的优势,

又在当时的中国其他城市里屈指可数、无法比拟的。“首批赴北疆——延边插

队落户”的上海青少年,就这样毫无物资基础又无精神准备的走出大上海,去

千里万里远的地方自食其力,不吃“闲饭?#20445;?#25166;根一辈子?#20445;?#21448;有几个?#25913;?/p>

会放得下心来?于是,母亲哭泣、父亲失眠——真正的可怜天下?#25913;感模?/p>

在狂热的万岁声?#26657;?#20165; 1969 年一年就?#23567;?67 万城镇中学生上山下乡。

我们近六千名上海中学生就是被这股大潮裹胁到了珲春。

(二)上海人到珲?#28023;?#25166;根务农

1969 年 3 月 1 日,千余名上海中学生?#20439;?#19977;天三夜专列直达?#27982;牵?#20877;转

卡车到达珲春。此后,又有数批上海中学生来到珲?#28023;?#21069;后共计5800人。于是,

通过这些上海人,让上海与珲春有了亲密的接触。

走出上海来到珲?#28023;?#36825;并非仅仅是这 5800 名上海人个人的命?#20439;?#25240;,而

是颠覆了一个重大的社会发?#27807;?#27491;常进程。人类从山林走向平原,从江河走向

湖海,从农村走向城市,从低文明走向高文明,这是人类祖先遗传的群居基因

和人类经济社会发?#27807;?#24517;然要求。中国由于工业化起步较晚,城市发展又走了

一大段曲折的道路,城市化一直步履?#29682;恰?#23588;其是1966~1977年的举国大折腾,

城市化几近停滞甚?#24651;?#36864;。更有甚者,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实行的是“反城市

化”战略,大规模地将城市人口迁往农村。此种逆历史潮流的作法,非但不能

真正解决城市人口聚集问题,反而使我国的城市化矛盾积重难返。

上海知青到珲春插队落户,正是处于中国“反城市化”的高潮阶段。这种

“反城市化”的结果,形成了城乡之间相互隔离和相互封闭的?#23736;?#20803;社会”。

也就是说,政府对城市和市民实?#23567;?#32479;包?#20445;?#23545;农村和农民则实?#23567;?#32479;制”。

?#20174;?#25143;籍制度、财产制度、住宅制度、粮食供给制度、副食品和燃料供给制度、

教育制度、医疗制度、就业制度、养老制度、劳动保险制度、劳动保护制度,

甚至婚姻制度等具体?#36139;人?#36896;成的巨大差异,构成了城乡之间的壁垒。

离开城市,就意味着国家再也?#36824;?#20320;的工作、住房、医疗、物?#20351;?#24212;、退

休养老等问题,任凭你自生自灭。除了需要你“无私奉?#20303;?#22806;,国家与你无关。

如此,享受着城市待遇的上海人,一?#20262;?#25104;了政府?#36824;?#30340;农村人,更何况

是从全国第一大城市来到边疆小县城当“一辈子”农民,期间的心理落差实在

太大了。

照理说,上海是产业工人最多且觉悟最好的地方。正像领袖说的工人阶级

是“领?#23478;磺小?#30340;生力军、先锋队,那又何必抛弃让工人阶?#23545;?#25945;育?#37259;?#21521;“接

受?#26029;?#20013;农再教育?#20445;?#39046;袖不是说?#25226;?#37325;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吗?#30475;?#31181;硬生生

要别人背井离乡舍近求远的做法,让人丈二和尚怎会摸?#20204;?#22836;?#38405;兀?/p>

记得刚到农村,好心的阿兹妈妮问我们:“家里爸爸的?#26657;?#22920;妈的?#26657;俊?/p>

我们奇怪:“怎么会没?#26657;?#29241;妈双全啊!”

她们更奇怪:“那为什么这样好的上海不呆,要跑来贫穷的山沟谋生?”

我忘记?#35828;?#26102;的回答。

我们这些知青,除了刚开始有部分人?#36763;?#23384;些许激情与好奇,当幻想破灭

了以后,基本的想法全都归于一致。谁都不愿意在农村吃苦,而?#19968;?#35201;可怕地“扎

根一辈子”。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城里人和农村人在各自的地盘上界定得

十分森严,农村人到城市里生活就是白日做梦,而城里人到农村去生活则是出

于?#22836;?#21644;改造。

再说,中国农村有?#22797;?#36824;缺劳动力?知青到农村其结果是给本就十分穷困

的农民雪上加霜。当时的政策是知青至少要享受所在生产队的平均分配待遇,

而知青由于技能等各种原因,负担自然转嫁到农民头上。“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接受?#26029;?#20013;农的再教育?#20445;?#19981;是“很有必要?#20445;?#26681;本就是一场劫难。

上海的六九届紧跟着六?#31169;歟?#25509;连两届打着“反修防修”“解放全人类”

的旗号,全部离开上海?#36335;?#20892;村,实现了所谓的“一片红”。

这些虚假的宣传、理想主义的教育与知青的思想实际离题万里。千百万热

血青年投身于广阔天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21351;?#23581;到过乐趣?而是在不断地

吞咽无穷的苦果。那种要求解脱繁重的劳动,不能糊口的焦虑,背井离乡的思

绪,城市文化的失落与乡村观念的冲突……

当时上级灌输给知青的唯一法宝是三忠于四无限的“政治建户”思想。各

?#35835;?#23548;部门频繁地召开知青会交流经验。也同样是没有成效。

插队初期,“政治建户”结出了两个极?#26031;?#26377;一类集体户,拥有岁数大

一些的高中生,具备一定的生活准则,带着一批初中生在崎岖的路上选择着较

为平?#27807;?#36947;走。还有一类集体户,基本?#38469;?#21021;中生,岁数小,在家时生活还要

?#25913;刚?#26009;,正处在似是而非的年龄。他们的热情与奔放,勇敢与好斗,一旦得

不到对症?#20081;?#30340;引?#36857;?#20415;会像脱缰野马放荡?#27963;俊?#35841;也吃不?#38469;裁词?#20505;会冒出

什?#20174;?#34850;的事,闯出多大的祸?

感叹的是,我的弟妹们——初中生同学,?#28909;?#20320;们能够大上几岁,像我们

高中生一样,就极少会干蠢事。你们实在还没到自觉?#26376;?#30340;年龄。当我们遇到

生活上的困难,缺粮少菜、无钱买盐买?#35789;保?#20063;许在“政治建户”的精神里找

不出答案,我?#24378;?#20197;从种菜?#24618;?#30340;自助中索取温饱和开支,将可怜的剩余时间

奉献给自留地。但是你们碰到生活上的难题,极有可能走不劳而获的“捷径”。

我认识的不少初中生,刚来农村时干什么事情?#38469;?#20973;兴趣。高兴时插秧神

速、铲地飞快;不高兴时东游西?#30784;?#36861;鸡撵狗。自己动手总是辛苦,游手好闲

总归容易。没有东西吃便去偷社员的自留地,手指粗的黄瓜?#37096;校?#27867;青的西红

柿也摘。更有甚者,手持长杆扎束绳圈,像牧人套马一般,见鸡捉鸡见鸭捕?#36857;?/p>

而后至山边溪口褪毛煮烤,吃完一抹嘴竟不露痕迹。久而久之,打?#39134;?#29482;也屡

有所闻。当地村民抬着被知青捅死的猪崽上公社告?#30784;?#24403;地人与知青关?#29380;?#26085;

趋紧张,集体户被当地人手持铁?#23653;?#26834;围住,要动武打斗的事件也频频告急。

在一些知青内部,游手好闲必然也会惹事生非。大多?#38469;?#21018;过发育年龄,

在无人管辖中男女之大防也弃之一旁。往往由本集体户的鬼混朝其他集体户漫

延。有吃醋的,有插足的;有霸占的,有报仇的;有逃走的,有捉拿的?#25381;欣?/p>

团伙的,有新结帮的——如?#22235;?#20105;我斗,摩擦生火,?#20013;?#25171;群架,此起彼伏。

面对如此局面,领?#23478;?#27809;了良策。知青是伟大领袖派来接受再教育的,

若是该抓的就抓,?#38376;?#30340;就?#26657;?#20320;当地政府是怎?#37259;?#30340;工作?怎么向伟大领

袖交代?

后来想出用知青管知青,尤其是上海知青管上海知青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万一走点样,过点头也无碍大局,把矛盾缩小在上海知青的?#27573;?#20869;。于是,被

称为“失足”的上海知青则由上海知青捉拿归案的处理样式名之曰“刮台风”。

我所在的敬信公社当晚总共抓了十多名上海知青,都关押在公社粮库里。有不

服逞强的便挨了打,其余的不论男女一?#21830;炅斯?#22836;。审讯、录供、揭发、保证

等一系列程序均由上海知青负责办理。“失足”的头目被关?#28023;?#23545;手下的?#29677;?/p>

罗”们便是?#22868;?#20742;猴。“刮台风”的战绩有个统计,全县共关押在学习班的上

海知青达百八十名。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依据“文革”的一种套路?#21019;?#29702;的。

其实,两三年之后被称作“流子”的,有的招工进?#26031;?#21378;当上了?#25243;?#25903;书

记,有的参军?#27807;?#19978;了独唱演员。他们的?#23616;?#27809;有问题,?#27807;?#20174;当时的具体环

境来分折才对。

而那些仍然在务农的,尤其是高中生们,若是四五年之后还留在集体户里,

眼见着别人不是进机关当干部,就是进厂矿上大学,那种焦虑与无奈是特别折

磨人的。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完全不?#20197;?#38647;池一步。原因极其简单,没

?#23567;?#23478;”的存在着招工、参军、上大学之类,可以逃离“扎根”的种种机会,

由目前的农村人?#25351;?#21040;城里人。我和你、他和她都不愿意跨入“家”的行?#26657;?/p>

害怕由原先的城里人变成永久的农村人。期间又演绎出多少悲壮与残酷来。

知青们已经不相信“扎根一辈子”的?#21040;蹋?#38656;要的是有务农时限。他们不

愿意一生都消磨在没有任何保障的生活里,需要看到的是有回归希望。“人往

高处走”是天然秉性,人从天堂往地狱走会痛不欲生。

人类要文明,社会要进步。世界所有国家的正常发?#25925;?#20892;村人走向城市化,

是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农村人口越来越少。而知青的“上山下乡”不仅没有使

农村人口城市化,反而把大量城市人口往农村?#24076;?#30693;青们真的是不折不扣的为

“拉历史倒车”做着无谓的牺牲。

(三)上海人在珲?#28023;?#25910;获了深情厚谊

知青这一辈子经受过无数的幻灭与失败,但在维护人的价值尊严上,?#26247;?/p>

加倍地奋斗过、追求过,对待人生不曾敷衍和麻木过。只要是踏踏实?#26723;?#28108;过

血汗和泪水的,?#36824;?#26159;否收获依然有种青春堂堂去的慨叹。尽管与前辈们打江

山的戎马生涯相比,失却了那种叱咤风云的豪情、可歌可泣的壮举,然而在稚

气与无奈、磋砣和磨难?#26657;?#21364;留存下了那么多挥之不去难以割舍的“情结?#20445;?/p>

它曾在?#37326;?#30340;心底投进过亮色,在失衡的躯体中搭起过支架。

这“亮色”与?#29240;?#26550;”时时在脑海中?#26009;幀?#24180;轻时代的苦难渐渐的烟消云散、

淡漠遗忘。模糊了白天筋疲力竭的农活,半夜?#33267;?#31449;岗放哨那无休?#27807;?#22256;乏和

瞌睡。淡化了那饥肠辘辘的躯体,在零下30度的冰雪里饥寒交迫的磨砺与忍耐。

弱化了那万籁无声中思乡?#35760;?#30340;孤单和寂寞。遗忘了这种种难熬有开头的时光

没有结束的岁月。

唯有与乡亲们胼手胝足放浪山野,嘘寒问暖谈笑热炕的深情厚谊让我们记

忆犹新。

忘不了狂风暴雪夜,我高烧躺在炕上难以下?#35270;?#31859;窝头,阿兹妈妮闻讯将

自家仅存的一点玉米面条做了送来,上边还加了个水煮鸡蛋,那葱花的香味至

今还停留在鼻息间。忘不了酷暑夏日?#27982;?#27743;边筑堤挑土篮子,带着满腿的泥泞

累倒在炕上,朦胧中只见阿巴依就着微弱的?#20599;疲?#26367;我?#26009;?#21452;脚,替我挑去脚

底的水泡,那痒酥酥的滋味反而让我泪水夺眶而出。忘不了那回放牛,有头小

牛丢失在山上,待我寻找到时天已大黑,我与小牛都无法下山,队长打着手电

一路呼叫寻找到山上,队长带着责备地说:“你一个人的黑夜上山,不会说话

的告诉?”我由于激动喉咙已经哽?#39318;?#20102;,第一?#21355;?#30528;队长的大手用力地点着

头,多好的队长啊!那双大手一直温暖着我的心?#36873;?#24536;不了在田间地头一起用废

报纸卷旱烟,用简单的词汇谈天说地。婚丧嫁娶一起喝酒猜拳,狂歌乱舞,我

们的情感深深地融入了珲春这块黑土地。

第一年春节,我们集体户请了队长、老户长、老会计等来吃“上海”的年

夜饭。第二天,二队老金头娶?#22791;?#35753;我帮厨。除了他们早已准备的“道拉基”

(一种山菜)、打糕、小鱼干、“酱沬利?#20445;?#27748;)等,我就地取材用?#24452;蠢?#26898;、

辣椒炒土豆、土?#32929;?#34321;菇、蘑菇拌粉条、粉条?#20048;砣猓?#22806;加一道上海点心——

八宝饭,也弄得像模像样。席间客人们都感谢我的厨艺,一杯杯高度白酒下肚,

?#36335;?#21534;下一团团火焰。撤了酒席,腾出热炕,众人围着新郎新娘唱歌跳舞。我

完全沉醉在一种仙境般的幻想里……

当我稍稍清醒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跌坐在一条小溪的冰面上。想站起来,

可不知怎么调动自己的四肢?我也不着?#20445;?#24178;脆倒头躺在冰面上,继续做着刚

才的美梦。

移时,队里的老前辈?#24433;?#24052;依巍巍颤颤地走过来,也是刚下了酒席,醉意

未尽。他动作夸张地说:“冰上的躺,命的没?#26657; ?#35828;着弯下腰想拉我起来,

谁知我一使劲,将阿巴依也跌进了冰面。两人一齐哈哈大笑。

他搀我坐起来问:“白酒喝的多多?#26657;俊?/p>

我自豪地回答:“68 度的干!”

他伸出大姆指表示佩服:“还有其他的多多?#26657;俊?/p>

我说:“新娘好看的多多?#23567;!?/p>

他说:“朝族姑娘好看的多多?#26657;?#25105;给你一个好的?#36965;俊?/p>

我嘴上不说,可正合我意,禁不住笑起来。

阿巴依问:新郎地想?

我知道问的不是想新郎,而是想不想做新郎。我说:“想也没用,没有新

娘哪来新郎?”

阿巴依笑了说:“我介绍地准?#26657;?#39034;子?京淑?英姬?#21487;?#31119;?”

队里的朝族姑娘在我的脑海中一遍遍地过着电影,我脸上烧得滚烫……此

后的情景在我的脑海中完全抹掉了。据说是阿兹妈妮见到了,才叫人来扶我们

回家的。不然,又一个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又多了一个?#23736;乘?#30340;酒鬼?#20445;?#28982;而,

那种玉宇琼楼似的梦?#24120;?#37027;股沁人心脾般的风情,对比着那?#23736;乘?#30340;酒鬼?#20445;?/p>

我觉得真?#25285;?/p>

两年之后,总算能回上海?#35282;住?#32769;乡们总是往我们几只硕大的人造革旅行

袋里塞满土产山货,?#24452;?#22823;豆、白参、黄芪,大?#20303;?#23567;米,松子、榛子,还

有枸杞子、南瓜子、黄花菜、蕨菜干……我们从上海回来,也是大包小件地铺

满大炕,引?#32654;?#20065;挤着看。那时的上海是中国名牌的产地,且不说上海牌手表,

永久、凤凰牌自行车,蜜蜂牌、无?#20449;品烊一?#32418;灯牌收音机,九寸黑白电视

机,?#38469;?#22806;地人渴望得到的大件。我们回来通常会捎带大到涤卡中山装、的确

良衬衫,的确良“假领?#20445;?#23567;到上海卷面、?#27493;?#31958;果、饼?#31245;?#29255;糕,甚至打火

石?#38469;?#22823;受欢迎的物品。

?#35838;?#30693;青成了珲春和上海间城乡贸易的实施者,从中也不难看出,上海知

青的?#30007;?#19982;珲春老乡贴得多近啊!

(四)上海人回上海:“不回城,?#27963;?#30446;!”

当时的城市与农村的进出转换,完全是用行政手段卡死,这显然是违背城

市化发展规律的。那僵化的户籍制度人为地将城乡居民割裂开来,似乎人们天

生地成为农村人或城里人,农民就命里注定永远要陷在泥土里。当时上海城市

与珲春农村的差距少说也有三五十年的发?#39038;?#24179;。所以,过着比自己的出生地

的文明落后好几个年代生活的上海知青们,他们的青春真正是“有悔”得痛?#27169;?/p>

“有悔”得疾首!

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了,开始忽明忽暗局部个别地否定文化大革命了。

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本身就是文革的产物,无辜的知青为了论证伟大领袖的一句

两句讲话,竟?#36824;毕?#20986;了将近十年的宝贵青春。在农村的知青们无不企首翘盼

这?#30452;?#30456;劳改式的苦难,是不是随着四人帮的垮台也随之?#30452;?#31163;析,扫进历

史的垃圾堆里去呢?知青们已经不再年轻,他们的前景能不能等到这迟到的暮

?#28023;?#33104;败那时就已存在,有门路的知青在农村早已经不见?#20439;?#24433;,留下的全是

没有社会关系的贫民子弟。再让他们为了解放全人类而继续过着这种离乡背井

?#29575;?#26080;着的日子,显得更?#26377;?#20266;与残忍。

知青们终于觉醒了,云南知青、陕西知青、北京知青风卷?#24615;?#33324;地起来抗

争,要求脱离农村回到城市去!社会各界也对知青产生同情与支持,认为极左

路线对知青欠下的历史债必须予以解决。“上帝已死?#20445;?#19975;岁不再。沉默太久

的知青们终于爆发了,“不回城,毋宁死!”这个并不高尚的口号,?#20174;?#24471;了

上千万知青的响应,历史低头了,历史流泪了……

当时上海政府也十分为难。“文革”将社会搞得支离破碎,无法一?#20262;?#25509;

纳几十万回流知青,所以坚决?#31181;?#30693;青返城。但中央考虑到不解决知青回城肯

定要出大事。在中央的?#31245;?#19979;上海才勉强接受。知青?#24378;?#21035;把自己太当回事,

咱们不是“宝”是“累赘”。

谁想成为社会的“累赘?#20445;?#26356;何况是年富力强的“累赘”。

不久,留在珲春务农的上海知青绝大多数人通过假病退,顶替?#25913;?#23703;位等

回到了故乡上海。

然而离开了十年的故乡上海,已经没有?#20439;?#24049;的位置。

作家肖复兴在《绝唱老三届》中有一段透彻直白:“那些老三届……对比

上一代,他们没?#27427;?#26412;可吃,他们的身上也有伤疤,但从来当不?#23665;闭隆?#24403;然,

他们更无法同下一代相比,因为青春本身就是最大的财富,新的一代已经强有

力地横在他们的面前,取代了他们社会中心的位置,他们被无情地抛在社会的

一隅,在下岗的大军中可以大量地找到他们的踪影。他们?#25925;O率?#20040;?他们没

有了青?#28023;?#27809;有钱没有房没有地位,?#35789;?#19978;?#27427;?#19979;有小,一根生活的扁担艰辛

地挑着这样一老一少的两头。”

我们民族有两大悲剧。一是把毁灭当成重生,一是把重生当成毁灭。

遗憾的是这样的民族悲剧在一百年以来不断地重?#37259;牛?#32780;且一次更甚一次。

如果说 1957 年?#20174;一?#28781;的是民主魂,那么 1968 年开始的上山下乡毁灭的则

是重生的民族根。1600 万学子失学务农,按万?#31181;?#19968;的概率也能出 1000 多

个大师级的人才,但事?#30340;兀?#20986;了名的知青又有几个堪比钱三强、黄万里、曹

禺、老舍?

由于他们耽误了大好年华,许多已近中年,刚刚返城工作、婚姻、子女、

老人等问题接踵而至,无暇获得应有的文化和文凭,在城市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地位。一代青年就这样在“伟人”手中?#22982;系?#20102;!

知青是个大群体,除极个别“成功”了的人会将那段经历用作谈资,大多

数要么麻木了,要么还?#20004;?#22312;被利用、被抛弃、被耽误的心灵?#36865;?#20043;?#23567;?/p>

不?#20204;埃?#25105;到珲春与留在当地的上海人相聚。我愧疚地对他们说:“想当

年我们同乘一列火?#36947;?#24320;上海来到珲?#28023;?#25105;们也曾一同呼喊过扎根边疆的口号。

然而我?#37259;?#20102;回到了上海,而你们留在了条件不如故乡的珲春……”我们的眼

睛同时湿润了。

当时延边地区的上海知青两万名,珲春也有六千名,如今留下来的也就

五六十名。这些真正的“扎根派”也是出于千种?#28068;赏?#33324;无奈,他们远离了城

镇落户在少数民族边陲,好像当年运载途中震落的几粒石子、遗漏的一线?#24809;粒?/p>

与建造宏伟的大厦失之交臂,不能为之添砖加瓦而沉默于山村,更不能追随绝

大多数?#23433;?#20804;”一起成为故乡的一道风?#21834;?#20184;出过沉重代价的“扎根派”历史

将记住你们!

(五)珲春人到上海:安居乐业

我们共同经历的那场以国家意志为意志的“上山下乡运动?#20445;?#19981;仅违背了

城市化的经济规律;也是对国内本来就低下的生产力的严重摧?#26657;?#26356;可怕地是

它扭曲了一代人的价?#20498;郟?#20960;乎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生命轨迹。

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

自主迁徙、自主经营带来的是划时代的变化。与上海在珲春的“扎根派”

相反的是,祖祖辈辈生活在珲春这块土地上的年轻有志者,用自己的聪明能干,

用自己的不?#27010;?#21147;,前所?#20174;?#30340;涌动起对新生活的憧憬,向往着前辈们不敢向

往的梦想——向往城市、向往幸福、也向往着大上海的生活。

珲春敬信乡朝阳村是我四十三年前插队落户的地方。民兵指导员老金是朝

?#39318;澹?#37027;时也就四十多岁。整日披着一件皴得发亮的黑棉袄,袖口衣角挂着棉

花条。那时生产队穷,一工只有2角9分,家?#39029;?#30528;救济粮。那年吃返销,

成人劳动力一年只?#23567;?20 斤带壳的等外高?#24187;祝?#28385;是沙子与小石头。部队拉

炮的马匹吃的?#25925;?#20108;等高?#24187;祝?#25105;们不如一匹马。集体户也是严重的闹饥荒。

饥荒催来了上海的众多食品,从大头菜到炒面粉,从年糕片到卷子面,从?#27493;?/p>

糖到五香豆……

一次“大寨评分?#20445;?#35762;到教育革命?#24433;?#20154;的事情,指导员说知青吃不?#24605;?/p>

苦,从上海寄来大量的食品,这怎么能?#26657;?#20197;后打起仗来还能上前线?我们听

?#22235;?#21517;其妙,打仗也要让人吃饱饭不是?

评工分历?#35789;?#20010;“马拉松”。待结束回来知青们已经饿得嗓子眼里伸出小

巴?#30130;?#20110;是?#28382;誹统?#39135;物充饥。不料指导员走了进来,大家想将食品蔵起来已

经来不及。正?#38480;?#30528;,指导员却挟着黑棉?#20262;?#22312;炕沿上,向我们摆着手:“没

事没事。队里有人?#20174;?#30693;青从上海寄吃的东西。会上我不说不行啊!”知青们

舒了一口气,随即将饼干递给指导员,显然他十分满意嘴里的味道;又递给他

一颗苏州话?#32602;?#21018;入口就吐了出来,一连声地?#30340;?#21507;;又抓?#24605;縛盘?#26524;给他,

他像吃蚕豆一般一?#20262;?#22204;掉了好几颗。他告诉我们:“想不到上海的饼?#21830;?#26524;

这样好吃,生活在上海多幸福——”说到这儿,他自觉在我们面前说这些话不

合?#21097;?#31163;开上海实在是太苦?#22235;?#20204;!”我们感激能够体贴知青的指导员,又

抓?#24605;縛盘?#26524;给他,这回他?#37259;?#22312;?#20013;?#37324;不吃,我们催他吃,他说:“正好是

五?#30424;?#26524;,给我的五个孩子一人一颗。”

说到孩子,指导员的大儿子金成忠比我们小四、五岁。我们下乡时,金成忠

在二道泡上中学,经常从公社给我们捎带信笺包裹,和我们混得很熟。高中毕

业后,当上了村长。他说他知道外面精彩的世界、幸福的生活是从上海知青身

上了解到的。所以他悉心培养孩子,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山沟,走进城市,

走向大上海。他的女儿没有?#20960;?#29238;亲的愿望,?#26434;?#24322;的成绩进入了上海工作。

前些年结了婚成了家,有?#20439;?#24049;的房子,将?#25913;?#20063;接到了上海生活。丈夫许先

生就在上海金融中心陆家嘴八十八层的金贸大厦上班。一家人生活在上海和睦

安逸。

如今,知青有活动就把金成忠也找来聚聚。经常会说到去世的指导员。

四十年前上海人到珲春务农;四十年后珲春人却拼博进了上海,名副其实当了

城里人。这是不是人生的轮回?#21482;?#26159;命运的螺旋式上升?

同样也是在敬信乡金塘村。三十年前,十六名上海知青在这里插队落户。

生产队高队长对远离?#25913;?#30340;知青关?#28526;?#33267;。知青们也将他视为自己的“阿兹爸

依?#20445;?#22312;朝鲜语里是叔叔的意思)。镰?#24230;?#20102;口,锄头断了把就去找高“阿兹

爸依”修理。男生争斗,女生拌嘴也去找高“阿兹爸依”评说。连集体户揭不

开锅也要往高“阿兹爸依”家里跑,其实高“阿兹爸依”家也是有上顿愁下顿

的。有年冬天小黄胃痛,高“阿兹爸依”将家中仅存的一点小米拿出来?#23616;?#35753;

小黄吃,自己家孩子发高烧?#25925;浅杂?#31859;大饼子。至今谈起此事小黄总要掉眼泪。

三十年后,高“阿兹爸依”已经不在了。他的外孙女高红花考上了江西财

经学?#28023;?#25104;了金塘村的第?#24187;?#26397;?#39318;?#22823;学生。不幸的是高“阿兹爸爷”的儿子

?#28382;?#28982;去?#29275;?#23478;中没有能力供红花上大学。这年夏天正巧集体户小吴去东北出

差,特地到金塘村去看望乡亲。当见到愁眉苦脸的红花时,小吴当即表示一定

要让红花上大学。消息迅速传到了分散在全国各地十六名当年在金塘村的上海

知青。一时间原集体户户长张妙旗接到了?#37259;?#19978;海、四川、江苏、浙江、广东、

?#19981;?#30340;电话和书信,大家一致表示愿意?#25163;?#39640;红花上大学。大家认为当年高队

长是我们的“阿兹爸依?#20445;?#20170;天我们是高红花的“阿兹爸依”和“阿兹妈妮?#20445;?/p>

我们有责任?#25163;?#22905;上大学。于是你出主意他定方案,一份“四年大学的?#25163;?#26041;

案”落实了。其中有不少人已下了岗、退了休,在不多的收入中硬是挤出了一

份?#25163;?#27454;,说什么也不让减免。

那年春节,十六名曾在金塘村插队的上海知青集体出资邀请高红花到上海,

与从未见面的上海的“阿兹爸依”“阿兹妈妮?#22868;?#20102;面。乘此机会我托户长妙

旗将《回望中国知青》和《白山黑水—一个上海知青的尘封日记》两本书转交

给高红花,让她了解当年的上海知青是怎样远离故土,又怎样将当地的“阿兹

爸依”“阿兹妈妮”当作自己的亲人的。同时我也担当了高红花在上海的“阿

兹爸依?#20445;?#23601;是将自己纳入到第十七名?#25163;?#39640;红花上大学的“阿兹爸依”“阿

兹妈妮”的队伍中去。

高红花大学毕业后,一心要到上海来工作,一是向往上海的大城市气魄,

二是上海还有这么多的“阿兹爸依”“阿兹妈妮”。如今,她在上海有?#20439;?#24049;

的事业,也有?#20439;?#24049;美满的家庭。

上海人与珲春人,前后四十年截然相反的两种命运,你能不惊奇吗?

结束语:追求世界文明珲春上海续写两地书

如今的文明世界,有一半的人类已经生活在城市?#23567;?#25105;们国家也进入了这

个行?#26657;?050 年城市人口?#36175;?#36229;过 70%,达 10 亿人。到 2050 年,世界城市

人口将达到 60 亿。文明城市的创建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载体和有效手段,

也一直是人类共同探索美好未来的互动场所,它讲述并预言着世界的改变。从

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从乡村文明到城市文明,从高碳文明到低碳文明……人

类不懈追求城市化的进程在文明史上留下醒目的足迹,城市化成为人类社会进

步的标志。这是一场不断期待的文明预演,这是一场精?#31034;?#20262;的发展征程。

我们应?#20204;?#24184;的是,终于走过了那种种的闭塞与野蛮,终于迎来了科学发

?#27807;?#26149;天。

在科学的春天里,上海这座城市在 2010 年与香港、台北共同进入了全球

前五十强。上海成了中国大陆第一金融中?#27169;?#27491;在向着世界更高目标挺进。

珲?#28023;?#19968;个几经跌宕的边陲小城,在上海这个老大哥面前?#25925;?#19968;个初学走

路的小弟弟。但是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和国家优惠政策的扶持,

已被打造成吉林省东?#24656;?#35201;的商埠。原来的珲春镇只?#23567;? 万人口,现在的珲春

市人口已经达到 23 万了。珲春地处东北亚“金三角?#20445;?#29420;特的区位优势,完

善的基础设施,优良的投资环?#24120;?#36234;来越得到“老外”们的青睐,纷?#21478;?#26469;的

外商在这片热土上寻找着他们的“?#24179;?#28023;岸”。

珲?#28023;?#20320;的儿女不但走向大上海,而?#19968;?#36828;赴韩国、俄罗斯、朝鲜、日本

等寻求新的机遇。上海知青也引导资金去珲春寻?#30097;?#26426;。珲春与上海、朝?#39318;?/p>

和上海人通婚联姻、移居联络,不胜其数。我们相信今后将会源源不断地各自

输送着新的信息营养来反馈报答自己的故乡。珲春与上海将迈开国际化?#38469;?#30340;

步伐,走向日本海,走向全世界。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双城记——从国际?#38469;?#22823;上海到边疆山沟小珲春的知青历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38469;?#25903;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21489;?#20026;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表专业版 安卓bet007足球比分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六和彩 中国五子棋小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群 北京快乐8 258 围棋十诀 扑克牌占卜测未来 福彩投注几点截止 互联网彩票销售额 865棋牌 大乐透2019042 浏览广告赚钱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