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字解

作者:黃文爵發表于:2018-05-05 11:11:49  短篇現代詩詩詞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狠——
“狼”連一“點”人性都喪失必然殘忍;
狼——
有一種猛獸長得像優“良”的“犬”;
狐——
有一種狡猾的“犬”科動物青睞“瓜”果;
狩——
優良的“犬”能“守”護;
猶——
“兩只犬”難免相似;
豺——
“爪”牙比“犬”厲害得多的動物,
“才”是猛獸;
掰——
用“兩只手”來“分”開;
扮——
用“手”化妝從而把角色“分”開演;
揉——
用“手”輕“柔”地擦搓;
掙——
“爭”取時間用雙“手”謀生;
攢——
親“手”積聚值得“贊”揚;
抄——
照原文書寫“少”不了“手”;
拇——
有一根“手”指是其它四根的“母”親;
抓——
用“手”掌或“爪”子拿取捕捉;
捉——
用“手”和“足”控制;
扛——
雙“手”要“工”作;
挽——
“免”不了用“手”牽引;
拾——
用“手”把東西“合”上;
撐——
用“手掌”頂住;
扯——
“手”不停“止”;
護——
用“手”使住“戶”不受損害;
損——
用“手”傷害人“口”和寶“貝”;
搶——
“手”把東西“倉”促奪取;
拗——
“手”用“力”容易使“絲”綢彎曲;
姆——
“女”人當上“母”親料理家務;
嫁——
“女”人結婚后擁有新“家”;
婚——
愛情使“女”人傾心發“昏”;
姻——
充足的“因”素使“女”人結婚;
娣——
“女”人的丈夫的“弟”媳;
奸——
與“女”性的軀“干”甚為親熱;
婿——
幾乎“胥”之“女”人均會結婚;
婠——
體態品德美好的“女”人容易當“官”;
妠——
“女”性基本上均會成為“內”人;
婧——
“女”人期盼永遠年“青”;
姍——
小“女”孩拿著大“冊”子,
以致行動緩慢;
婳——
“女”性詩情“畫”意;
嬡——
“女”人“愛”心要足夠;
媳——
“女”人“自”從結了婚更加真“心”;
娼——
“女”性出賣自己能帶來“昌”盛;
嫖——
用鈔“票”使“女”性和自己親熱;
妓——
“女”性買淫是社會的“支”流;
婢——
“卑”下的“女”人被強迫勞作;
好——
既有“女”兒又有兒“子”是喜事;
姼——
美“女”的追求者“多;
妸——
“女”性要“可”愛;
婦——
“女”性敬畏高“山”;
妞——
“女”人討厭“丑”陋;
嬈——
“堯”帝的“女”兒嬌媚;
孫——
“子”女生出“小”孩;
男——
有些人有足夠的“力”氣去耕“田”;
明——
紅“日”和“月”亮不同程度地發現光芒;
旺——
“王”國受充足的“日”光照耀,
就生機盎然;
曝——
紅“日”顯得“暴”烈;
暉——
紅“日”剛升起“軍”隊就開始訓練;
曄——
紅“日”帶來繁“華”;
時——
紅“日”的出沒產生每“寸”光陰;
晴——
紅“日”出現在“青”天中;
暖——
紅“日”和“愛”心產生宜人偏高的溫度;
晨——
紅“日”的出現制造了時“辰”;
暈——
在炎炎烈“日”下“軍”訓會昏倒;
星——
紅“日”使其它天體制造出“生”命;
昇——
紅“日”冉冉“升”起來,
大地愈加光明;
旱——
紅“日”過度地照射使地面“干”燥;
晃——
紅“日”發“光”;
昌——
“日”復一“日”不斷地努力會興盛;
輝——
參“軍”是“光”榮;
璦——
“王”者的“愛”心要多;
玟——
“王”者的“文”化水平要高;
琿——
“王”者需要“軍”隊擁護;
琸——
“王”者要“卓”越;
球——
“王”者要“求”產生使用圓體運動;
珉——
“王”者命令平“民”對石頭加工改造;
玥——
“王”者在“月”光的照耀下發現神珠;
玖——
長“久”以來,
“王”者都喜歡像玉的黑色石頭;
玲——
“王”者發起命“令”產生美好的事;
瑰——
“王”者必須懲罰魔“鬼”;
瓏——
“龍”象征“王”者顯得明亮美麗;
瑛——
“英”明的“王”者需要美石;
珺——
美玉象征“君”子和“王”者;
理——
紅“日”開始照在“土”地上,
“王”者就趕緊工作;
瑪——
“王”者喜歡“馬”;
珊——
“王”者需要“冊”子;
玨——
“王”者需要“玉”;
琦——
“王”者創造“奇”跡顯得美好;
鍶——
有益處的“金”屬使人“思”念;
璐——
“王”者走在“路”上發現美玉;
璇——
“王”者希望“旋”即得到美玉;
琳——
“王”國有樹“林”和美玉;
錦——
“金”和“帛”顯得美好;
銓——
“王”者讓“人”去尋找“金”;
鈺——
天地靈氣和日月精華的結合,
制造出“金”和“玉”;
銘——
“金”是出“名”的物質;
鋇——
“金”錢是寶“貝”;
銬——
通不過“金”錢的“考”驗就意味著犯罪,
從而失去自由;
銀——
“金”錢顯得優“良”;
鍋——
食物可以從“口”放到“金”屬以“內”;
鑰——
在夜晚出現“金”黃色的“月”光;
鏟——
“產”生用來削平和取上來的“金”屬工具;
鏈——
用“金”屬“連”接;
釵——
“金”屬制造交“叉”;
鉅——
“金”錢有“巨”大的魅力;
銹——
“金”屬產生氧化物后“秀”美減少;
鎂——
“金”錢顯得“美”好;
鉑——
有一種“金”呈銀“白”色;
鈦——
“金”錢“太”重要;
銥——
需要“金”錢和“衣”褲;
鉆——
用“金”屬“占”據;
鎖——
用“金”屬“小”心翼翼地保護寶“貝”;
鋅——
付出艱“辛”才能取得“金”錢;
鉈——
“它”們是“金”屬元素;
鋼——
山“岡”上有“金”屬;
砣——
“它”們是碾盤上的“石”輪;
磚——
“專”家制造“石”頭用來建筑;
硬——
“石”頭比其它東西“更”難變形;
礦——
在“廣”闊的土地上,
從“石”頭下面開采;
礁——
“石”頭在海洋里成“焦”點;
礙——
想看紅“日”升到“地平線”上的美景,
有“石”頭阻擋導致“寸”步難行;
騙——
編造謊言被人看穿,
“馬”上就會被人看“扁”;
騎——
“馬”載人能創造“奇”跡;
馱——
“馬”的力氣“大”適合用背負載;
驢——
“馬”需要住“戶”;
騾——
“馬”不怕“累”;
駛——
戰“馬”推動歷“史”前進;
驍——
“堯”帝培養出好“馬”;
駝——
“它”們是和“馬”差不多的動物;
舒——
自己“舍”得給“予”他人才能舒心;
人——
出生后就不斷地走路,
邁開兩腿如同一“撇”和一“捺”;
從——
一個“人”和另外一個“人”相隨;
戍——
“人”持“戈”防守邊疆;
倫——
“人”際關系必須有“侖”;
價——
“人”間需要“介”質;
倡——
“人”類表演歌舞雜技帶來“昌”盛;
停——
“人”類在“亭”子里休息;
休——
“人”類靠樹“木”歇息;
伴——
意味著有這樣一個“人”,
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
伙——
“火”是“人”類特殊的伴侶;
仗——
參加戰爭的“人”往往是大“丈”夫;
仙——
“人”去“山”上吸收天地靈氣和日月精華,
久了就會產生質的改善;
僖——
“人”類期盼“喜”事;
俘——
“人”類需要“孚”;
俗——
“人”吃“谷”是大眾化;
佛——
覺悟和成就達到最高境界時“弗”是“人”;
傳——
技藝要由“專”業的“人”來繼承;
住——
“人”入“主”房屋;
體——
“人”的身子是重要“本”錢;
仁——
起碼“二”個“人”構成人脈,
互助是美德;
侒——
“人”類需要“安”定的生活;
促——
“足”推動“人”類行走和跑步;
值——
正“直”做“人”完全應該追求;
債——
欠了別人的就要償還,
這是做“人”的“責”任;
便——
“更”換能使“人”順利;
倬——
“人”類要“卓”越;
伐——
“人”類動干“戈”征討;
倩——
“人”類年“青”時顯得美好;
佃——
“人”類需要“田”地;
偲——
“思”想進步的“人”才能出色;
儀——
“人”類要夠“義”氣;
佺——
要成為圣“人”就必須“全”面發展;
偓——
“人”類需要房“屋”;
儷——
“人”類追求美“麗”;
儂——
“農”民是重要的“人”;
佬——
所有的“人”均會衰“老”;
使——
“人”如若當上官“吏”就要奉命辦事;
伖——
“人”類需要朋“友”;
依——
“人”類需要“衣”服形成一種倚賴;
倚——
“人”們的互相依賴創造出“奇”跡;
傃——
“人”類要樸“素”;
健——
“人”類要善于“建”設世界;
信——
“人”類在語“言”上誠實;
儈——
唯利是圖“會”討“人”厭;
偕——
眾“人”在一起時“皆”快樂而顯得和諧;
佚——
“人”格喪“失”顯得放蕩;
伶——
“人”類需要命“令”;
侈——
“人”的花費“多”;
伏——
下“人”像“犬”一樣趴跪著等候吩咐;
保——
“人”好生“呆”著不受損害;
侍——
“人”間需要“寺”廟;
俸——
“人”類“奉”獻得到薪水;
仗——
成為大“丈”夫的“人”是戰爭的依靠;
佇——
“人”長時間的在“一”個“屋頂”下卻不坐;
傭——
“人”受雇“用”;
僻——
沒有“人”開“辟”;
做——
“人”類不論干什么,
都必須熱愛“故”鄉;
俬——
家中擺放“私人”的器物;
俐——
“人”類重視“利”益;
奢——
消費“者”開支“大”;
奓——
開支“大”且花費“多”;
食——
優“良”的物質在“人”間;
企——
“人”的欲求一定要適可而“止”,
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全——
“人”間有“王”者才顯得完整;
合——
“一”個“人”的“口”閉上;
金——
“人”間有一種物質和“玉”一樣珍貴;
嬲——
一個“女”人至少和“兩個男人”曖昧糾纏,
就是戲弄;
嫐——
一個“男”人最少和“兩個女人”曖昧糾纏,
就是戲弄;
欲——
擁有充足的“谷”仍然覺得“欠”缺;
戰——
動干“戈”去“占”領土地;
戎——
軍隊充滿“戈”導致殺氣“十”足;
武——
要在適當的時候停“止”干“戈”;
垡——
在“土”地上耕田和砍“伐”;
堡——
在國“土”里,
具有軍事“保”障的建筑物;
壁——
在“土”地上開“辟”墻;
塵——
“小”的“土”會飛揚;
智——
擁有“知”心的“日”子才能更加高超;
香——
紅“日”使“禾”散發出迷人的氣味;
魂——
“鬼”飛到“云”彩旁邊;
魄——
“鬼”飛到“白”云旁邊;
詩——
“寺”廟里充滿語“言”;
話——
“舌”頭說出語“言”;
認——
評價“人”不能注重其“言”談,
忽視其內心;
誣——
“巫”師的語“言”往往不可信;
謎——
“言”行使人“迷”惑;
甜——
“舌”頭上有“甘”草感覺像糖的味道;
夷——
“大”個子拿起“弓”抵御外來侵略;
膽——
吸收了“日月”精華“一”定有勇氣;
朋——
友誼就是同形相向且“月月”相伴;
肽——
“月”亮和“太”陽賦予精華;
坦——
“一”輪紅“日”照在平整的“土”地上;
埋——
在“土”地上挖坑放進“里”面;
壩——
制造攔水建筑需要泥“土”和寶“貝”;
城——
在國“土”上建造工商業區是“成”就;
墩——
“敦”煌充滿泥“土”;
走——
腳步在“土”地上不停“止”;
超——
“召”示要不停地“走”才能趕上別人;
趕——
不停地“走”和“干”就能超越別人;
起——
人的每一次提升(升華),
都是從自“己”(自我)中“走”出來;
夢——
“夕”陽照在森“林”里顯得景象模糊;
筆——
“竹”和“毛”做成寫字的工具;
箭——
用“竹”做成的武器向“前”飛;
箱——
精選“竹”和“木”的“目”的是,
制造裝東西的容器;
筮——
“巫”師用“竹”簽來占卜;
教——
有足夠的“文”化水平和忠“孝”之心,
才可以指導人;
斌——
“文”化出眾且擅長“武”術;
歪——
“不正”就是斜;
孬——
不好;
甭——
不用;
劣——
平時“少”出“力”結果顯得差勁;
死——
“歹”徒拿起“匕”首去殺人;
絕——
許多人走上不歸路,
均與“色”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繡——
用“絲”綢制造顯得“秀”麗;
綿——
“絲”綢和“帛”顯得柔軟;
給——
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且“合”得來,
以至于送東西;
果——
“田”地和樹“木”成熟后,
結出含有種子的部分;
椅——
樹“木”能產生“奇”跡;
棹——
樹“木”顯得“卓”越;
槕——
樹“木”能制造“桌”子;
棵——
樹“木”吸收充分的營養后,
結出了“果”實;
枝——
樹“木”有分“支”;
檉——
一種神“圣”的樹“木”可以成為藥品;
植——
“木”頭“直”立起來有低級生命;
樣——
“羊”需要樹“木”;
橡——
“象”需要樹“木”;
杠——
“木”頭幫助“工”作;
標——
寫在“木”牌上“示”意;
楠——
有一種樹“木”在“南”方;
櫟——
樹“木”帶來快“樂”;
梓——
雕刻成印刷用的“木”版是艱“辛”的勞動;
林——
有一片區域,
樹“木”與樹“木”之間的距離短;
森——
樹“林”里充滿著“木”頭;
巖——
“山”上有“石”頭;
嵐——
“山”上多“風”;
嵩——
“山”顯得“高”;
崇——
“山”下產生“宗”教;
岐——
“山”脈有分“支”導致走錯路;
峽——
被“山”峰“夾”住;
峪——
“山”之間為峽“谷”;
崎——
“山”峰顯得“奇”妙;
嶇——
有“山”的地“區”高低不平;
岔——
“山”脈有“分”支道路;
孝——
“老”人失去無形的“匕”首(象征銳氣),
需要“子”女背負(引申為依靠);
野——
紅“日”照在“土”地上,
賦“予”光明和溫暖;
協——
要“辦”成“十”分成功的大事,
必須靠大家共同努力;
博——
“十”為四面和中央,
“尃”是分布甚廣和全面擅長;
聰——
“總”是洗“耳”恭聽各種信息,
就會有高超的智慧;
敏——
“每”天閱讀“文”章會靈活;
政——
要進入上流社會,
就必須充滿“正”值和“文”化;
遺——
“走”了留下或漏掉“貴”重的東西;
遲——
落伍者往往只是比別人晚“走”了一“尺”;
返——
向相“反”的方向行“走”;
道——
真理要靠“自”己用“頭”去思考,
而且用“走”去體驗;
邁——
“走”了上“萬”步;
逸——
安樂使“兔”行“走”時不受約束;
恩——
“因”為別人對你付出“心”血,
所以你必須感激;
思——
在“心”靈里有“田”地,
無疑會充實;
忘——
“心”中的記憶消“亡”;
志——
“心”里有“士”氣;
忐——
擔憂害怕時感覺“心”臟往“上”邊移動;
忑——
擔憂害怕時感覺“心”臟往“下”邊移動;
懟——
“心”中“對”人和事物有怨氣;
恣——
“次”者的“心”中無拘束以致行為放縱;
恏——
“心”中有喜“好”;
慦——
“心”靈得到“救”贖;
孞——
信任“子”女的“心”;
忈——
最少“二”個人同“心”;
怒——
“心”靈被“奴”役以致氣憤;
患——
災難“串”聯使人擔“心”;
意——
與人交談時的聲“音”應該真“心”;
裕——
“衣”褲和“谷”都充足;
褲——
“衣”裳需要“庫”存;
被——
特殊的外“衣”遮蓋“皮”膚;
初——
制造“衣”褲開始時用“刀”;
袍——
用外“衣”來“包”裹身體;
襪——
有一種東西穿在“衣”褲的“末”端;
隘——
如若只愿意聽對“耳”朵有“益”的話,
就會顯得心胸狹窄;
加——
做事不能僅用“口”講,
還要致“力”于行動;
陽——
紅“日”出現在“耳”朵的上面;
愧——
“心”中有“鬼”以致覺得羞恥;
惶——
“皇”帝的“心”理使人驚慌;
忙——
節奏快會使“心”靈走向死“亡”;
悟——
“吾”之“心”靈必須純真;
怪——
“圣”人的“心”使人驚愕;
愾——
“心”中有怒“氣”;
憤——
生氣使“心”中有“賁”的沖動;
慎——
要小“心”和認“真”;
忡——
“心”處在憂慮之“中”;
憔——
“心”中的煩惱聚“焦”;
悴——
士“卒”的“心”中容易產生憂傷;
懺——
“心”中有“千”言萬語來表示后悔;
悔——
“每”一個時刻“心”中都在懊惱做錯了;
慣——
一“貫”的行為使內“心”覺得習以為常;
恍——
“心”中忽然呈現“光”明;
惚——
“心”里“忽”然迷糊;
愴——
糧“倉”空了導致“心”情悲傷慌張;
忖——
“心”里面注意分“寸”;
懼——
“心”中“具”有害怕;
情——
“青”天之下的“心”理狀態;
慌——
“荒”蕪使“心”中感到難受;
悅——
“心”中的快樂“兌”現;
怦——
“心”臟失去“平”衡導致跳動;
悚——
“心”里受到“束”縛而感到害怕;
慟——
“心”中極大的悲哀產生行“動”;
懶——
“心”中撒“賴”而產生惰性;
慚——
罪犯被問“斬”時“心”中感到羞恥;
功——
賣“力”氣“工”作取得成就;
剪——
有一種“刀”向前“割”;
努——
盡“力”擺脫受“奴”役之命運;
弩——
把“弓”改進后用之“奴”役人;
路——
“足”下有“各”種線來走;
跤——
“足”相“交”導致摔倒;
跌——
“失足”導致摔倒;
踢——
用“足”觸擊顯得“容”易;
蹤——
“宗”教能立“足”;
娶——
男人“取”得“女”人;
庫——
汽“車”需要寬“廣”的道路;
魔——
“鬼”飄進了“廣”袤的森“林”后,
法力增強;
床——
“木”塊寬“廣”得足夠讓人躺下;
麻——
進入“廣”袤的森“林”容易遲鈍;
魘——
“鬼”討人“厭”;
炎——
“火”與“火”相遇產生高溫;
烎——
把“火”打“開”產生光明;
燙——
用“火”制作“湯”產生高溫;
焚——
在最少“兩塊木頭”上點“火”;
灸——
用“火”持“久”熏烤人體的穴位來治療;
灶——
在“土”地上生“火”制造食物;
爍——
“火”給人類帶來歡“樂”;
熄——
使“火”停“息”;
炮——
有一種武器,
用來發射“包”著“火”藥的物體;
爆——
“火”藥顯得“暴”烈;
炬——
“火”的力量“巨”大;
爐——
在住“戶”里生“火”;
炸——
“火”藥“乍”然破壞;
炶——
用“火”煮肉“占”據著重要地位;
焊——
用“火”來粘接顯得干“旱”;
煌——
“皇”帝需要“火”;
燦——
“山”上的“火”光照得遠;
燒——
“堯”帝時開始善于使用“火”;
炒——
把食物煮熟“少”不了“火”;
辦——
要做成事光有“力”不行,
還得左右均有“點”表示;
拿——
“手”掌“合”上去抓住東西;
盒——
器“皿”可以“合”上;
盔——
用來保護身體的器“皿”接近“灰”色;
活——
“舌”頭有“水”分表示生命存在;
漁——
“魚”需要“水”;
汗——
軀“干”流出污“水”;
污——
骯臟的“水”導致吃“虧”;
涉——
徒“步”經過“水”;
滀——
“畜”牧業需要積聚“水”;
渡——
“度”過“水”;
泅——
“人”度過“方框”里的“水”;
泳——
“永”遠都需要“水”;
海——
“每”天均有“水”進入一片區域;
泡——
“水”形成“包”;
濕——
“顯”得“水”多;
沐——
樹“木”需要“水”;
濁——
“蟲”使“水”變臟;
浴——
“谷”需要“水”;
河——
“水”聚集顯得“可”愛;
江——
“工”作需要“水”;
漚——
任何地“區”都需要“水”;
波——
“水”的外“皮”是花紋;
漬——
去除臟東西是“水”的“責”任;
潔——
“水”帶來“吉”祥;
真——
以正“直”作為“立足點”,
就是尊重客觀事實;
危——
輕易用“刀”槍解決矛盾會帶來“厄”運;
鷗——
有一種“鳥”生活在充滿水的“區”域;
鵬——
有一種大“鳥”是人類的“朋”友;
唬——
老“虎”的大“口”能威嚇;
鳴——
從“鳥”的“口”中發出聲音;
吠——
從“犬”的“口”中發出聲音;
咩——
從“羊”的“口”中發出聲音;
吻——
用嘴唇親熱請“勿”只用“口”,
還要真心;
吐——
從“口”中排出東西,
落到“土”地上;
噴——
從“口”中狂“賁”;
吵——
發生“口”角時要“少”說;
嚙——
用“口”中的牙“齒”咬;
咬——
“口”中的牙齒相“交”;
呵——
“口”中發出笑聲顯得“可”人;
哈——
“口”不“合”上時能發出笑聲和呼氣;
唁——
用“口”頭語“言”吊喪;
嗆——
“倉”促進入氣管以致“口”里面難受;
剿——
用“刀”去消滅“巢”穴;
劁——
用“刀”的“焦”點做去勢手術;
割——
用“刀”去傷“害;
劓——
用“刀”去割“鼻”子;
剎——
用“刀”去“殺”生只需要非常短的時間;
刪——
用“刀”去破壞“冊”子;
剕——
用“刀”執行“非”常殘酷的刑罰:
刺——
“刀”不受“束”縛而插入;
利——
用“刀”割“禾”帶來好處;
劃——
用“戈”和“刀”去割;
剛——
山“岡”上有硬物能制造“刀”;
創——
“倉”促用“刀”開始做;
瞎——
“目”受到傷“害”導致失去視力;
眨——
雙“目”不缺“乏”閉和開;
眼——
“目”光顯得優“良”;
睡——
雙“目”下“垂”使大腦休息;
瞧——
“目”光聚“焦”;
睹——
在勞動“者”的“目”光范圍內;
看——
把“手”放在“目”上面;
盲——
“目”光消“亡”;
賺——
“兼”備多方面能擁有寶“貝”;
貶——
缺“乏”寶“貝”;
財——
“才”智使人類獲得寶“貝”;
贖——
“賣”出寶“貝”;
賊——
有一種人“十”分喜歡寶“貝”和動干“戈;
賦——
“武”術是寶“貝”;
賠——
寶“貝”有缺“口”難自“立”;
貯——
寶“貝”集中在“一”個“屋頂”下儲存;
賄——
使人擁“有”寶“貝”;
賂——
用寶“貝”消除“各”種障礙;
賃——
“任”務是寶“貝”;
貨——
轉“化”成寶“貝”;
貧——
寶“貝”不充“分”;
貸——
“代”表借得是寶“貝”;
頁——
組成書籍的材料是“人”間的寶“貝”;
負——
持“刀”搶劫寶“貝”以致人生失敗;
貢——
“工”作制造出寶“貝”;
赟——
擅長“文”化和“武”術,
而且寶“貝”多顯得美好;
劫——
靠“力”量“去”掠奪;
動——
有“力”量使“云”的位置改變;
囹——
命“令”犯罪的人進入“方框”;
圄——
“吾”被“方框”圍困;
囚——
犯罪的“人”被“方框”圍困;
國——
在政權統治的“方框”里需要“玉”印;
雹——
“雨”水遇冷形成特殊的“包”落下來;
巫——
“人”間有一種特殊的“工”作,
就是“人”與鬼神溝通;
躬——
“身”體像“弓”一樣彎曲;
軀——
“身”體是特殊的“區”域;
警——
“言”行使人“敬”畏;
輛——
“車”最少有“兩”個輪;
軒——
黃帝“干”活制造“車”;
輾——
“車”帶來發“展”;
尖——
“小”和“大”連接顯得銳利;
糧——
“米”是優“良”的食物;
蛀——
“蟲”入“主”
蚊——
有一種“蟲”破壞“文”明;
蜷——
身體像“蟲”一樣“卷”起來;
蛇——
“它”們是兇猛的長“蟲”;
犟——
“牛”顯得“強”大;
斐——
“文”化“非”凡;
采——
“爪”子在樹“木”上摘東西;
蠶——
“天”下有一種益“蟲”;
吞——
從“天”底下的“口”咽入;
災——
“屋頂”下失“火”是禍害;
安——
“女”人在“屋頂”下沒有危險;
家——
居住的“屋頂”下養“豕”;
寶——
把珍貴的“玉”放在“屋頂”下保藏;
宗——
“屋頂”下一起祭祀,
表“示”擁有相同的祖先;
牢——
“牛”在“屋頂”下失去自由;
守——
在“屋頂”下“寸”步不離;
寵——
“龍”在“屋頂”下被供養;
宿——
“屋頂”下有上“百”號“人”居住;
宓——
“屋頂”下“必”須保密;
審——
在“屋頂”下“申”述;
窗——
巢“穴”下的煙“囪”有出口;
簾——
用毛“巾”遮住巢“穴”的窗口;
窮——
在洞“穴”中從事體“力”勞動的人收入少;
突——
兇猛的“犬”科動物從巢“穴”中猛沖;
窘——
洞“穴”使“君”子為難;
否——
“口”頭表示“不”愿意;
帛——
有一種絲織品像“白”色的毛“巾”;
竝——
“兩”個人站“立”從而并肩;
艷——
“豐”富的顏“色”顯得鮮明美麗;
版——
把字刻好成“片”印刷會相“反”;
扁——
在門“戶”上題寫“冊”子;
裁——
用“戈”在“土”地上制造“衣”褲;
岔——
“山”為主干“分”出多條道路;
糞——
“米”和其它食物“共”同消化,
而后排出廢物;
呈——
把“口”中要說的話寫成文字,
然后送上帝“王”;
稠——
“禾”田長滿四“周”圍顯得濃密;
秤——
種“禾”苗收下糧食后,
用工具來公“平”分配;
稅——
“禾”谷豐收時“兌”現承諾;
秋——
有一段時間“禾”谷顯得紅“火”;
陪——
一個人的“口”接近另外一個人的“耳”,
從而能自“立”;
從——
一個“人”走在前面,
另一個“人”跟在后邊;
叢——
起碼“兩個人”聚在“一”起;
聞——
“耳”朵聽見“門”外;
闖——
“馬”胡亂進出“門”;
閂——
“一”根棍子橫插住“門”;
盜——
“次”者偷走器“皿”;
盅——
器“皿”之“中”裝飲料;
蠱——
器“皿”裝毒“蟲”用來害人;
盒——
器“皿”可以“合”上去;
羔——
“羊”有“四條腿”;
駕——
“馬”力“加”大;
岳——
“山丘”高大;
臭——
“犬”往往“自”身有難聞的氣味;
旦——
紅“日”升到“地平線”上時白天開始;
些——
“此”種事物至少“二”個;
串——
有“一條直線”,
從一個“口”穿過另一個“口”;
料——
用“斗”來稱量“米”;
鮮——
“魚”和“羊”是美味的食物;
羹——
“柴火”上烤“羊”味道鮮“美”;
委——
“女”人在“禾”間工作覺得難過;
孚——
用“爪”子抓破卵使“子”女出生,
是一種信用;
孵——
用“爪”子抓破“卵”使“子”女出生;
吉——
在和平年代,
“士”兵把武器從箱子的“口”中放進;
尿——
喝“水”產生“尸”體;
屎——
吃“米”飯“產生“尸”體;
翅——
“羽”翼能“支”撐身體飛起來;
咨——
“次”者需要用“口”來問;
瓷——
“瓦”是“次”品;
歲——
“夕”陽下“山”表示時間流逝;
省——
“目”的是花費“少”;
凈——
用“水”去“爭”取清潔;
冷——
“水”能“令”濕度降低;
汆——
把食物放“入”沸“水”中烹飪;
亼——
“一”個“人”顯得孤獨;
間——
房屋的“門”在紅“日”下;
辣——
味道“束”縛以致艱“辛”;
牽——
用“繩子”拉“牛”需要力氣“大”。

審核:陳士彬一家之辭:陳士彬
關于短篇現代詩詩詞《拆字解》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詩詞
詩詞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