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童年里的父亲

童年里的父亲

作者:小风Sissi发表于:2018-09-13 20:32:15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还记得那时候房间里的床前刷了粗糙的白石灰的墙上,张贴着两张男宝宝在一张粉色的毛毯上爬着,头往左右各往一个方向,天真微笑着的壁纸,笑得见牙不见眼,事实上壁纸上的宝宝还没长牙,露出的是粉嫩的一排小牙龈,吹弹可破的肌肤,看上去可爱而温暖。

那个时候的风很爱和姐姐在床上瞎跳舞,一个原因是?#19981;?#33261;美,还有一个原因?#21069;?#29240;?#19981;?#30475;她们跳舞,?#30475;?#29240;爸都很开心地逗她们,叫她们跳舞给他看,风有点害羞,?#30475;?#25259;着那张的确良料的棉被跳到一半就停下来,拿被子把头?#20146;。?#33258;己闷在被子里傻笑。

然后,再回过头来对着爸妈乐呵呵地大笑,露出还没长齐的小门牙,像墙上被相机定格的那两个男宝宝一样,可事实上她和姐姐是俩女宝宝。

爸爸还是笑得很开心,爸爸长得跟爷爷很像,峻整的鼻梁,深遂的眼睛,消瘦的脸夹和尖细的下?#20572;?#24494;笑起来的时候,很像爸爸那时的偶象,爸爸那时候经常听他偶像的歌,一个是陈百强,还有一个是张学友。那个时候我和姐姐都觉得,微笑着的爸爸是全世界最帅的爸爸!

那个时候的爸爸每天早上三点多就开?#35745;?#30528;一辆老上海凤凰自行车,那是那个时候家里唯一觉得值钱和感到荣耀的财产了,拉着两个竹篾织的被绑在车尾架上的大箩筐,去蔬菜批发市场拿菜去菜市场卖,有时候菜市场生意不好,就拉到各村里,总会有人买,因为总有几家人懒得种菜,或者有些人种了,因为天气和懒打理的原因,菜也?#28784;欢?#33021;顺利生长,所以只能买菜吃,爸爸每天卖的菜晚?#20384;?#22238;家的就只剩箩筐里面的几片散菜叶,说明生意还?#23567;?/p>

不仅仅是卖菜,那时候家里还会种香蕉树,结了蕉,成熟得差不多了,风爸就把香蕉从香蕉树上割下来,放在自行车上绑好,拉到江对面的村里或者更远的地方去卖。

小时候的小风,?#19981;?#22352;在爸爸的自行车前面,因为坐在前面,可以同爸爸一样,像个充满权威和仪式感的驾驶员,爸买了一个卡在前车杠上专门给小孩坐的捆在车上的小宝座,座位两边,有两个扎实的小脚踏,坐在那里,可好玩了,后面有爸爸坚实的胸膛,前面有有最凉爽的风,最灿烂的阳光,还有最好看的风景,随着车子往前移,还有最先知的?#25151;觶?#24403;然,困了的时候,还有最美的好梦……

有时候前面坐时间长了,觉得不新鲜了,?#19981;?#39037;皮地坐在车尾架上装菜的两个箩筐中的一个,?#36824;?#35201;等到爸爸把箩筐里的菜果卖完了才能坐。一般是下午或晚上准备回家了才能坐。

坐在箩筐里,不能?#21494;?#22240;为?#21494;?#20250;导致爸爸手握车头的力度不平衡,车头会在大路上左右?#19968;危?#25152;以风只能拿着小东西在里边安静而四脚朝天地仰望着箩筐口外的天空,能随便?#21494;?#30340;只有不占体重的圆眼睛和手上的手工竹篾织的小玩具。

回家的路上,两边都是密集的竹林,偶尔经过一辆拉风的魔托车和自行车,那个时候,汽车还比较少,偶尔能看见载满一车砖或沙子的?#27427;?#26426;,声音很大,感觉像是一头很有力气而强壮的大黑牛,机头烧着柴?#20572;白?#28895;,嘎哒!嘎哒!地狂?#26657;?#25289;风得很。

路边的车声偶尔会比?#30456;?#26434;,要?#35789;?#26612;油在?#27427;?#26426;的马达里燃烧的爆发声,要?#35789;?#25705;托车的风火?#33756;伲?#35201;?#35789;亲?#34892;?#21040;?#36367;上那链铁条与齿轮触碰、滚动、磨合而发出的嘀嘀答答的干脆,随着瞬间各自远近的车声,慢慢靠近而?#32440;?#28176;?#24230;ィ?#37027;些路过骑车的人,都很陌生,各走各路,那情景,在傍晚昏暗的余晖?#26657;?#26174;得特别朴素、平凡。

傍晚的时候,风儿?#19981;?#22352;在箩筐里,因为那是一个小小的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从老爸把菜卖完的那一刻开始,而?#32440;?#26463;于晚上到家门口的时候,还没到家的时候,爸爸骑着车,在路上,像他的性格一样,慢而稳?#20303;?/p>

风独自坐在里面,尽享着夏天里晚风混合着的闷热与清凉,抬?#25151;?#30528;天上日落仅剩的那点余光,要是遇上月初,还能?#21561;?#26089;早挂在天上的月亮和一两颗守在?#21592;?#30340;星星,那被精修得非常光滑的竹织的箩筐竹篾条,曾经在?#28784;?#26465;一条的耐心地细修并且被编织成了像是一条条的细藤,互相整齐规则地缠绕在一起,围成箩筐大小,再连结上其他的竹篾,一层一层地编上,被织成了这个白天装疏菜水果,晚上载风儿回家的小宇宙。

那个时候的早上,坐在车?#20384;?#24819;睡觉,并不?#40092;?#36335;,随着眼前的风?#29240;?#28176;模糊,慢慢地睡着了,一觉?#29273;矗?#29240;爸已经在一家陌生的人家门前停下,大多情况下?#21069;?#25226;风叫醒的,其实爸爸去的都是隔壁村,我却以为去了像海南一样那么远的地方,经常听大人说海南有很多青菜和香蕉、西瓜之类的蔬菜和水果,而?#39029;?#24471;特别青嫩和新?#21097;?#22240;为那里阳光充足,然而,那里的人晒得也很黑。

二舅妈是打小在海南长大的,?#30475;慰吹?#22905;,风就知道,这可是特别形象的对海南人的印象了,尽管那些大人们都不知道风儿的家有个土生土长的在海南长大的二舅妈。

姐姐比风大三岁,年纪小还没读书的时候,?#27427;词保?#29240;爸缷了两只大箩筐载风和姐姐去外婆家,我和姐姐一起坐在老爸的车尾架上,外婆家的路边都是山和树还有竹子,山上还有很多鸟?#23567;?/p>

?#32769;?#35760;得风总是?#19981;逗闷?#22320;往左右两边转头乱看路上的风景,风坐里面,姐姐坐外面,爸爸偶尔提醒她们不要?#21494;?#33050;不要靠近车轮,以防脚被车轮?#35828;劍?#25105;头往左右转动的方向,老爱?#21494;?#20013;短的头发,老飘到姐姐的脸上,搞到姐姐老是说脸痒,搅得坐在外面的姐姐很不?#22836;常?#22992;姐总是向爸爸告状,说风头老爱转来转去。

爸编了个谎,说头往哪边看得多了,车就会往哪边倒。然而,她真的信了,吓得赶紧听?#23736;纸?#24352;地把头转到中间,一动不?#21494;?#30475;着爸爸背上的厚实的外套大衣,距离太近,只能?#21561;?#21345;其色的大衣上布料清晰的纹理,伴随着被清风吹着?#31227;?#30340;短发里,?#32769;?#38395;到爸身上有股很特别的味道,像是菜市场里蔬菜水果混杂的味道,又像是?#24202;?#26102;残留下的油烟的味道。

其实风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味道,总之,那是童年的时光里爸爸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很特别,充满安全?#26657;?#30452;到长大后,如今?#21561;?#29238;亲年老了,头发也变渐渐得灰白,那个时候与爸爸一起的旧时光,仍然记忆犹深。

审核:江翀d精华: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童年里的父亲》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34892;?#36259;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