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我的乞食爺和松樹爺

我的乞食爺和松樹爺

作者:13950899948發表于:2018-09-20 14:30:01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我的乞食爺和松樹爺

周貴義

我呱呱墜地時,三年困難已過,分產到戶正在實施,各地的經濟開始復蘇,但家境依然十分貧寒。母親坐月子,一日三餐都不能管飽,更不用說補充營養了。奶水嚴重不足,出了月,我在襁褓中蜷縮成一團,跟剛落地時差不多大小。羸弱還在其次,最要命的是不知什么原因,稍有不慎就上吐下瀉,用迷信的話說叫“破胎”,只要懷有身孕的婦女從我身邊過,我就有那樣的表現,比B超還準確。母親是個孤兒,生我時才20出頭,我的前面有個姐姐,兩周歲不到掉入池塘,溺水而亡。沒有至親之人給予幫助指點,還有前面的慘痛,更要受我奶奶她婆婆的不斷折磨,罵柴頭疙瘩,母豬雞嫲,有時還把她逼到墻邊,咬起牙擰她的肩胛胳膊,擰得青一塊紫一塊。母親不敢回嘴,不能出聲。父親常年在外做事,不了解內情,母親也不敢投訴,如果投訴,一定會引來更殘酷的摧殘,只能抱著我背地里嚶嚶的哭,她深知,要是我有個三長兩短,她是沒命的。于是,我笑時她也笑,我哭時她也哭,我一有什么不良的反應,母親便手足無措,惴惴不安。庵庵廟廟求神拜佛,溝頭地尾燒香送鬼,七七八八的做了一堆,我依然是好的時候少,孬的時候多。母親終日憂心忡忡,無法可解。隔壁阿婆好心,寬慰母親,這孩子也許命貴,需要過繼,不妨給他尋個乞食爺。那時乞食的人不少,阿婆做主,找了個鄰村的六十多歲老頭,將我欠給他做兒子。乞食爺須發皆白,慈眉善目,一身老舊的士林藍洗得發白,牙床幾乎塌陷,面頰嘴唇內縮,下巴舉著山羊胡子往外翹,眼角的皺紋又粗又深,一直延伸到耳背,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得多。他本來有老婆孩子,孩子多年前得急性腦膜炎死了,老婆跑了,自己也一身病,沒錢醫治,拖來拖去,病好些,身體卻垮了。

自此,乞食爺每個禮拜經過我家一次,從幾十里外背一竹筒山泉水給我熱了洗澡,還要撫摸我的額頭,為我誦一遍壓驚的韻書。精明強勢的奶奶和孝敬規矩的父親對乞食爺并不反感,沒有報酬,只是節余出一碗飯一抓米給他。乞食爺從不在我家的飯桌落座,離開時還總是千恩萬謝,說自己有福氣。

奇妙的是,用了乞食爺的洗澡水,聽了乞食爺的壓驚韻書,我倒真的定神了許多。周歲過后,身子慢慢的伸展了一些,好像也找回了遺忘在娘胎里的笑,只是跟同齡人比,還顯得過分的瘦弱,乞食爺說他福淺命薄,欠給他只能賤了我,他建議再給我欠出去。

奶奶已經過世,母親才敢將這事跟父親商量,父親說,我們窮家窮戶的,孩子欠給誰要,不如欠給大松樹,只要燒一炷香就行。母親本來就沒文化沒主意,父親這么一說,她當即同意。

養育我的家鄉是一個林區小鎮,四面環山,滿眼青翠。離家僅一里地的平緩山坡,曾經有大片的松樹林,風起時,松濤陣陣,曠古而來的吟哦之聲不絕于耳。松尖之上,蔚藍的空中,常有雄鷹展翅翱翔,飛剪出一幅幅靈動幽邃的水墨圖畫。大煉鋼鐵的狂潮席卷全國,也席卷了蒼勁偉岸的松樹,它們一棵棵倒下,化作煉鋼土爐中的熊熊烈火。粉身碎骨,灰飛煙滅后留下的唯一紀念就是荒山禿嶺。眼看大松樹越來越少,村民們于心不忍,終于,在一棵最大的松樹樹干上出現了一塊祝領袖萬壽無疆的牌子,無情的刀斧這才停止了嘶嚎,這棵松樹最后幸免于難。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有人在大松樹下燒香。慢慢的,大松樹可以福佑民眾的傳言散播開來,松樹有了公王爺一樣的地位。有人用石塊壘起簡易的神龕,人們點燭燒香,不僅表達敬仰與膜拜,更重要的是把無解的委屈、郁悶、挫折在此默默訴說,宣泄,這里可以舒緩情緒,私密又不被打擾,大松樹是人們樹立在心中的神靈。

母親領著我到大松樹跟前。那樹好大,成年人也得兩個人合抱,皴裂的樹皮一片片,像是人工粘貼上去的,裂縫很不規則,我的手指伸進去都可以隱匿。樹干筆直,到很高的樹頂才左右分叉,枝丫彎彎曲曲,針葉濃密。我抬頭仰望,冠蓋整整遮了大半個天空。像厚實、溫暖的羽翼,拱護著一方土地。地面上,兩條粗碩的樹根隆起,延伸數米后潛入地下,沒有被針葉完全捕捉的陽光漏下來,一地碎銀。母親點上香,嘴里細聲的叨叨著,和我一起恭恭敬敬的向大松樹叩了三個響頭。

回家時,走出好遠,我回頭張望,只見大松樹突兀顯赫的矗立著,器宇軒昂,威武雄壯,伸展的虬枝就像一雙巨臂,將藍天白云高高擎起。一種奇妙的東西讓我和大松樹血脈相通,親切感油然而生。

從此,我有了一個口名:松樹仔。乞食爺再來時,不用再誦讀壓驚韻書,他撫摸著我的頭說,這下好了,有了松樹爺,松樹仔就能見風長,見雨大。

將要入學時,我的個頭已經長得跟同齡人不差上下。乞食爺給我背來一筒山泉水后再沒有到過我家,據說是病死了。我時常想起他,但始終不知道他叫什么,住在哪里。

欠給松樹爺做兒子,也許我的生命中便有了松樹般的頑強、堅韌。剛上小學那年的暑假,一連幾天都悶熱無比,上午九十點起,就有人泡在河水里。母親不讓我下河,但沒有禁止我看別人游泳。大人們游泳的地方離我家不遠,順著一條一米多寬的渠道往上游走不過兩里地,便到攔河壩,壩上人頭攢動,人聲鼎沸,水花四射,學狗刨的,打水仗的,撲通撲通,你追我逐,好不熱鬧。壩下好幾個巨石拱立,露出水面。禁不住石頭下小溪螺的吸引,我順壩而下,趴在石頭上,將手伸入河中。撈著撈著,一頭栽入水潭里。我在水潭中浮沉、撲騰,大口大口灌水,等壩上的人發現,把我從水里扯上來時,我已人事不知,奄奄一息,肚子脹得滾圓。我被人剝了衣服,肚皮貼在一個滾燙的石頭上,有數雙手在我后背胡亂的摁,我哇哇的吐了好大一灘水,清醒后,癡癡的坐著,等衣服曬干后才回家。

我沒敢讓母親知道這件事,但那幾天幾乎魂不守舍,讀書、吃飯常常走神,晚上睡覺,一閉上眼,就有沒頂的洪水向我奔涌,睡夢中時而驚叫醒來,恐懼得拉被蒙頭。母親不知從哪里打聽到我的事,她沒有責怪我,而是帶著我到松樹爺面前,告知它我的遭遇,母親說,你別怕,有松樹爺護佑著你,啊。母親告誡我,單獨一個人,不能到危險的地方。那天起,連著一周,母親都早上四五點起床,搬了一把梯子,架在房子的圍墻上,拿著我的上衣,爬到圍墻上為我喊魂。我聽到母親喊,松樹仔回來咯,松樹仔回來咯,便想到松樹爺,我是松樹爺的兒子,我什么都不用怕。

一周后,我恢復了正常。

我上學要經過一片開闊的田野,松樹爺就在田野那一端的山坡上,每天,從老遠就眺望它,看到蒼鷹落在它的頂上,傲視著原野,有時便好奇的想,幾百年前那個栽種它的人,一定不知道它經歷了風霜雪雨后長成了蒼天大樹。它的神圣,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

有一天,烏云密集,天空像倒扣的鍋籠罩著大地,電火一閃一閃發著瘆人的白光,人們紛紛躲回屋里。一聲巨雷,震得房梁沙沙作響,接著,豆大的雨點密密麻麻的的向地下砸來,雨珠在屋瓦上、地板上跳彈,不一會,瓦口就成了水簾。過來好一陣,云散了,雨小了,屋外有驚呼聲,大人小孩都趟著水跑出去,我也跟著跑,田野已是澤國一片,遠遠看見大松樹頂少了一半,松樹下已有不少人。我焦急的往前跑,近了,才看清松樹爺半身烏焦,斷臂英雄般默默屹立著,被雷劈了下來的松枝松針散落一地。我楞了,對著突然變得空闊的天空,心里空落落的。有人嘆息,要不是松樹爺當了難,還不知會發生怎樣的禍事呢。

也只是慌亂了一小陣,有人便帶來了斧頭刀鋸和柴夾子,不一會,他們滿載而歸,松枝便被打理得干干凈凈。我也撿了一截碗口大的斷枝,斷口處顏色暗紅,透著一股淡淡的清香。那一年過年,這截松枝剖出的松柴,特別好燒,特別旺火,一直點到二十天川。

自此,松樹爺前的香火比以前更旺,不管逢年過節,初一十五,還是平時日子,都陸陸續續有人去表達自己的景仰,寄托自己的情思,兩根隆起的樹根被踩得锃光瓦亮。松樹爺盡管軀干撕裂,只剩半個臂膊,卻仍然郁郁蔥蔥,仍然默默的守護著那片土地。

七月十五中元節那天,特別多人去燒香,小神龕內已插滿蠟燭,有些人就將蠟燭插在神龕外面。晚飯還沒結束,就聽見有人大喊,大松樹著火了,大松樹著火了。天色還沒很暗,只見松樹爺大半個身軀著火,火勢像一條龍往空中飛騰。人們拿著盆,拎著桶趕來,先各自忙碌,后來有人提議組成傳送帶,于是,從幾十米遠的圳里,有秩序有節奏的把一盆盆一桶桶水傳送到大松樹下。下半截火很快被撲滅,上半截卻燒得正旺。有人搬來了長梯子,背來了噴霧器。大膽的后生輪流背水上梯,到了高處,扭了噴霧器的噴頭,壁虎般貼著梯子,舉著噴管,一手扯動拉桿,水柱噴向火龍,伴隨著下油鍋的喳喳聲,水柱到處,火龍收縮,過后,又燃燒起來,只是氣焰稍弱。噴濺的水珠混著煙塵,早已把靠近大松樹的人們弄得一身煙水。如此反反復復,折騰到半夜,才將火龍徹底熄滅。

第二天,我很早起床,看到松樹爺時,我驚呆了,它已完全喪失昔日的風采,全身烏黑,松針幾乎掉光,撕裂的軀干似乎再也承受不住扭曲的虬枝的重量,搖搖欲墜。那一整天我都沒怎么說話,我不想說話,只想哭。

那年的冬天特別冷,雪特別大。開春后,各種花草都蓬蓬勃勃的生長起來,松樹爺一點動靜也沒有。夏天到來,早稻都彎腰了,松樹爺還是沒一點反應。秋風吹起,松樹爺經過一冬一夏,變得干瘦枯槁了。沒有人再在松樹下燒香,每次看到它,總覺得它就是被兒女們遺棄的老人,孤獨寂寞。

不知誰第一個在松樹爺身上剔松柴,很快,松樹爺下半身被掏空,頭重腳輕,轟然倒地。人們又是蜂擁而至,好像在此開一場盛宴,人群熙熙攘攘,喧囂之聲不絕于耳。等人們散去,才發現,連兩條隆起的樹根也被刨去,只剩下裸露的黃土。

松樹爺就這么消失了,但我卻仍舊時不時想起它,也想起乞食爺,他們在我生命中留下的印跡,是永遠磨滅不了的。

隨著松樹爺的消失,我的口名也漸漸的沒什么人叫了。如今,不管是走在街上,或是接聽手機,如果猛然聽到“松樹仔”三個字,我就特別的親切與重視,能叫出這個名字,就一定是對我最知根知底的人。

2018年9月19日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推薦:江翀d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我的乞食爺和松樹爺》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