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最美是賴源——三題

最美是賴源——三題

作者:13950899948發表于:2018-09-11 16:04:41  短篇隨筆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最美是賴源——三題

周貴義

新婚開百子盒

梅花山腹地的連城縣賴源鄉,地接四縣,水流三江,山高路遠,林海茫茫,這里民風淳樸,尚古流芳,最有特色的莫過于新婚開百子盒。

婚宴在新娘入門的第二天中午舉行,約莫正午時分,赴宴的親朋好友按輩分年齡、親疏遠近,在八間頭老屋的上下廳和偏廳坐定,等菜上兩味,酒過三巡,門廳處忽然鑼聲大作,客人們紛紛離席,涌向大廳。天井里早已擺了一個臉盆架,臉盆中盛了半盆清水,水上漾著一條新毛巾。一個司儀捧著一個紅綢覆蓋的長方形木盤走上來,將木盤放在正廳撤了碗筷的八仙桌上,然后操起漢劇官話,拖長腔調道:“請大老爺上堂!”開百子盒的一般是新郎母舅,或是母親家族中知書達理,德高望重的長輩。母舅走到臉盆架前,慢條斯理的洗臉,凈手,而后清清嗓子,向眾人抱拳作揖,同樣操著官話道:盤古開天辟地,始有人民,男婚女配,鸞鳳和鳴,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夫唱婦隨,百年好合,千古良緣,今有某府千金小姐,配與某府如意才郎,龍王聞訊,送來寶盒一對,毫光燦爛,金碧輝煌,要小弟開封慶賀,小弟才疏學淺,不敢開封,還請上四府諸位尊長開封。母舅作揖鞠躬,眾人抱拳回禮:上四府不敢。母舅再向下廳客人作揖:請下四府開封。眾人還是異口同聲,抱拳回禮:下四府不敢。母舅環視一圈,道:小弟無才列上臺,堂前龍鳳燭花開。一雙珠寶當堂獻,百子千孫滿堂來。說著,揭開木盤上的紅綢,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對碗大圓盒,盒中早已裝上花生、紅棗、黑豆、糖果等物。母舅兩手各罩住一只盒子,將盒子微微掀起一道縫,道:待小弟偷窺一下。做吃驚狀:哎呀,果然珍珠瑪瑙,瑪瑙珍珠。母舅邊說邊掀掉寶盒蓋子:左手開開,貴子早來,右手開開,夫妻恩愛。母舅將盒子交給證婚人,證婚人當場把盒中物品散發給賓客,賓客各自說些祝賀的話語。等發完,母舅高聲吟唱道:

一要楊柳插金瓶,

二要日月兩分明。

三要金杯逢御酒,

四要江水得長流。

五要新科登龍榜,

六要親朋滿堂順。

七夕牛郎織女會,

八仙慶壽至堂前。

九世同堂乾坤久,

十全十美天地長。

證婚人將空盒子交還給母舅,母舅將蓋子蓋上,道:開得好,合得好,夫妻偕老。廳堂上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司儀向母舅敬奉上毛巾、紅包,開百子盒儀式結束。主人家重新發放碗筷,請客人再次入席,開懷暢飲。

據說,這種習俗流傳已有數百年之久, 只是近二三十年移風易俗,再沒聽說誰的婚禮上開過百子盒,眼見失傳,殊為可惜。

印象徐傳華大師

木偶大師徐傳華,生于1906年,6歲讀書,12歲習藝,16歲出師。生、旦、凈、末、丑各行角色均能演唱,鑼鼓、彈拉、提線勝任自如,是連城“老福星”木偶戲班的創始人,曽赴中南海向朱德委員長、周恩來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做匯報演出, 先后出訪前蘇聯、捷克、波蘭等國,他主演的《大名府》“過關”一出戲被拍成電影,廣為放映,是名副其實的木偶大師。

上世紀八十年代,大師回賴源下村頤養天年。一天,有幸與大師共進午餐,一席四人,準備了兩瓶德州高粱,本人第一次喝白酒,而且是高度酒,剛一沾唇,小抿半口,一團火立刻從舌尖向喉嚨燒去,鼻道似乎要冒出煙來,小心臟像被一只手攥著,氣管里有毛刷來回刷著,不由得大咳起來,眼淚流了,鼻涕滲了,一副狼狽模樣,尷尬至極,只好逃出屋外,等咳完,將自己打理一番才回到席間。大師對我說,沒喝過白酒吧,我教你,這么喝。他端起酒杯送到唇間,微微仰頭,吸了一口,合嘴,雙頰稍稍一緊,喉結自下而上一提,一聲雖輕卻沉的“咕”,喉結回到原處,大師張嘴,徐徐吐出一口氣,將酒杯放回桌上,酒杯是空的。他說,喝白酒不能一點一點的咪,要大口入嘴,在舌間將酒液集中,一口吞下,然后氣運丹田,將酒氣噴出,酒力就消釋過半了。大師笑意盈盈的看著我,我覺得大師根本就不是在喝酒,看他舉杯的氣度神韻,似在調理拿捏一段唱腔,高低徐疾,上下開合,梆子鼓點,都是那般一絲不茍,準確到位。喝酒也幻化出藝術,過程中,大師在自我享受那份出神入化,信手拈來的修為,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我依著他的方法,一口呑下一小杯,倒真的沒那么燒喉嗆鼻了。大師贊許的沖我豎起拇指,酒可怡情,也能誤事,還會亂性,年輕人學著喝一點沒關系,但不可逞強使性,要量力而行,適可而止。大師說,有時候,喝酒喝的是性情,也是尊嚴。他講起到蘇聯演出時,蘇聯文化部門的官員宴請他們,喝的是伏特加,那酒性烈,代表團的同行沒喝多少就不行了,主人很不盡興,大師挺身而出,逐一回敬,喝了大約一瓶,蘇聯官員興奮的擁抱他,拍著他的肩膀說,噠哇哩仕、噠哇哩仕(同志)。大師說,酒品就是人品,能喝就喝,沒有必要假裝斯文,更不能偷奸耍滑,只想灌別人,讓別人出丑。那天,大師興致很好,年屆八旬的他,快喝了一瓶高粱,還沒顯醉態。

閑聊時問到大師什么是自己做過的最自豪的事,大師的回答出乎意料,不是華東12省匯演獲一等獎,不是向中央領導匯報演出,也不是出訪東歐三國,而是創造了一個讓觀眾喜聞樂見的劇中人物——王乞佬。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鄉村的文化娛樂極為貧乏,吊傀儡(木偶戲)一個地方一年也只有那么一兩次,一般連演幾天,一天兩三本戲。這幾天是鄉村的重大節日,附近三鄉八里的人都投親靠友的來看戲,場地里人頭攢動,滿滿登登,大呼小叫,煞是熱鬧。可每天夜里到了第二本戲,情形就大不相同了,該嗑的花生瓜子嗑完了,小孩的瘋勁過了,老頭老太的興致減了,夜里的涼風一吹,睡意上來了,于是,后生們攙著老的,背著小的,陸陸續續回家了。有時后半場僅剩幾個人,冷清得師傅們吊不起嗓子。一次,大師表演丑角。丑角的戲份不算太多,在劇中起穿針引線的作用,但唱少白多,詼諧幽默,靈活多變,給演唱者自由表現的空間較多。此時已是第二本戲,好些觀眾昏昏欲睡,大師靈機一動,出場時故意摔了個仰面八叉,起來后拍拍屁股,用本地話咒道,哪個心歪爛肚爛腸子的,香蕉皮亂扔,害得我摔得半死,小屁屁都摔成兩股了,你以為你吃個香蕉沒人知,天老爺識的,會誅你的,你個赤痢鬼,你這么做,真真是,外祖媽都冷心。場子里一下就沸騰了,忽然的親切,讓大家嘖嘖稱奇,個個都豎起耳朵,老老少少都跟著罵那個扔香蕉皮的混蛋。丑角接著自我介紹,自己是個孤兒,姓王無名,乞討為生,一次得病,差點病死,是老爺收留了他,給他取了個名字叫王乞佬。本地話嘚吧嘚吧一陣,引出主人翁后回到幕后。這一出,緊緊攫住觀眾的心,臺下議論紛紛,居然沒有一個人退場,眼巴巴等著看王乞佬下一次出來會說些什么。王乞佬不負眾望,再出場時依然一口純正的本地話,指天劃地,詛咒發誓,嬉笑搞怪,老百姓喜歡什么來什么,還不時與觀眾互動,不像劇中的人物,倒像是觀眾中的一員。幾場下來,王乞佬成了觀眾翹首企盼的名人。

連城方言有十數種,大師一一苦學,細細揣摩,每到一地,王乞佬就說當地方言,一舉手一投足莫不惟妙惟肖,樂得觀眾前仰后合,頓足叫好。自此,王乞佬風靡連城,家喻戶曉,觀眾可以叫不出戲本名稱,可以不清楚故事情節,可以不知道主人翁是誰,但絕不會忘了王乞佬做了什么滑稽動作,說了那些讓人噴飯的話,木偶戲過后一段時間內,當地必然流傳著王乞佬給出的熱詞。王乞佬成了“老福星”木偶劇班、木偶和徐大師的代名詞。

徐傳華大師那般的平易近人,那般的張弛有度,那般的精益求精,那般的貼近民眾,那般的求特創新,讓我沒齒難忘。

徒手捉溪魚

夏日到賴源消暑,最得趣的是徒手捉溪魚。朋友徐聞是這方面的行家里手,只有一柄操網,便可走起。

離賴源下村村口兩里地,有一道高百米的瀑布,水小時,線泉流韻,細細的自天而下,亮閃閃的將黛墨色的懸崖和蓊郁的青山一分為二,崖頂湛藍的天空上,一團團質感綿綿的白云,仿佛從遠古飄來,讓人極想躺在上面做一個軟軟的夢。水大時,水柱立刻跌落崖頭,摔在半中間突出的巖壁上,飛珠濺玉,嘩啦啦啦,唱著激昂的歌飛奔而下,彌散開來的水霧濡濕了過路的黃鸝鳥的翅膀,氤氳著恣意伸展的松枝和任性纏繞的藤蔓,在與酷暑的匹K中,輕輕一著便使熱氣消遁。瀑布下方是一方直徑約莫十米的水潭,巖腳斜斜的伸入潭底,潭水不深,一塊巨石占據潭中,日光下徹,背陰處與日照處黑白分明,幾十條鰷魚蹭著巨石翻身,鱗片閃著銀光,煞是誘人。潭邊水淺處,黝黑的鵝卵石清晰可見,有螃蟹逍遙地走走停停,小魚兒三五成群,躥上躥下,幾只小蝦一頓一頓的,一會兒向前一會兒向后,好似在跳盛裝舞步。連著水潭的是幾百米較為開闊的淺灘,大大小小的石頭露出水面,就像開在水面的花朵,岸邊的水草,被清澈的溪水梳理得婆婆娑娑,紅蜻蜓在水面上款款的飛,累了,就在岸邊剛剛開放的黃花上歇息。

走近水潭,水霧迎面撲來,寒氣津津,仿佛一腳跨進了冬天的門檻,連呼吸都感覺到些許壓力。徐聞首先脫掉外衣,先游個泳,說著,撲通扎入水中,水潭太小,施展不開,只能狗刨兩下。我試探著將腳伸進水里,水還沒沒過膝蓋,已是一身雞皮,我真真切切看到的是一群魚從我的腳邊向潭外逃竄,我正驚呼,徐聞一把將我扯入潭中,我也只好跟著狗刨。才刨了幾下,徐聞便說,夠了,應該都把它們趕出老巢了。原來徐聞不是想游泳,而是在實施他早就有的預謀。

我們移師淺灘。徐聞撿了幾個碗口大的石頭往水里拋。他號召,砸石頭。我們一線而排開,噼里啪啦,淺灘上濺起一束束水花。好了,徐聞制止了我們,選了一個臉盆大小,一半露出水面的石頭,整個人匍匐在水里,兩手合抱,轉動身子,沿著石腳摸索。有了,徐聞一副十分認真且有幾分得意的表情,一只手在石頭下鼓搗著,另一只手也移至同一邊,不一會,右手手指居然夾了兩條兩指大的鰷魚出來。還有,他繼續把右手往石頭下摸,又摸出一條來。大家一片驚呼,艷羨之情溢于言表。徐聞站起身說,你們也行。他教我們如何選一半在水面一半在水里的石頭,如何探摸,如何在水里掃沙石堵了魚兒進出的孔,如何不讓它順著我們的手臂逃走,兩手如何有效配合。他說,把魚攥緊后,一定要掐昏,別握著拳頭,握拳很難把手退出來,用手指把魚夾著,伸直了,就好退出了。我們如法炮制,果然有所斬獲,但,魚兒還是在我們截斷它們逃跑道路之前從我們指縫中溜走的居多。我們順著溪水往下走了幾百米,抄網里的魚也不少了,徐聞還不收手。又砸了一通石頭后,他像個老獵人一樣,睜著鷹隼般銳利的眼睛,掃描了一個來回,最后來到溪中間一個飯桌大的石板前。石板迎著水流,露出水面的一半被沙子覆蓋了一多半,水較深,差不多到膝蓋,徐聞半個身子埋入水中,只把腦袋伸展在水面,摸索了一陣,有了,大貨,徐聞大叫起來,我們急忙奔過去,圍著那石頭,聽見石頭下啪啦啪啦的響,不知如何幫手。徐聞叫大家找石塊敲石板。敲石震魚?好主意!我們就地取材,抓了溪里的石頭就敲起來。徐聞說,不行,挑大的。大的敲了也沒咋地。徐聞說,再大點。我們挖了一個足有百十斤的,抱起來,一下一下往大石頭上扔,累得我們一個個面紅耳赤,上氣不接下氣,腳都快被震麻了,徐聞說,好了。只見他把頭也埋入水中,只有頭發飄在水面上,覺得過了許久,我們心里都有些發毛了,徐聞才將頭挺出水面,長吁了一口氣,右手跟著舉起來,手里是一條足有斤把重的石鯉。將魚扔進操網,二話沒說,他又把頭埋入水里,如此這般,五次三番,鼓弄了半個多時辰,掏出的石鯉、石斑、鰷魚二十多條,操網中的魚足足有五六斤。

斜陽拉長了我們的身影,回望水潭,居然多了一道彩虹,一下子讓道貌岸然的巖壁和沉默不語的山林活潑起來。返回的路上,我們雖然渾身綿軟,內心卻依然興高采烈。

這天的晚餐,清蒸、水煮、油炸,我們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全魚宴。用自己的勞動果實犒勞自己,真實暢快淋漓,愜意無比。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精華:江翀d
關于短篇隨筆散文《最美是賴源——三題》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