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散文>>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作者:xanszhou发表于:2018-01-10 15:13:56  短篇随笔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

东坡的五十亩青春麦苗还在烟花月末的暖风里懒懒地卧着,不远处的临皋亭外,春水推搡着。新年的春光和着江水?#30701;?#22320;流过黄州的土地,隔江而望的,是影影绰绰的武昌城,像四年前那样,静静地立着。

柔软的春光怎会知道这蓬勃万物的主人行将离开。

明媚的江岸上,几间矮小的房屋里飘出丝丝酒香,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黄州当地的老百姓,屋檐下不大的匾额上镌刻着娟丽挺拔的 “东坡雪堂”。

酒杯撞桌,年近半百且素不擅酒的他紧紧地握着酒杯,一杯又一杯,斟满、饮尽、斟满……他看着饯行的父老乡亲,依旧初见般可爱,这苦中带甜的四年竟如此之快。头上的青丝又不知有多少在不经意间换了颜色。?#27426;?#36825;一纸诏书却又如?#35828;?#19981;适时的到来。

一声长叹,诉尽无奈。

他是多么热爱这块土地啊!这俨然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他听着儿子吴头楚尾的歌谣,他摇头叹息,他?#21310;?#30528;月下赤壁的泛舟当歌,捶胸顿足,他才记得自己的笔是如何向这层河山吐露表情的。他也当然知道自己?#32496;?#33510;难的衣袂是如何在这焕然一新的。

桑下岂无三宿恋,樽前聊与一身归。

长腰尚载撑肠米,阔领先裁盖瘿衣。

黄州是他的修炼之地,四年时间,他完成了自己的修?#26657;?#20182;侣鱼虾而友麋鹿,伴青山而送江水,他的人生智慧在这发酵,让他无惧前路艰难,学会宽恕,学会忍让,让滚烫的心冷却,但他那颗爱国的赤?#21448;?#24515;却不会停摆,他一生宦游四十余年,为谁辛苦为谁甜?

他将杯中酒再一?#25105;?#39278;而尽,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气势如虹地?#37202;穡?#25351;着他堂前的细柳,对周围的人说:如果想念我,看看这株柳树,不要裁剪它的柔嫩枝桠,等到了却天下事,堂前柳树长成栋梁,轼仍旧会归来!

他忽然想起?#35828;?#24180;杭州的诗句:

我家江水初发源,宦游直送江入海

这宿命般地预见!无言,他收拾好?#27427;睿?#24102;上家眷,踏上永别黄州的路上。夜行武昌山上,回望东坡,闻黄州鼓甬,他黯然神伤,他疾呼:

黄州鼓甬亦多情,送我南来不辞远。

他的眼中分明?#27427;帷?/p>

他就是黄州的滚滚江水,他就是那青山上坚韧的青?#26705;?#37027;修行掩映的珠玑!

南下九江,他遇见了老友陈小造、陈季常,陈季常这位侠?#25105;?#32966;的眉山汉子,漫漫宦游路,也?#34892;?#19982;季常相伴。他来时,陈接,他走时,陈又不辞长路,一步步地送,这段深厚的友情,他默默铭记,以至于后面的大风大浪,他?#26434;?#19968;丝安慰。

到了九江地界,波涛万顷的长江催着袭袭江风,?#24213;?#20182;的衣襟。让人忆起柳永的词:

留恋处,兰舟催发,?#35789;?#30456;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望着迷茫的前途,他可曾忆起过乌台的夜,让人窒息。如虫豸般地小人觊觎着他,艰难的宦游路亦或是宦游的勾?#20137;?#35282;?他当然想过。

但他仍坚定地上路了,坦坦?#21561;礎?/p>

这跌宕的命运里,

他斩不?#34430;斐尽?/p>

——2017年12月于南京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今日关注:bigyao
关于短篇随笔散文《《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34892;?#36259;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