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童年里的父親

童年里的父親

作者:小風Sissi發表于:2018-09-13 20:32:15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還記得那時候房間里的床前刷了粗糙的白石灰的墻上,張貼著兩張男寶寶在一張粉色的毛毯上爬著,頭往左右各往一個方向,天真微笑著的壁紙,笑得見牙不見眼,事實上壁紙上的寶寶還沒長牙,露出的是粉嫩的一排小牙齦,吹彈可破的肌膚,看上去可愛而溫暖。

那個時候的風很愛和姐姐在床上瞎跳舞,一個原因是喜歡臭美,還有一個原因是爸爸喜歡看她們跳舞,每次爸爸都很開心地逗她們,叫她們跳舞給他看,風有點害羞,每次披著那張的確良料的棉被跳到一半就停下來,拿被子把頭蓋住,自己悶在被子里傻笑。

然后,再回過頭來對著爸媽樂呵呵地大笑,露出還沒長齊的小門牙,像墻上被相機定格的那兩個男寶寶一樣,可事實上她和姐姐是倆女寶寶。

爸爸還是笑得很開心,爸爸長得跟爺爺很像,峻整的鼻梁,深遂的眼睛,消瘦的臉夾和尖細的下巴,微笑起來的時候,很像爸爸那時的偶象,爸爸那時候經常聽他偶像的歌,一個是陳百強,還有一個是張學友。那個時候我和姐姐都覺得,微笑著的爸爸是全世界最帥的爸爸!

那個時候的爸爸每天早上三點多就開始騎著一輛老上海鳳凰自行車,那是那個時候家里唯一覺得值錢和感到榮耀的財產了,拉著兩個竹篾織的被綁在車尾架上的大籮筐,去蔬菜批發市場拿菜去菜市場賣,有時候菜市場生意不好,就拉到各村里,總會有人買,因為總有幾家人懶得種菜,或者有些人種了,因為天氣和懶打理的原因,菜也不一定能順利生長,所以只能買菜吃,爸爸每天賣的菜晚上拉回家的就只剩籮筐里面的幾片散菜葉,說明生意還行。

不僅僅是賣菜,那時候家里還會種香蕉樹,結了蕉,成熟得差不多了,風爸就把香蕉從香蕉樹上割下來,放在自行車上綁好,拉到江對面的村里或者更遠的地方去賣。

小時候的小風,喜歡坐在爸爸的自行車前面,因為坐在前面,可以同爸爸一樣,像個充滿權威和儀式感的駕駛員,爸買了一個卡在前車杠上專門給小孩坐的捆在車上的小寶座,座位兩邊,有兩個扎實的小腳踏,坐在那里,可好玩了,后面有爸爸堅實的胸膛,前面有有最涼爽的風,最燦爛的陽光,還有最好看的風景,隨著車子往前移,還有最先知的路況,當然,困了的時候,還有最美的好夢……

有時候前面坐時間長了,覺得不新鮮了,也會頑皮地坐在車尾架上裝菜的兩個籮筐中的一個,不過要等到爸爸把籮筐里的菜果賣完了才能坐。一般是下午或晚上準備回家了才能坐。

坐在籮筐里,不能亂動,因為亂動會導致爸爸手握車頭的力度不平衡,車頭會在大路上左右亂晃,所以風只能拿著小東西在里邊安靜而四腳朝天地仰望著籮筐口外的天空,能隨便亂動的只有不占體重的圓眼睛和手上的手工竹篾織的小玩具。

回家的路上,兩邊都是密集的竹林,偶爾經過一輛拉風的魔托車和自行車,那個時候,汽車還比較少,偶爾能看見載滿一車磚或沙子的托拉機,聲音很大,感覺像是一頭很有力氣而強壯的大黑牛,機頭燒著柴油,冒著煙,嘎噠!嘎噠!地狂叫,拉風得很。

路邊的車聲偶爾會比較嘈雜,要么是柴油在托拉機的馬達里燃燒的爆發聲,要么是摩托車的風火疾速,要么是自行車腳踏上那鏈鐵條與齒輪觸碰、滾動、磨合而發出的嘀嘀答答的干脆,隨著瞬間各自遠近的車聲,慢慢靠近而又漸漸遠去,那些路過騎車的人,都很陌生,各走各路,那情景,在傍晚昏暗的余暉中,顯得特別樸素、平凡。

傍晚的時候,風兒喜歡坐在籮筐里,因為那是一個小小的屬于自己的世界,這個世界,是從老爸把菜賣完的那一刻開始,而又結束于晚上到家門口的時候,還沒到家的時候,爸爸騎著車,在路上,像他的性格一樣,慢而穩妥。

風獨自坐在里面,盡享著夏天里晚風混合著的悶熱與清涼,抬頭看著天上日落僅剩的那點余光,要是遇上月初,還能看到早早掛在天上的月亮和一兩顆守在旁邊的星星,那被精修得非常光滑的竹織的籮筐竹篾條,曾經在被一條一條的耐心地細修并且被編織成了像是一條條的細藤,互相整齊規則地纏繞在一起,圍成籮筐大小,再連結上其他的竹篾,一層一層地編上,被織成了這個白天裝疏菜水果,晚上載風兒回家的小宇宙。

那個時候的早上,坐在車上老想睡覺,并不認識路,隨著眼前的風景逐漸模糊,慢慢地睡著了,一覺醒來,爸爸已經在一家陌生的人家門前停下,大多情況下是爸把風叫醒的,其實爸爸去的都是隔壁村,我卻以為去了像海南一樣那么遠的地方,經常聽大人說海南有很多青菜和香蕉、西瓜之類的蔬菜和水果,而且長得特別青嫩和新鮮,因為那里陽光充足,然而,那里的人曬得也很黑。

二舅媽是打小在海南長大的,每次看到她,風就知道,這可是特別形象的對海南人的印象了,盡管那些大人們都不知道風兒的家有個土生土長的在海南長大的二舅媽。

姐姐比風大三歲,年紀小還沒讀書的時候,閑來時,爸爸缷了兩只大籮筐載風和姐姐去外婆家,我和姐姐一起坐在老爸的車尾架上,外婆家的路邊都是山和樹還有竹子,山上還有很多鳥叫。

依稀記得風總是喜歡好奇地往左右兩邊轉頭亂看路上的風景,風坐里面,姐姐坐外面,爸爸偶爾提醒她們不要亂動,腳不要靠近車輪,以防腳被車輪傷到,我頭往左右轉動的方向,老愛亂動,中短的頭發,老飄到姐姐的臉上,搞到姐姐老是說臉癢,攪得坐在外面的姐姐很不耐煩,姐姐總是向爸爸告狀,說風頭老愛轉來轉去。

爸編了個謊,說頭往哪邊看得多了,車就會往哪邊倒。然而,她真的信了,嚇得趕緊聽話而又緊張地把頭轉到中間,一動不敢動,看著爸爸背上的厚實的外套大衣,距離太近,只能看到卡其色的大衣上布料清晰的紋理,伴隨著被清風吹著亂飄的短發里,依稀聞到爸身上有股很特別的味道,像是菜市場里蔬菜水果混雜的味道,又像是炒菜時殘留下的油煙的味道。

其實風也說不清,那是什么樣的味道,總之,那是童年的時光里爸爸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很特別,充滿安全感,直到長大后,如今看到父親年老了,頭發也變漸漸得灰白,那個時候與爸爸一起的舊時光,仍然記憶猶深。

審核:江翀d精華:江翀d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童年里的父親》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