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

作者:张枫发表于:2017-08-06 17:06:16  短篇悬疑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头儿,今天是父亲节,我们想回家陪陪老人。”女同事小李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抬起头看?#35789;?#38388;,已经17:35分了,距下班也不?#35835;耍?#22312;周围所有人期盼的目光?#26657;?#25105;点点头:“也好,时间也不早了,应该也不会有什?#35789;?#20102;,今天?#25512;?#20363;一次吧。”

“谢谢头儿。”所有人笑着说。

忽然,电话响起,阿泰嘴角抽搐了一下:“不会这么巧吧。”

“哎,差不多吧,只希望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吧。”老金说着接通?#35828;?#35805;,可还未说话,话筒中就传来一位妇?#35828;?#22768;音 “阿sir,杀人了?#35805;ir,杀人了。” 那凄惨的声音中饱含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看样子,今晚又有事做了。”老金无奈地说。

不再管他,转过头看向小刚,小刚点?#35828;?#22836;,示意地点已找到,我也不再?#26434;錚?#31449;起身向门外走去,小李,小刚,老金紧随?#30097;?#21518;……

半刻钟后,我们赶到事发现场,刚下车,就有一老妇人冲过来拉着我的手满脸惊恐的喊“阿sir,死人了?#35805;ir,死人了。”同时眼睛不断看向不远处?#24039;?#34394;掩的门。

“老婆婆,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没事了。”小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20204;?#26580;,唯恐对老婆婆又造成伤害。

我带着老金和小刚轻轻推开门,只见一具男性尸体与地面呈四十五度角斜“躺”在空?#26657;?#19968;根粗绳绕过他的脖子,挂在上方的风扇?#24076;?#21452;脚却立在地面,双臂无力的垂着,头部面向我们,从正中分开,只有一半头发,另一部分早已被鲜血覆盖,明显被人拔去。双眼血淋淋的,身穿的白色背心也早已染成红色,献血流了一地,就连墙壁上都有大量溅上去的血液。

我感觉后背一阵阵发凉,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回过头看了看身旁的两人,却也是奇怪至极,做警察几十年的老金脸色?#22253;祝?#27985;身发抖,相比之下,刚当警察没一年的小刚反要好许多。心里疑惑,却也没太在意。

彼此给了一个坚定的眼神,一起向前两步,忽然我发现死者嘴巴略略鼓起,伸出手轻轻拉开下颚,鲜血就一股?#26434;?#20986;,最后,只有一只眼珠静静地躺在嘴巴里,直?#22402;?#30340;盯着我,而?#30097;?#22836;也早已不见踪影。

一时之间,时间仿佛静止了,我们三人都愣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最终还是老金顺?#21364;?#30772;这僵局,他颤巍巍的伸出左手,轻轻拉起死者的背心,我和小刚?#35745;?#36807;头看了过去,然后,三人不约而同大喊一声冲出房间。蹲在地上哇哇的吐。

过了一会儿,小李担忧地走过来“头儿,你们没事吧?#20426;?/p>

小刚站起身,缓缓地说“李墨,你别问了,一会儿你听完法医鉴定就明白了。”

?#21834;?#22909;了,我们先回警局?#21364;?#25253;告吧。”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离去,一想到那个场景,胃就一阵阵翻腾……

第二天一早,我刚进警局,阿泰就迎面走来,“头儿,死者身份已查清,死者?#27427;?#37329;,38岁,本地人,25岁与二婚的刘云结婚,开了一家杂货店,可妻子没多久就去世,留下一女方媚儿,李金也关了杂货店,整日游手好?#26657;?#37207;酒成疯,据街坊说经常毒打女儿。”

?#23736;鰨?#30693;道了。阿泰,你去查一下李金的经济来源?#32422;白?#36817;的人际交往。小李,你去带方媚儿来警局……

在一间敞亮的房间里,轻轻地给方媚儿上完药,看着那满?#30475;?#30157;的后背,楚毅红着眼说”媚儿,何必呢?离开他吧。“

”那怎么可以,虽然他对我很不好,可?#31449;?#20859;?#39029;?#22823;。“

”可是,就因他是你爸爸,就能这样?#38405;?#21527;?总之其他我不管,这几天你就?#21364;?#22312;这吧,?#24039;?#22909;了再回去“楚毅心疼的说。

方媚儿想了想,最终点点头”好吧。“

”你饿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不用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你就陪我聊会儿天吧。“

楚毅点点头,正要说话,门铃却响了。轻轻给方媚儿盖好被子,转身去开门。只见一位身穿修身夹克和牛仔裤的女人站在门外。

”你找谁?#20426;?#26970;毅疑惑的问。

”你好,我是警察,现有一起案件与方媚儿有关,我们需要向她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们能合作。“小李说着?#33080;?#20102;自己的证件……

我坐在椅子上闭着眼,回想昨天的场景,桌上那杯?#32469;?#33150;腾的咖啡也渐渐失去原有的温度。”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开了,小李站在门外说”头儿,人带来了。“

”知道了,带她进来吧。“

门开了,小李缓缓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位身穿白色衣服,面色有丝?#22253;?#30340;少女。

”请坐,?#21834;?#25105;笑着说,同时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然后轻轻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说”方小姐,今天叫你来的原因我想小李已经告诉你了吧。“

她点点头,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还是疑惑的看着我。

”接下来我要问的问题跟一宗命案有关,希望你如实回答,不要有任?#25105;?#30610;。“说完不?#20154;?#22238;答我又接?#30460;省?#26152;天下午你在哪,都做了什么?#20426;?/p>

方媚儿想了一会儿,才说”昨天下午我买完菜回家后,就看见满地的?#30772;?#23376;,爸爸背对着我坐着,我知道一会儿他又要打我了,就想离开家,可还没走出去就被他拽住了头发,拖进房间毒打了一顿。最后他睡着了,我才跑出来,可是又没地方去,就只好不断向前跑,接着,碰见了阿毅,他看我满身伤就把我接到了他家,然后今天早上你们就来了。“

接着我又问了一些问题,她?#23478;?#19968;回答, 转头看了看小李,确定?#23478;?#19968;记录在案,才对方媚儿说”方小姐,非常感谢你的配?#24076;?#20320;现在可以走了。“

方媚儿轻轻站起身,并未离去盯着我问?#32972;聅ir,是不是我父亲出什?#35789;?#20102;?#20426;?/p>

我叹了一口气”方小姐,昨天下午他被人杀害了。“

方媚儿身体有些发抖,她脸色变得更加?#22253;祝?#27882;珠不断从泛红的双眼涌出,她咬着下嘴唇问”怎么死的,凶手是谁?#20426;?/p>

”还在追查?#26657;?#25918;心方小姐,一有情况我们就会通知你的。“

方媚儿点点头,缓缓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时,阿泰急冲冲的闯进来,一时不留意,竟将方媚儿撞倒在地。

”你搞什么?#20426;?#23567;李气愤的大吼。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你怎么样?#20426;?#38463;泰连忙向方媚儿道歉,同时扶起方媚儿。

方媚儿只是摇摇头,自顾自的走了。

阿泰这才转过身说”头儿,医检报告出来了。“

我点点头,示意让他说。

”死者死亡时间是在六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死者双臂骨折,身体多处有骨裂现象。双眼被挖出,其中一只置于嘴?#26657;?#21478;一只在腹部。牙齿尽数敲碎,舌头也被割去,头发仅剩一半,另一半是被生生撕下。至于腹部……“阿泰说到这里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缓了一下才说”腹部被割开,其中满是破碎的内脏,包括被捏碎的心脏?#32422;?#30772;碎的下体。“

?#26412;?#31455;是谁,如此狠心,将人折磨致死,又是什么原因,能让凶手如此狠死者?#20426;?#25105;默默的想着。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窗边,忽然我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裤子的男人在警局门口徘徊……

却说楚毅陪方媚儿来到警局后,自己就在门外?#21364;?#21487;等了好久也不见她出来,?#21796;?#26377;些着急

,又强忍下焦急的心等了一会儿,才见方媚儿失魂落魄的走出来,不由得皱了皱了眉,轻轻的唤了一声”媚儿。“

方媚儿抬起头,见识楚毅,一把扑进他怀里,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楚毅低着头看着怀里哭成泪人儿的方媚儿 ,嘴张开了好多次却最终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只是触手所及?#35789;?#19968;片湿润,将手放在?#20146;?#19979;问了问,而后又紧紧的搂住方媚儿,嘴角却不由挂起一丝冷笑,忽然他抬起头,双眼直直的盯着我,四目相对,我只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地狱,面前有无数的恶鬼向我扑来,我一阵胆寒,不由后?#24605;覆劍边?#24403;“一声,将那杯咖啡撞翻在地。

”头儿,你怎么了?#20426;?#38463;泰和小李同时关切的问。

我这才回过神来,可却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再走到窗边,可哪还半个人。

”小李,你只带了方媚儿一个人吗?#20426;?#25105;平复了下心情问。

”还有一个叫楚毅的男人,他跟方媚儿一起来。“

?#32972;?#27589;?你感觉他怎么样?#20426;?/p>

”挺好的,他嘴?#20146;?#24102;着淡淡的笑容,彬彬?#27427;瘢?#20030;手?#36466;?#38388;都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21097;?#35753;人?#21796;?#27785;迷。“

我不由皱起眉头,这个楚毅真有表面那般好吗?不可能,那种眼神绝不简单。楚毅,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李,我需要楚毅的所?#20982;?#26009;。阿泰,接下来的几天,我需要楚毅的一切活动。“

”是,头儿。“说完,两人就转身离开……

”阿毅,我想吃碗仔翅,你去帮我带一份好吗?#20426;?#22238;到家后方媚儿对楚毅说。

”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哎呀,你放心了,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傻的,“方媚儿说完不满的嘟起嘴。

”好,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回来。“说完?#22836;?#20063;似的跑下楼。刚走到门口,电话就响起。

”喂,小毅啊,你是不是惹什?#35789;?#20102;?#20426;?#30005;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二叔,怎么了?#20426;?/p>

”有人在监视你,好像是那群臭警察。“

”哦,我知道了,二叔,没事,我能解决。“说完楚毅就挂掉电话,吹着口哨,双手插?#25285;?#33509;无其事的向街道走去。

”阿毅,你来了,吃点什么?#20426;?#26970;毅走进店铺后,老板笑眯眯的问。

”坤叔,生意不错哎,我要一份碗仔翅,带走吧。“楚毅看了看周围的客人也笑着回答。

”不会又是给你那小女友的吧,“坤叔笑着调侃,”不过你得等一会儿,没材料了,我已经让伙计去买了,“

”坤叔,你想哪去了。我是什么人您还不懂吗?#20426;?/p>

”呵呵,坤叔明白,你也不小了。好了阿毅,你先坐,我估计他也快回来了,先去?#24613;?#19968;下。“坤叔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

直到一个小时后,楚毅才提着一份?#32469;?#33150;腾的碗仔翅走出去。

刚回到家后,楚毅就闻见满屋子的酒味,走进?#21534;?#21482;看见方媚儿坐在地上 ,脸红扑?#35828;模?#25163;里还抱着半瓶白酒,看到他进来,立马把?#30772;?#34255;到背后,结结巴巴的说”阿…阿毅,你回…来了,我没…没喝醉,“

看着方媚儿的样子,楚毅只感觉百感交集,将碗仔翅放在桌子?#24076;?#36807;去轻轻将她扶起,坐在沙发?#24076;?#26580;声说”以后不要?#26579;?#20102;。别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方媚儿盯着楚毅看了好久,忽然开口问”阿毅,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20426;?/p>

”傻丫头,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嘛,我不关心你,还有谁关心你。“

看着楚毅那充满温情的双眼,方媚儿忍不住靠着楚毅的肩膀号啕大哭,楚毅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并未说话。渐渐地哭声越来越小,偏头看去,方媚儿却早已睡着了。轻轻将她抱起,走进卧室,又轻轻地放在床?#24076;?#36716;身出去打了盆水替她擦擦脸,拨开?#21796;?#28287;的刘海看着那紧皱的眉头,楚毅就是阵阵心疼,伸手轻轻抚摸,看着那眉头一点点舒展,楚毅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第二天清晨,方媚儿悠悠睁开眼就看见楚毅站在?#33046;?#30446;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不由得红了?#22330;?#30475;我做什么?#20426;?/p>

”没想到你素颜也这漂亮。“楚毅调侃地说。

方媚儿?#35789;?#21452;眼一瞪,眼看就要发怒,楚毅连忙扯开话题”那个,早饭都做好了,一会儿饿了就自己吃点,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了。“说完就转身离开……

警局里依旧那般忙?#25285;?#36825;起案件非常棘手,到现在为止警方是找到了许多线索,可?#21051;?#37117;莫名其妙的断了,搞得我们连一丝头绪都没?#23567;?#32780;我在听完小李的报告后更是双眼发呆,我想?#24187;?#30333;,楚毅的身份竟然那么简单,”难道那天只是我的幻觉“我不由得在心里想。可直觉告诉我,楚毅绝不会那么简单。

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正好作罢,低头翻了翻小李昨天的记录,一边看一边回想昨天的谈话,忽然一句话从我脑海闪过——”我回家后就看见满地的?#30772;?#23376;?#21834;?#25105;豁然抬起头,隐约间我好想抓到一条重要的线索,二话不说,拿起外套就向警局外走去,看到我急急忙忙的样子,小李也很默契的跟了?#20384;礎?/p>

很快我们便到了李金家,下车后,小李有些疑惑的问我”头儿,我们来这是……“

”还记得昨天的记录吗,方媚儿回家后看到满地的?#30772;?#23376;,可我们进去时并没有看见。那些瓶子不是方媚儿处理,李金就更不可能,那么那些瓶子就只?#23567;?#25105;没再说下去,我明白小李已经懂了。果然小李双眼一亮,也不再?#26434;錚?#40664;默跟在?#30097;?#21518;。

轻轻推开门,那股刺鼻的血?#20219;?#36824;未散去,?#21796;?#25545;了揉?#20146;樱?#32531;缓走进去,尸体已经被处理,只是?#26434;?#26001;斑血迹残留,转头向小李点点头,两人便开?#22841;?#21160;。

我仔细的寻找,不放过任?#25105;?#20010;角落,床底,衣橱,卫生间?#23478;?#19968;找过,可却毫无收获,这时小李拿着一张纸条走过来 ”头儿,这是我在地毯下面垃圾桶里找到的。“

接过纸条,上面有数?#20982;鄭骸背?#40857;,你们这些警察还是一样的无能,奉劝你一句,这件事不是你们能管得,还有让你的人安静点,要是到处乱跑,是会出事的。“

看完后,?#30097;?#21497;一口气:”走吧,回警局,今天是不会有收获了。“

楚毅自从家里出来后就不断在各个小巷乱逛,这让跟在后面的阿泰郁闷不已,内心不?#29616;?#39554;,忽然他看见楚毅向前方跑去,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可刚转过一个拐角就看见楚毅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看到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每天都跟在别人后面,你烦不?#24120;?#19981;过从现在开?#36857;?#20320;可以休息了。“

阿泰心中一颤,立马?#32479;?#37197;?#24618;?#21521;楚毅:”看来头儿猜的不错,你果然不简单,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说着缓缓向楚毅走去。楚毅并未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只是他眼里的轻蔑却早已说明一?#23567;?/p>

看着阿泰离自己越来越近,楚毅忽?#21796;?#19979;一动,一个回身踢,踢中了阿泰的头部,阿泰手中一松,配枪便飞了出去,楚毅紧跟而?#24076;?#21448;是?#21796;?#36386;出,阿泰举起右臂堪堪挡住, 同时后退一步,这才回过神来。双手握拳,与楚毅纠缠在一起。两人你一拳我?#21796;?#35841;也不输谁。可是阿泰却越打越心惊,楚毅就像一块钢一般,他打中楚毅,人家根本没?#20174;Γ?#30456;反自己被打中的部位?#35789;?#19968;阵火辣辣疼。

?#36824;?#22810;久,阿泰就已鼻青脸肿,忽然楚?#24867;?#20986;一记?#19978;ィ?#38463;泰刚躲过,楚毅的鞭腿犹如厉鬼般击中阿泰脑袋,阿泰撞在墙?#24076;?#21452;眼一阵模糊,紧接着,楚毅前冲两步,一个华丽的飞身踢将阿泰打晕在地。

轻轻掸?#35828;?#36523;上的?#23601;粒?#19978;前两步,在阿泰身上摸索一番,找到手机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头儿,我总感觉这次案子不简单。你看死者虽然脾气古怪,但是也不至于与人有这?#21019;?#20167;怨,而看凶手,凶残之极,如此残忍的杀死对方后,又能消除所有痕迹,而且留下这张奇怪的纸条。可见这凶手的头脑、心理都堪称一流。“警局里小李对我说。

”是啊,这起案件诡异至极,还有那句还是一样的无能又是什么意思……“正说时,电话铃响起,是阿泰的。接通之后,我直接问”阿泰,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20426;?/p>

可等了好久也没人说话。

我不由又有些紧张,又叫了两遍。

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别叫了,陈龙,你那小兄弟可听不见。“

我知道阿泰出事了,但还是尽量保持平静”你把他怎么了,你想干什么?#20426;?/p>

”放心,他死不了,只不过给你一个警告,让你的人安分点。“

紧接着电话那头?#21019;?#26469;”嘟嘟“的声音,我?#21796;?#30772;口大骂?#34987;斕啊啊?#28982;后又对小刚大喊”快查地址,阿泰出事了。“

几分钟后,我们赶到时,阿泰静静的躺在地?#24076;?#25105;心中?#21796;簦?#36830;忙跑过去,只看见阿泰鼻青脸?#20303;?#28385;脸血迹,?#30097;?#25163;探了探鼻息,还有呼吸,只是已经非常微弱。”快,送他去医院。“

老金连忙跑过来,抱着阿泰走了。

”头儿,那我们……“小李走过?#27425;?#36947;。

”去楚毅家。“

?#32972;?#27589;转完市场,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家时,就看见?#35813;?#35686;察面色阴沉的坐在自己家?#26657;?#26041;媚儿乖乖的坐在一边,疑惑的问”怎么了,几?#35805;ir,有什?#35789;?#21527;?#20426;?/p>

我豁然起身,说:”我们是来找你的,阿泰死了。“就在刚?#29275;?#32769;金打电话通知我们这个噩耗。

楚毅愣住了,眨了眨眼后好奇的问”阿泰是谁,他死了找我干嘛?#20426;?/p>

他说话时我紧紧盯着他的双眼,希望能找到一?#31185;?#32509;,可是却毫无收获,看着他那张无辜的脸,我真想杀了他,为阿泰报仇。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最终我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没什么,打扰你们了,我们先走了。“

目送他们离去,楚毅的眉头却不由皱了起来,忽然方媚儿开口说”阿毅,你是不是有什?#35789;?#30610;着我?#20426;?/p>

楚毅靠在沙发上笑嘻嘻的说”我怎么敢有事瞒你呢,你想太多了。“

方媚儿忽然坐了过来,头轻轻靠在楚毅的肩膀上悠悠地说”你从来不跟我说你的故事,我知道你有很多心事都压在心?#23567;?#35828;出来吧,有什?#35789;?#24773;我和你一起面对。“

楚毅伸手摸着她的头发,仰起头,慢悠悠地说”以后你?#20146;?#20102;,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会站在你面前,我的后背永?#35835;?#32473;你,只是不要让我显得太自作多情好吗?#20426;?#26041;媚儿轻轻点点头。

又听楚毅说:”其实我还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她很疼我,也很爱我。“

好奇的问”那怎?#21019;?#27809;有见过她?#20426;?/p>

?#24444;?#27515;了。“楚毅的声音很平淡,仿佛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可方媚儿却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他说:”十一年之前的某一天,爸爸妈妈带我和姐姐出去游玩,可是我们的形迹却被司机出卖给仇家,他们把我和爸爸绑在一起,当着我们的面,我的妈妈和姐姐,就被他们活活欺凌折磨致死,那群混蛋,我的姐姐才十四岁啊。最后当我的叔叔们赶到时,就只救下了我一个。这些年里我每晚一闭眼就能听见她们的惨叫哀嚎,她们向我倾诉她们的痛苦,我答应她们要好好活下去为他们报仇。十几年了,当年那些人都被我和叔叔们?#21483;?#38500;掉,如今只剩下了那个该死的司机和最后一个人。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生活在黑?#30340;冢?#30452;到一次偶然我遇见了你,媚儿,是你让我不再孤单,让我又一次感觉地家的温暖。我把你看得比自己重,不希望你受一点点伤害,我知道你爸爸?#38405;?#25152;作的一?#26657;?#25105;一直都在忍耐,可那一天,看到你伤痕累累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决定给他一些教?#25285;?#20320;知道吗,他看见我的时候那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多么可笑,原来他就是当年那个司机,他当年做了那件事被他妻子你妈妈知道,一?#27604;?#20182;去自首,后?#20174;?#19968;次他喝醉了,你妈妈又提起这件事,他终于不?#22836;沉耍?#20146;手杀了她,这种人渣,留在世上只会祸害更多的人,?#30097;?#20102;他,用他们当年对我一家的手法。“

楚毅讲完了,他看向身边的方媚儿,他想知道她会如何看他。

她茫然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杀了自己的爸爸,可自己的爸爸又害的他家破人亡。她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深叹了一口气,他捧起她的脸,盯着她的双眼缓缓地说”“媚儿,对不起,?#39029;腥?#37027;样做是为了报仇,可是我也不希望你继续受他折磨,媚儿,不要让上一代?#35828;?#24681;怨?#25159;?#25105;们的感情好吗?如今他已经死了,让我照顾你好吗?#20426;?/p>

想了好久,方媚儿终于明白了,轻轻的?#29677;擰?#20102;一声,这时楚毅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将方媚儿紧紧搂住怀?#26657;?#38395;着那熟悉的发香,躁动了十几年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下午,警局打来电话“方小姐,请让楚先生来警局一趟,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向他了解。”

“阿毅,怎么办?他们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没事,你乖?#28304;?#30528;家里,我很快回来”说完,楚毅?#32479;?#38376;了。

方媚儿?#27427;次?#20107;,就想去冲凉,刚洗到一半就听见有人敲门,?#34507;掂止尽?#20182;不是刚走吗,这么快就完了?#20426;?#20294;还是很快的擦了擦身子,穿好衣服去开门。门开了,可眼前的人她根本不?#40092;叮?#21482;是他的笑容让方媚儿感到?#20811;?#23475;怕,她轻轻的问“请问你找谁?#20426;?/p>

“方小姐,我是警察,跟你爸爸以前是朋友,今天是想问你一些关于你爸爸的事。”

“这样啊,那你进来坐。”说完方媚儿就向房内走去,可她却没看到背后那个男人嘴角的冷笑?#32422;安?#22312;背后的刀……

楚毅慢悠悠的来到警局,可却没人理自己,这让他有些疑惑。恰巧这时小李走过来笑?#30460;省?#26970;毅,你来警局有什?#35789;?#21527;?#20426;?/p>

“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20426;?/p>

“没有啊,我们?#21796;?#20219;何人来警局啊。”

楚毅浑身一颤,也不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他忽然问“李小姐,你们警局今天怎么好像缺了个人啊。”

“老金这几天请假了。”小李淡淡的说。

楚毅从警局出来后,一?#25151;?#22868;回家,到家了,看着那虚掩的门,他却浑身颤抖,他不敢推开门,他害怕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终于门开了,楚毅迈着沉重的步子跺进房间,只看见屋内一片?#22681;澹?#26041;媚儿衣衫褴褛,浑身血迹的躺在沙发?#24076;?#22836;向后仰,一动不动。

楚毅傻傻的在原地站了好久,才缓缓向方媚儿走去,近了,终于近了,他看见她的双眼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门外,只是那双原本水灵灵的大眼早已失去原有的神采,变得黯淡无光。

楚毅颤抖的伸出手,替她合上双眸,抱着她的尸体,脸轻轻靠在她的额头?#24076;?#20667;傻的看着墙壁。轻轻哼唱着她最爱的那首?#26029;嗨家?/p>

梦随风万里

几度红尘来去

人面?#19968;?#38271;相忆

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

莫叹明月笑多情

爱早已难尽

你的眼眸如星

回首是潇潇暮雨

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

不问?#26410;?#26159;归期

今世情缘不负相?#23478;?/p>

?#21364;被?#33021;开满天际

只?#33145;?#20320;一生不忘记

莫回首笑对万千风景

空荡的房间内,凄凉的歌声不?#24076;?#36807;往的点点滴滴,一遍遍的在脑海回忆,那一句句的誓言,如今却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凌晨四点,此刻天刚蒙蒙亮,楚毅低头吻了吻怀中人儿的额头,然后拿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陈龙……”

在酒吧喝了一夜酒的老金此刻才摇摇?#20301;?#30340;往家走,忽然他感觉身后有人,转过身看了看,可背后除了那些高大的建筑别无他物,不由得摆了摆手,嘴里说“那有什么人嘛。”

可刚转过身,就看见一双冰冷的眼神直?#22402;?#30340;盯着自己,同时腹?#30475;?#26469;一阵刺疼,?#35835;?#20004;秒之后这才回过神来,惨?#20982;?#20498;在?#35828;厴希?#36825;下他才看清,眼前这个男人是楚毅,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把明?#20301;?#30340;匕首吗。也顾不得疼痛,起身就跑,终于身后没人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刚转过一个拐角,一道寒光就向自己袭来,老金躲闪不及,胸膛又被狠狠的划了一刀,老金转身再跑,可是身体上的疼痛一阵阵袭来,鲜血也不断地涌出,老金?#33050;?#36234;慢,被身后的楚毅追?#20384;矗唤?#36386;倒在地。

“不,求你了别杀我。”老金躺在地上不断哀求。

楚毅笑了笑,凑近他的脸说“其?#25285;?#25105;也不想杀你。”老金一听,脸?#19979;?#20986;了一丝笑容。可很快胸口传来的钻心的痛楚却让他的笑容变得僵硬。低头看去,那把匕首直直的插在自己胸口处,同时耳边又传来楚毅的声音“可是,媚儿却不能饶你。”然后身体一软,便倒在?#35828;?#19978;。

楚毅说完,又把匕首拔出来了,然后高高抡起,这一?#36466;?#20197;割下老金的头,当我赶到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心中?#21796;簦?#30452;接向楚毅开了一枪,这一枪正中他的心脏,楚毅“扑腾”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一缕阳光直直的照在楚毅的脸?#24076;?#24573;然间,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家人在招手,仿佛看到那个俊俏的人儿在冲自己笑。

“爸,妈,姐姐,媚儿,阿毅好累,好想你们……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悬疑小说《凶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38469;?#25903;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nba比分博彩火箭 3d定位杀号技巧大全 江苏宏发塑业 11选5三单两双 福彩30选5中奖号码是多少 体彩河北11选5开奖结果查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赢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 福建31选7开桨结果官网 平码天下 二八杠技巧 买高频彩必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