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第一次坐飞机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召稼楼人发表于:2018-08-30 09:27:05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照片:1992年,在海口飞广州的飞机上。8岁的儿子忧心忡忡地问我:“飞机会不会落下来啊?”?#26434;?#31532;一次坐飞机的儿子,我理解他的担心。)

今天我不是讲儿子坐飞机,而是说说自己第一次坐飞机是怎么样的情?#21834;?/p>

八十年代初期我在南昌工作。厅里领导夫妇要去上海复诊检查,需要一名随员。可他们是要坐飞机去,便寻到了我这位新上任的小处长。原因有二:一是当时财务规定,遇有紧急工作,处级以上可以乘坐飞机;二是我一个上海人可以免费住在上海家?#26657;?#21017;省下一?#39318;?#23487;费用。此行于双方都有?#20040;Γ?#23588;其是我,碰到坐飞机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总务部门替我们买好了机票,我只带着几张盖?#35828;?#20301;红章子的空白介绍信,?#21592;?#34892;程中办事要用可随时填写。

那天秋高气爽,我们三人?#35789;?#30331;上了机舱。这架飞机是苏式伊尔14,能乘坐三、四十个人。剪着短发身着蓝色春秋衫的女乘务员(那时还没流行盛装时尚的空姐们),朴素得和火车列车员一样。我们一落座,每人先发一把纸扇;然后?#20040;?#23478;系好安全扣。我不会扣,想看?#26149;?#25490;的领导夫妇是如何扣的?然而他们动作十分麻利,双手一合就扣好了,根本容不得我看个究竟。怕别人笑话,只能将带子两头拉到肚子上,用我的左右手掩饰着。

不一会儿,便觉得舱内热气腾腾,大家用力地摇晃着手中的扇子,扑过来流过去的都是热气。我穿着的确良中山装,扣子扣得严丝合缝,此刻已经汗流浃背,这不简直是在蒸桑拿?忍耐不住,便上下解开衣扣。我当时十分诧异:坐飞机怎么还要遭这样的活罪?

移时,发动机声响突起,震耳欲聋。乘务员过来见我没扣安全带,示意我扣上。我重新将带子两端拉到肚子中间停顿着,下一步的操作我不知道。谁知乘务员就站在我身后,她大声地告诉我(声音要压过机器轰鸣):“安全带不是用手拉的,拉能拉得住吗?我教你,应该这样扣。”当着全机舱的?#27599;停?#25105;红着脸扣上了安全带,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大约煎熬了十分钟左右,飞机起飞了。待飞机升到空?#26657;?#25165;感觉阵阵凉风袭来,原?#35789;?#22240;为飞机小,动力不够,所以起飞前需关闭空调等耗油设施。

凉快了,气就顺了,也有兴致左顾右盼了。忽然发现我的临坐上衣口袋里插着钢笔,还是两支!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也散发着光亮。以前一直听别人说,坐飞机不能戴手表、插钢笔,由于飞机上气压大,弄不好要卡进肉里。多凶险的事!可临坐怎么就不知道?别人还告诉我说眼镜也不能戴,怕卡坏了眼睛。所以我临上飞机将眼镜手表都摘了放进了提包里。我不由得左右前后环视了一圈,这戴眼镜者有十?#27425;唬?#20182;们就不怕卡进眼里?我心里渐渐明白过来:这些说法都是没有坐过飞机的在瞎猜想,以讹传讹。随?#21019;?#28040;了我欲向临坐求证的念头。

乘务员托着盘子,一排排地过来分发着硬塑料杯子,然后替乘客?#39038;?#20020;坐显然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也显然知道我是第一次坐飞机。老兄就把他喝完水的杯子递给我:“这一只你也带回去,?#20889;?#26379;友喝啤酒时用。”我十分?#34892;?#20182;的善解入意。当时从飞机上拿下来的东西,在一般人眼里不亚于?#28982;?#21830;店买来的礼物。

移时,乘务员又来分发糖果,巴掌大的塑料袋中装着四五颗硬糖块。我坐在第二排,提前腾出双手?#24613;?#25509;糖果,谁知第一排坐着的两位日本男士手一扬,表示不要糖果。这扬起的手式让我怔了一下,也让我思索了许久,什?#35789;?#20505;我们的生活也能够达到扬扬手不要糖果的程度就好了。

也就是一个半小时,飞机便在上海虹桥机场降落。我带着一包硬水果糖两只硬塑料杯子踌躇满志地走下了舷梯。

然后赶到医院附近安排好领导的住宿,我便要回家。这时,领导夫人发话了:“明天早点来挂号,可以早点看病。”

挂号也要我来挂?#31354;?#22240;为方便领导就医,所以才就近安排了住宿。我家可住在上海的东北角,到市中心医院要倒?#35762;?#20844;交?#25285;?#27809;有一个半钟头过不来。后来一想:让你坐飞机,交换的筹码就是要你当一个跑腿侍候人的角色。想到此,也就没脾气了。

真是一整夜不敢?#38505;?#21512;眼,第二天凌晨便起床,赶上5点15分的头班公交?#25285;?#21521;市区进发。那天大雨,车子慢慢吞吞地开到外白渡桥,真的是见鬼了,竟然遭遇后面的公交车追尾,我正巧坐在最后排,尾部的大玻璃被后面的车头?#36153;蠱扑椋?#20004;肩落满了玻璃碎屑,好在没伤着人。于是,我只得下车步行至下一个车站再等车。由于雨大,上班早高峰提前到来。上海人乘惯了高峰?#25285;?#30693;道如何挤、如何让,如何钻空档、如?#38382;?#24039;劲;我则是木头一块,横插在上下车的要道上,引来众人的白眼,有的人嘴里还埋怨:“会不会乘车子啊?”“乡下人啊?”

我权当没听见。

待我一路?#23548;?#29436;狈不堪地赶到医?#28023;?#25346;号大厅已经人山人海,费了?#20040;?#30340;力气才寻找到队尾,赶紧排上,脖子伸得老长,关注着挂号?#23433;?#29827;,担心着随时会?#39029;觥?#24050;满”的?#20449;?#26469;。

总算?#30097;?#20102;号。领导夫妇姗姗来迟,一看挂号单上的“41号?#20445;?#20415;有点不悦。我则反复诉说着一?#39134;?#30340;拥堵,心想:你们住在医院附近,本该是你们自己来挂号的。但这?#21482;?#21482;能?#25346;椋?#21738;敢明说?

领导在午饭前也总算看上了医生。

在领导复查身体的几天里,我只陪老?#30422;?#21507;过一顿饭,喝光明牌啤酒的容器,就是飞机上带回来的两只硬塑料杯子。?#30422;?#23558;杯子还保存了好长一?#38382;?#38388;。

第二次挂号,?#39134;系?#26159;蛮顺利。挂到了满意的“5号”。我便轻松地站在医院大门口,左等右等没见领导来,又寻找传呼电话联?#25285;?#29983;怕误了就诊时间。这时一位上海阿姨走近我,用夹生的普通话?#24551;?#22320;对我说(以为我是不会说上海话的外地人):“刚才皮夹子被人偷走了。看见你面善,给个三、五毛?#26705;?#25105;好乘车回家。”我一时也无心去辨别真假,就从裤袋摸出一叠钱,从中抽出一张五角给她,也不想听她的千恩万谢,跑去马路对面等候。

这时,来了个光头大?#28023;?#22909;像是女人的?#30606;?#24320;口就骂女人:?#30334;?#36845;只败家精!迭个月的开货仓钞票都给侬落脱了,托侬做点事情就迭种喇叭腔,侬还有面孔回去?叫部车子拿侬轧轧杀拉倒!”那女人害怕男人会动粗,则围着我躲避。我劝了男人?#22919;洌?#30007;人嘴里不干不净地走了。

?#19968;?#22836;一看,身后的女人怎么也不见了?坏了,想起电?#21834;度?#27611;学生意》里夫妇联?#20013;?#31363;的画面,马上摸裤袋,十几块钱不翼而飞。也是不幸中的大幸,由于我曾经被偷过一次皮夹子,从此就不再使用皮夹子。这次将证件介绍信以及大额钞票全国粮票等都放进手提包内,避免了一网打尽。

尽管如此,心中难免窝火。

领导夫妇来了,看到“5号”喜笑颜开。夫人对我说:“拟了一张单子,麻烦你照上面的物品帮忙采买一下,省得我们人生地不熟的瞎转?#21860;?#20080;来了再算钞票给你。”

我接过单子扫了一眼:嚯,这上海特产南?#32972;?#36135;一应俱全,没个一整天时间别想完成任务。

夫人又开口道:“今天看病结束早,带我们去龙华寺拜菩萨?”

?#19968;?#24773;绪显然还没走远,便推托说:“?#19968;?#26377;事。”

领导夫妇扭身进了大厅,显然不高兴了。

面对领导的不高兴,我也不自责:做一个人总不能事事处处都逆来顺受吧。(所以,我这样的德性,果然是官当不长更别指望升上去。)

好不容易复诊结束。本?#35789;?#35201;陪领导一同返回南昌的,后来单位来电报,要我去外语学院做个外调,那就?#20154;?#39046;导坐飞机回去。飞机票我是拿着空白介绍信到民航售票处现填的,机票?#31354;?1元,正好是我半月工?#30465;?#26159;中午12点50分起飞。

为送领导去机场,我前一天便跑到几?#39029;?#31199;车服务部联?#25285;?#22240;为叫车子是不能隔天预定的。后来确定西藏北路一家强生出租车服务部。服务部当时有12辆出租?#25285;?#25105;怕临时叫不到?#25285;?#21453;复寻问老师?#25285;?#20960;点到几点比较有把握?如果叫早了,领导不乐意,车子又无法等人;叫晚了,又没车子了。于是,我6点半钟就在服务部门口等,他们7点半营?#25285;?#25105;数着一辆辆车子陆?#21483;?#32493;被?#20982;擼?#24515;里一阵阵敲锣打鼓,坐立不安;待到只剩下5辆车子时,墙上的挂钟还没到8点。我咬着牙坚持再等一等,打算只剩下3辆车子了,?#32479;?#25163;。?#36175;?#20840;没有料到,下一单竟然一下子要走了4辆?#25285;?#21804;得我马上?#35828;?#32769;师傅的写字台前,抓起调?#24403;?#23376;叫道:?#30333;?#21518;这辆车子就是我的了!”

老师傅摇摇头说:“你不是沉得住气吗?再不?#24515;?#30495;就泡汤了!”

我握紧着调?#24403;?#23376;不放,似乎放了本子那辆出租车就要飞走一般。

老师傅说:“你要夺我权啊?”

我这才意识到要把本子交还给他。见到师傅一笔一划地在为我开调车单子,一块石头才从心?#30528;部?#21487;我一摸脑门、?#26412;?#20840;部湿漉漉的,是自己急出的一身虚汗!

8点刚过,车子就开到了领导下榻的饭店。果然,他们嫌太早了,到机场不也是干等着?

夫人干脆说:“10点半开过去,时间还绰绰有余。”

我又是一番苦口婆心地诉说出租车的难?#26657;骸?#21681;们再不走,停在门口的出租车就要走,?#33322;?#25439;失事小,咱们可怎么去机场啊?”

见我急得脸红脖子粗的,领导动了恻隐之心,终于收拾?#27427;?#21160;身。

到了机场,时间很充裕。十一点不到,领导说先去吃饭。我知道机场的饭菜贵如虎肉,便说:“那我就回去了。”

领导夫妇热情地拉住我:“小范这些天东跑西颠也很辛苦,没啥好慰劳的,就一起吃个便饭?#26705; ?#39046;导这么一说,我有点进退两难,恭敬不如?#29992;?#21543;。

很快吃完了饭。他们上厕所去了。我便对着四、五只空盘子估摸着餐费。

这时,领导走近来,自言?#26434;?#36947;:“结完帐了?#26705;?#37027;我们领登记牌去!”

啊,让谁结?#21097;?#19981;是领导请客吗?

领导太太看出了些?#22235;擼?#31505;道:“不是让你请?#20572;?#24320;张发票,财务可?#21592;?#38144;的。”

话是这么说,?#19968;?#21333;位报销,在财务那里就有好一番口舌。若报不了,那就自己贴钱吧。如此一来,这顿午餐到底是谁请了谁啊?

领?#24049;?#25105;道别:“回南昌别忘了还是坐飞机啊,这是领导定过的。”

回来?#39134;希?#25105;觉得这一?#39034;?#24046;表面上似乎沾了坐飞机的光,可惹来了这么多的麻烦,颇有些得不偿失。这第一次的飞机坐得不舒服,是得再坐一次。

果然,在回程的飞机上,我一反第一次坐飞机时的谨慎木讷,而是熟门熟路、自信满满,俨然一副坐惯了飞机的?#36175;貳?#21516;坐恰恰正是第一次坐飞机,一?#32972;?#30343;诚恐的样子。我便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如何提前将上衣脱去,一会儿飞机上酷热难耐;如何准确扣好安全带,一会儿乘务员要检查的;同样也将分发的硬塑料水杯送给了他,并嘱咐道:“连你的正好一对,回去可以?#20889;?#26379;友当啤?#31080;?#23376;用。”说得他感激万分。

这种自信不正是第一次坐飞机时所给予我的见识?

如今,国入乘坐飞机已是常事。乘坐的不是波音、麦道就是空?#20572;?#19968;?#39134;?#33298;舒服服的;系扣安全带这类小伎俩连3岁孩子都会了;乘坐飞机时谁也不会再要那只硬塑料杯子,也不会有人稀罕那几颗硬糖果,恐怕多数人都会扬扬手拒绝。在?#37027;?#27969;逝的岁月里,我们的生活正在不知不觉中进步着、改变着。

然而,如何千变万化,我依旧不会忘记,第一次坐飞机的经历与感觉,一个字:?#25285;?/p>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第一次坐飞机》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34892;?#36259;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27425;?#23398;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27425;?#23398;创作?#25945;ǎ?/span>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