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七公与四合院里的孩子

七公与四合院里的孩子

作者小风Sissi发表于2018-09-13 20:35:06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个叫风的小女孩刚懂事的时候她的爸爸是个好爸爸那个时候她好像是6岁左右吧家里住的是老式四合院的泥砖房一共是7户人住大部分经济条件好的?#23478;?#32463;盖房到别处只剩下她们一家七公与王志爹两户人家

早些年她还没出生爸爸娶妈妈的时候那个四合院是村子里最大气的房子了房子分为三个部分中间正面有个大厅中间有一个天井下面有个类似于衖堂的被当地称为下廊厅

四周都是按照家中未婚的或已婚的男丁分不同的户数已分好的房子每一户都有一间厨房和婚房女孩一般到长大了是要嫁出去的未出嫁之前可以暂时住在家里所以是没有预留房子的

分好的房子都是对门隔着厨房排?#26657;?#30001;于房顶是瓦片盖的盖得屋顶有四米左右高因此房间里还可以分成两层下面是房子有床和柜的配置上面的阁层便可放一些杂物之类这样的房子在那个年代也算是标配了

房子是七公和爷爷奶奶在爸爸和王志爹他们年纪比较小的时候盖的因为七公和爷爷是同一个祖上的好像是堂兄弟来着所以隔着这层比较疏远的血缘关系整个四合院都是盖在一起然后再分房的

拜的祖先香炉都是同一个所以住在这个四合院里的所有住户其实在一百年前是一家只?#36824;?#37027;应该是清朝时代了

七公在小风刚懂事的时候已有70几岁的高龄留着一嘴的白胡子远看像小学教科书里的丰子恺偶尔思考时摸两下子?#26377;?#26681;再滑?#21483;?#23614;随即摇摇头像是感觉不可?#23478;?#30340;神情

这是常见的七公最熟练的小动作了这是非常和譪而?#32622;?#20107;理的一位老人七公只有一个儿子同爸爸一个辈份和风同辈份的孩子们叫他王志爹

至于七公叫什么名字通常她要想好久慢慢才能想起来因为平时在他们的印象?#26657;?#19971;公就叫七公既便是外人来了找他要不就叫七爹要不就叫七叔好像再没有别的名字似的

这位老人家生活习惯上在她们这些小屁孩的观念里稍微有点特殊化原本?#20384;?#24212;该有个七婆伴着的但早在七公年轻的时候七婆在王志爹几岁时因病很早就去世了在那个年代生病了没有先进的医疗条件应该也不大舍?#27809;?#21435;?#24202;?#30340;钱因此在那时因病去世的孩子或大人都只能认命

七婆走了好多年七公也一直单着不找别的对象一个人掌握着织簸箕的老铁技术独?#22253;?#29579;志爹抚养长大因为不会骑自行车?#25512;?#23427;的代步的交通工具用双脚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了大半辈子的路

七公住在四合院中间的大厅上中间是一个祠堂香炉两边中的一边上长年挂着一幅微笑着的毛主席中?#27809;?#20687;另一边还有一张财神迎新画像

中间站着一位长着长胡须手拿如意和元宝的笑得特别?#35748;?#30340;财神爷财神爷旁还有两个个胖嘟嘟的金童玉女在财神爷边上扶着对着大厅里所有的来客给予温?#23736;?#21448;和谐的微笑这个是每年的年晚除夕那天?#30097;?#30340;迎新年寓意新的一年里求?#25512;?#27714;财求健康求平安画像一年换一次

画像旁放了个传统的机械式上链的老八卦钟隔几天上紧发条了较准时间钟摆便往两边不急不慢地随着秒针的?#26263;未?#22768;稳稳当当地走起偶尔有几天忘记了它自己走完就停了时间也不准了得等主人发现继续上链才能再次继续走老家伙被上紧发条之后每隔半小时响一次到整点时?#35789;?#38388;点来核报该响的次数

记忆最深刻的是那钟的钟摆周围特别安静的时候能听到非常清晰的?#26410;R未?#30340;声响有时候中午风一个人在厅堂里做作业时除了纸上的笔划声和书的翻页声外还有就是大厅上的八卦钟的?#26410;?#22768;了?#24187;?#19968;?#26410;w?#26377;时思路会随着这巧妙的钟摆声变得活跃起来有时候?#19981;?#30446;光呆滞地凝望着一处发呆?#20102;?#30528;什么

事实上八卦?#30001;?#24182;没有秒针只有时针和分针钟摆滴?#26410;?#31572;的声音如今她一个人在家时每?#25991;?#30528;手表在耳边听秒针的声音就会想起想起这些难忘的童年记忆

?#36335;?#35760;忆里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带着陈旧与暗黄的色?#21097;?#36825;是老一代的味道熟稔而蕴香满溢随着时间的长河渐渐?#24230;?/p>

有一次冬天这钟和风发生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

风和两个妹妹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早上七公很早?#25512;?#26469;织簸箕了开着那盏100W的?#23110;|?#39118;在睡梦中醒来看着外面的灯光窗户里还有从天井外洒进来的一抹白月光随着窗户的形状给它制造了?#36824;?#30697;的?#23376;?#23376;在冬天凌寒的早晨里显得特别冷清皎洁

风半眯着眼熟睡中瞥了一眼窗户外照射进来的白月光风和两个妹妹睡在一床屋里的空气经过一晚上几个孩子的呼吸和温度门关着没有风的骚动很安静也很暖和身心困顿的风儿总想继续醒?#35789;?#36824;没做完的好梦

矇眬?#26657;?#21548;到八卦钟响了起来风在温暖的被窝里刚刚醒来看着七公那从门缝里穿进来的一丝一丝的灯光听到钟场响了一声像是只是一声又像是在她醒来之前还响了几声然后这听到的是最后一声风不确定想起来?#35789;?#38388;?#24535;?#24471;冷两个妹妹在梦中睡得很香蹭着彼此的体温被窝里暖和得一动不敢动稍微动一下就会?#27427;?#39118;跑进来

可风知道七公起来了肯定是3点或者4点过后了但又不确定是3点过后的几点要是5点半?#35828;?#36215;?#27492;老?#33080;去上学不然怕迟到那个时候似乎上学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迟到了

一旦迟到了全校的同学们都在做早体操然后就得匆匆忙忙地在整齐的体操队伍里找到自己的班级同学然后再站在最后面承受着同学们和班主?#25105;?#26679;的眼光那种感觉?#36335;?#22312;同学的眼中有一种共识都是耻辱的象征所以迟到对风来讲像是每天早晨在被窝里打着警钟一般一想起来无论多冷的天气都必须马上从床上起来?#27492;?#20934;备上学

这时风决定起床去?#35789;?#38388;抖搂着冷着发凛的身体从暖被窝里面艰难腾出身体来拿了件大衣就往大厅里伸出头去?#35789;?#38388;眼睛应该是睡意犹在看不清两根黑色的时针和分针分不出长短分别在4和6的刻度上停着钟摆?#24266;?#22016;嘀答答因为钟的刻度没有数字只是黑色的十二条细矩形状的刻度条围着时针与分针的中心点绕了360度平均地被分布在上面只有36912点?#20598;?#31895;显示风这时看不清到底是6点四20分还是4点半

这下好了风在慌忙之?#26657;?#20197;为是6点四20分了所以赶紧叫妹妹起来并且大?#26657;?#35201;迟到了要迟到了完了完了

七公看着几个慌忙的孩子再看看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今天学校早上有急事吧也就不作声了继续干活

然后几个孩子慌忙起床赶紧?#27492;?#23436;之后风骑着自行车载着两个妹妹在寒冷皎洁的月光下在被月光照?#27809;?#30333;的泥路上迎着刺脸的寒风飞快地骑着一边骑着一边觉得有些奇怪路上也没什么人一般学校放广播在路上时已经能听到的了可是那时学校的?#36739;?#21364;很安静风在想难道是都做完体操上早读了

去到学校门口发现学校的灯还没开门也没开一栋两层的教学楼黑抹抹的一片鸦雀无声一个人?#27982;]校?#21482;有路边的蝈蝈和蛐蛐声还有一脑门意犹未尽的寒冷和睡意头顶上的月光显得越发冷清

三个?#22235;?#26102;才察觉肯定是4点半而不是6点四妹?#27599;急?#24616;风说为什么要那么早然后三个人把自行车靠在门边上默默地等着到了6点学校开门了才开始准备做体操开早读

那是第一?#25105;创?#26102;间而早起的经历早上那种冷在寒冷中等待的无奈还有妹妹的抱怨让风心理上便有了阴影?#38498;词?#38388;一定要往近一些看分清时针和分针的长短不然又被老家伙给骗了再不?#26657;?#21487;以问七公啊当时就不知道是咋的了竟?#24187;剩?/p>

哎一声?#27809;?#30340;叹息结束了这一场?#21019;?#26102;分针的?#24535;?#21704;哈

再说回七公七公是个极为勤劳的人白天和晚上有着极其规律的作息习惯晚上六点吃完饭无论刮风下雨都会准时在在这个时间点上在从不关门的房子里安安静静地睡觉了偶尔从房子里传来一声又接着一声打呼噜的声音随风她们这群雄孩子在外面奔跑吵闹里边照样睡?#27599;上?#20102;

早上3点起床打开那盏功率100W的?#23110;|?#24320;始新的一天灯光像白天一样在每?#25214;?#37324;寂静的村庄角落里在黑暗中亮起偶尔有几声鸡鸣声七公的工作从除了吃饭和午睡时间从早到晚都是织簸箕毕竟这是唯一的稳妥的收入来源这是老人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工作

每天早上天蒙蒙亮熟睡的风在梦?#26657;老?#33021;听得见七公织簸箕时?#20040;?#31800;箕的声音因为织簸箕时缝一定要小小到看不到破绽所以要用小工具来敲紧缝隙这样一来编出来的箕面纹理清晰而层密光滑?#32622;?#19978;去表面没有一?#24656;?#21050;也不棘手才算得上是簸箕中的上品

再回到七公的生活琐碎坐办公室工作的人都是坐在一张办公桌上有笔有纸条件好的或许会有一台计算机或者电脑啥的在工厂里面工作的人都是在一组机器上围着机器或小组桌面上干活

而七公上班的场所是在咱们四合院的正厅侧边角落里在地上放上一张板面较厚的圆板像是那种从圆桌子上刚搬下来的圆桌板

一个一个圆滚滚的簸箕整齐有序地被排到一起像个大花圆筒就是七公每天蹲在这张圆板子上用大刀?#25512;?#23427;的小工具一个一个的簸箕用熟练的手艺通过时间与耐心编织出来的蹲坐的时间久了腿便像练过柔刃术一样久蹲不觉累外人?#36335;?#20174;不觉着他会累膝盖都能够在脸?#30001;ϣ?#19987;注地盯着手里的活不紧不慢地对着簸箕的缝隙织织编编?#20204;么?#25171;

竹篾一片一片地整齐有序地散放着再被七公一条一条地拿上对着脑子里的那片图纸一根一根织好再用工具?#20040;?#32541;隙完好无缝了一件件成品便随着心灵手?#36175;?#39062;而出

风在想在那时如果她能买得起一台相机就可?#22253;?#36825;些过程给拍下来了可事实上买支铅笔的钱都得要慢慢攒更何况是相机买不起太贵了

七公技术活非常精细?#35828;ã?#27599;一片竹篾摇曳起?#35789;?#37117;有着极其清脆的声音从到竹林里选竹砍竹?#29616;?#22238;家再破竹修竹磨丝刮青皮把主杠的和分片的分类好再一片一片地精修成竹篾条成篾之后篾的边缘部分因为极薄所以锋利如果技术?#36824;?#29087;练手与刀在划过这些篾片时很容易被这些薄而锋利的小家伙刮出一道凌利的?#19997;?#26469;像是极薄的刀片一般利落

整完这些再整齐地放到不同类别的地方放好以便后面选合适的篾片编织不同大小的簸箕单单就这部分工作?#27809;?#19978;一天左右的时间

因为不像工厂或其它工作一样得赶效?#21097;?#19971;公大半辈子干这个已经是炉火纯青?#31283;?#26377;余?#30001;?#24179;常的日子一般不用赶时间所以每次干这个活都非常熟练而悠?#23567;?/p>

七公平时的日常一般都是织各种家伙在家攒着等到上集?#35856;眯?#26041;言赶市集时再一起扎好一扁担身子骨挺?#24598;剩?#36731;而易举地挑起担子扁担随着簸箕的重量在老人肩膀上上下摇摆

刚站起?#35789;?#20284;乎很带劲但能想象担子是挺重的但在老人的神态看不重随即健步往前有种轻车熟路的味道高高兴?#35828;أ?#27491;走往那热?#20013;?#21719;的?#36739;R?/p>

挑着担子在路上走走歇歇走个五六公里的路也就到了市集那个时候被分为新?#34892;?#21644;旧?#34892;?#19981;是城市的?#26657;?#26159;众所周知的市集的?#23567;?#26032;区一般逛的都是年轻人居多老区的话大多都是聚集着像七公这样年纪的老人家一起各自挑着家伙排到?#30452;下?/p>

七公是织簸箕的所以卖的也是簸箕其它的老人家有的卖鸡笼子有的卖菜篮子有的卖箩筐这一条老墟里卖的所有家伙都是这些老人家用来养老的收入

市集上也有别的老人家在一条老墟边上坐着一排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认识的随便唠嗑不认识的会好奇地问对方的辈份啊名字啊年龄啊什么的?#26159;?#26970;了之后满足好奇心了各自坐着板凳和手?#27599;?#25159;悠闲地用土白话在聊着他们自个世界里的趣事一边互相寒暄一边等待着生意来临

到了晚上偶尔有一两个剩下的家伙便?#27809;?#23478;等下次?#35789;?#20877;卖当然也有大部分运气好统统都卖完的时候傍晚来临便各回各家散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35789;E?#22823;半辈子就是这?#20174;?#36367;实的双脚从家到市集两点一线往往返?#25285;?#26469;来回回地走

而七公还有一个不为旁人所接受的习惯就是长年都不怎么洗澡身上的那股味道虽说不是狐臭味儿但由于平生不怎么?#19981;?#27927;澡从初春的浑身湿冷到夏天的闷了一身的熏臭?#32676;?#20877;到秋冬的?#31245;?#20005;寒味?#24266;家黄?#25874;着一年?#26657;?#27927;澡的次数屈指可数身上?#36335;?#37117;混合了一年四季里的味道偶尔到江河边上洗上一个澡毫不夸张地说或许河里的鱼都会闻味而?#21360;?/p>

曾听邻居的三姑六婶们开玩笑说七公一洗澡河里周边的鱼都会被他身上的咸汗味给腌死不可

老人常常会忘记哪一天是星期几所以和七公的交流最常见的就是微微笑着问风

风儿啊今天系星期几啊

今天星期五风想了一下干脆利落地回答

哦又?#21483;?#26399;五了你这帮侬小孩子们明天又不用上学了人啊上年纪了老是记不住星期几老喽

老人家就这样大半辈子半清醒半糊涂地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平淡朴素而又别有一番滋?#19969;?/p>

后来风上初三的时候那时候七公?#20849;?#21040;90岁就提前走了七公走的那天家里打电话到学校说这个事的时候因为瞬间控制不住情绪下课之后自己跑到?#35789;?#38388;里一边用水洗脸一边流眼泪泪眼模糊中想起七公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要健健康康地活到90岁如果活不到至少?#38376;?#19968;张纪念照

为此在几年以前的时候还专门去镇上的照相馆里拍了一张红底的大一寸头照成片放大晒出来镶上木质的相框挂在厅堂的墙上五官拍得非常端正眼睛?#23395;?#26377;神含着嘴?#20572;?#30524;睛微微笑着一嘴的长胡子估计当时拍照的摄影师看到这形象?#19981;?#26377;种莫名的喜?#26657;?#22312;厅上挂了好几年久而久之时间长了照片有些褪色红的有些偏白白的有些偏黄了?#25104;?#30340;笑容和皱纹?#24266;幻?#21464;

从家里打来的电话里说七公的儿子黄志爹在办丧事时是黄志爹的儿子文哥拿着那张照片走在前面给七公送终的这样一来那张照片最后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后来听说七公专门去拍这个照也是为了走了之后能有张遗照相当于是从拍照片的那天起老人已经在开?#20960;?#33258;己的时间进行倒计时了然而在七公这一代人的观念里那个时候?#26434;]劳?#36825;件事似乎早已看开平时生病也说打死也不愿意去医院看医生说是不大相信西医便一天一天地给自己算起日子

七公走的那天风在学校的厕所里想着这些手不停地往?#25104;?#20914;水眼泪和水混合到一起分不清哪部分是水哪部分是眼泪别的同学在后面排队并没有察觉风在洗脸的时候眼里的泪水也不知道风是在哭因为所有的悲伤?#27982;?#22312;心里和眼泪上没有声音那咸咸的味道溶着心里憋着的那股难受的情绪从眼角里被不停地释放出来随着水龙头的哗哗流水瞬时间被冲淡有同学在后面等着不好意思占着位置太长时间便赶紧地避开其他有意无意的目光从厕所里走出去了

走出厕所时眼眶红红的稍?#26434;?#28857;红肿不知道的看着这情形以为眼睛是被水给刺激成有红色的血丝的风回到座位上头埋在书桌上泪水?#24266;幻?#26377;止住她尽量不让同学察觉她的情绪所幸的是课间课堂上同学们哄?#20013;?#21719;一室太吵闹并没有同学注意到她

七公走了风哭了为什么会哭因为在她的童年生活?#26657;?#21463;过太多七公的恩惠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风的爸爸有六个兄弟姐妹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女儿爸爸是三个儿子中间的那个爷爷奶奶一直跟着小叔一起搬?#21483;?#30422;的房子住了那时偏爱的一直是叔叔和大伯家的孩子因为在当时风的爸爸确实也无法抚养爷爷奶奶叔叔家那时有两个孩子大伯家除了生了个堂弟外另外领养了一位姐姐

可能是风家里孩子太多了也不是住在同一个地方顾不上所以一般有零食什么的少分给风的兄弟姐妹吃的不多本来零食在那个时候就很少吃可能是跟七公住得近都在一个四合院里七公有什么小活需要帮忙的?#19981;?#32473;孩子们提例如七公到街上去卖簸箕时家里晒的竹篾如果下雨了常常会叮嘱孩子们帮忙收孩子们也特别乐意去帮忙其?#24403;?#27492;早已当作是一家人一样除了血缘关系疏以外其它的跟一家人没什么两样

七公家里的孙子孙女共有三个都长大了上学的上学出去工作的工作所以接触得比较多的也是和风的兄弟姐妹们

那个时候风的弟弟还小家里也有六个兄弟姐妹父母在生了六个女孩儿之后再生了两个男孩后面的两个小女儿因为无法供养然后送给别人领养了风是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分别是两个妹妹和弟弟

就在人口基数如此般庞大的大家庭里平时连吃个饭都?#20204;?#30528;吃不然吃慢了后面就没饭了要不就是没菜了人虽多但吃饭时老爸?#36335;?#26159;司令是这个家中的权威代表总要求要有纪律有规矩不?#20204;?#39277;不得随意翻菜吃饭时不能对着菜说话或者打喷嚏吃剩的骨头或鱼刺得另外?#38376;?#23376;统一装好饭后再给小狗小猫吃

所以每次吃饭时的场景?#36335;?#20687;是在军队里训练有序的队伍在吃饭一般因为饿所以吃得都很快非常整齐有序又快速干脆利落的碗筷声叮叮当当的杂响吃完饭后当姐姐们得要轮着洗碗风是其中一个最讨厌的家务莫过于洗碗和洗?#36335;?#36890;常都是很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洗

那个时候吃得上水果和零食是非常奢侈的事特别是像小风家里的这群天天吃完饭后肚子仍?#36824;?#22108;着饿意犹在的穷孩子吃完饭之后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小铺子里的那些糖果和辣条想起一下嘴里就往肚子里吞一口垂?#36873;?/p>

最后没办法拿个大碗再往碗里?#21543;?#19968;碗刚捞完熟米饭后剩下的米汤咕噜咕噜地灌了一肚子短时间内肚子被填满也就不饿得那么直接了

想?#38405;?#22902;家的零?#24120;?#22902;奶通常比较节俭零食一般不会一下子全分了孩子守在门口许久嗫嚅着想?#24616;?#22993;姑妈前几天来?#35282;?#26102;拿来的零?#24120;?#31958;果饼干什么的有时候或许守上半天也是无果因为孩子实在是太多僧多粥少怕分不齐干脆就放在家里藏着下次再拿出来给孩子们吃

带着失望和满嘴清馋的口水回家七公家的水果和零食一般都不用藏在房间里都是塑?#27927;?#30452;接挂在外面过一段时间后随风吹来各?#21482;页G?#23494;密实实地铺满袋子和周边的长年不动的老家伙儿们

偶尔看到小风和孩子们常常会分给他们解解馋还有香?#26635;?#27700;果啊还有平时吃的肉肉在那个时候在风的家里是比零食还要奢侈十倍的食物

七公煮饭和菜一般不?#24202;ˣ?#37117;是用几个小沙锅煮沙锅饭来煮肉和菜吃没有成形的水泥盖的灶台只是拿几颗烂砖头通常都被熏得乌漆麻黑的像是几块被熏过的而并不能够燃烧黑?#38752;?#27839;三个角的?#36739;}?#22534;成一个三角形的灶

这个灶成本极?#20572;?#20960;乎不花钱有三个洞前面最大的洞口是加柴火的后面两个洞口是通风助燃的这是最原始的三角灶台老人家?#20174;?#26469;烧了大半辈子的香?#20849;ˡ?/p>

烧的柴火都是平时老人家修竹篾时扔掉的那些剩篾片放在四合院中间的天井上白天烈日晒几天后干了便可?#38405;?#26469;当柴火烧?#20849;?#21507;

因为长年烟火熏燎的原因七公的厨房除了晒白的柴火外和黄边附黑炭的沙锅们是黄?#30097;?#22806;其他地方都是黑色的烟灰黑煤似的附在上面形成一个天然的炭黑厨房感觉比人涮上去的黑?#19968;?#35201;好看自然

风家的厨房也一样由于长年也是烧着柴火煮饭屋里的瓦和墙都是黑色的炭灰附着地上也是原始的黑泥都是烧柴火的只?#36824;?#26159;由于爸爸成家时盖了体面的灶头平时烧菜做饭都有大锅做的?#20849;?#20063;是一大家子吃的

由于黄志爹家后来盖了新房也搬出去了七公因为习惯了一个人住?#26434;?#33258;在所以没跟着搬去住就留在了这个只剩风家一户人家的四合院里头继续织簸箕卖簸箕买回来的水果和零?#24120;?#24120;常分给风和她的弟弟妹妹们吃

后来七公走了的那个周末风从学校回到家跟小妹说想去看看七公听妈说七公是被葬在王志爹家的荔枝果园里具体位置去找了才知道风和小?#38376;?#19978;果园的靠近山顶处发现了一口?#36335;أ路?#25165;几天的时间下过雨坟上的泥都是新的本来应该是新挖的泥土有些松动的但被雨水滴得泥土变得密实坟旁的一侧塌下去一个坑应该是下面的泥没铺整齐雨水淋过了泥就会往空洞的地方流才会塌出一个坑来风想把?#29369;?#19978;但是又没有工具所以两个人只是呆呆地站着似乎想要和七公说些什么又始终没开口最后只是说七公我们来看您了?#34180;?#19968;想到如今是阴阳两隔说完眼睛又开?#24613;?#24471;模糊

看着眼前的?#36335;أ?#39118;的眼睛像是被刺了一般再次红了上个周末在家的时候生着病的七公还在门口说了一句什么话她定了神很认真地在听但最后她没听懂那个时候老?#22235;源?#24050;经开始有些糊涂了?#19981;?#19968;个人自言?#26434;P?#21518;?#24202;?#20102;几天没想到就这样走了也才隔了几天如今?#35789;且?#38451;两隔心里的难受难以?#26434;|?/p>

这是风第一次面对亲人的?#21171;z?#24182;且对?#21171;?#26377;了非常深刻的感悟就是?#38498;?#20877;?#37096;?#19981;见织簸箕的七公了也不能和七公说话更不能听见七公的声音了而这种不能不是瞬时的而是永远是再也不能

却也想?#24187;?#30333;人为什么会死人死了之后到底去?#22235;?#37324;七公走了之后去?#22235;?#37324;真的会有天堂吗风心里想着也没有答案

七公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老八卦钟还在相片里的白胡子老人也还在挂着只是一直微微笑着而不会再和风说?#21834;?#21518;来就被王志爹统统拿?#21483;?#23627;去了也就再也没看见七公了

然而童年里的七公就这样告别和风和亲人们犹如告别那个难忘的童年生活一般走了从此?#38498;?#20877;也不回来

审核江翀d推荐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七公与四合院里的孩子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32982;?#30340;原创文学创作?#25945;?/span>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㶫36ѡ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