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雎梦

作者:紫雪发表于:2015-11-08 17:36:39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喂,萤吗?我是……阿姨。已经五年了,春节能出来看我了吗?”

“已经五年了吗?妈。”

“不要难过了,毕竟都五年了。”

“也是,都五年了。应该可以回去了。”

“嗯,不要老是想过去,听话,妈,不,阿姨很想你。”

“嗯。”

话?#24598;?#19981;断传来她年迈的声音,絮絮不止,我在话筒前机械的点头,明明她看不见,却坚持着,傻的冒泡。泪蒙上眼睛,朦胧之中他瘦小的身躯晃得扎眼。我佯作愤怒:“5年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有什么值?#26790;蟻不?#30340;呢?年轻?我们相见的时候我只十八;帅气?也许,不过我配你也绰绰有余;有钱?我拥有一家家族企业。

可那瘦小的身躯啊,我如何才能见到你……

五年了呀……

五年了……

时光匆匆,你早已遁入了时光的缝隙里,被时光碾的粉碎,而我还支撑着残破的身躯。

岁月不饶人,大抵如此。

我还在等你,你却不见踪?#21834;?/p>

……

母亲说?#39029;?#29983;那天盛夏,屋前西瓜地里飞舞着萤火虫,明艳艳的暖人心,就给我小名取了萤。夏天?#39029;?#30528;脚丫在小溪里奔跑,在田埂上奔跑,在山林间奔跑,村里老人都说从未见过这么贪玩调皮的女孩子,我撇嘴:“林老师说了,这叫什么,哦对,阳光!”我学到的第一个词语,我毫不吝啬的把它分享给了全村的人,从此再没人说我调皮,张口闭口?#38590;?#20809;,我很满意。这样才是有文化的人,不像是这个西北小山村里的野孩子。我很阳光的把家里的西瓜藤拔了起来,林老师说西瓜从根里吸收营养,那我和西瓜也差不多,或许可以从根里吸收营养,我硬生生吃下了全部西瓜藤,事?#25269;?#26126;,林老师说的并不对,爸妈把我的屁股打肿了。我很阳光的把王阿婆家的鸡放了出来,野鸡多珍贵啊,可我的屁股又肿了。我很阳光的把牛粪盖在?#35828;?#37324;,盖得满满的,多天然的肥料,?#20882;桑?#36825;次屁股肿的更厉害了。

从此,我反感阳光,反感了好几年。

后来慢慢长大,春节的时候跑到经常去的森林,抱着最老的树哭诉,我爹太坏了,杀了猪全给别人吃了,我还没吃几口呢。我妈?#19981;擔?#26149;节多大的节日啊,也不给买新衣服,就这么哭了十来年。

十五岁的时候,终于,大树听得修成人形了。

一个比我还瘦的男生躲在树后,笑出了声,我走到树后看着这个树妖叉腰学着村里的妇女,大 骂道:“偷听啊,姑奶奶打死你个妖精!”

他见我扑来忙止住笑,跑远道:“别,别,别,我第一次来这儿,我不是妖精,我是外省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停住脚步,疑惑:“你不是妖?”

他苦笑:“你见过被人追着跑?#38590;?#21527;?”

我想了想,讲的颇?#26800;?#29702;,?#20204;?#20449;他。我挑挑眉看着他,小样,长得挺不错。他从棉袄口袋里拿出几颗从未见过的糖递给我,我眼前一亮,?#32769;?#20182;?#20013;?#30340;糖:“真是的,不早说,吓我一跳了。”

他无奈笑:“是,吓了一跳……”

我小心撕开糖纸,含着糖问:“你谁啊,怎么来这儿了。”

他笑:“我叫旭冬,你就叫我冬吧,我母亲回娘家带了我来。”

我又打开一粒糖:?#23736;?#21738;个冬?东南西北?咚?#38606;?#21658;锵?”

冬笑:?#23736;?#22825;的冬。你呢?”

我含着最后一粒糖:?#23736;?#22825;的冬呀,怪不得冬天见到你。我?你叫我萤吧,萤火虫的萤。我跟你讲,我们村可好了,巴拉巴拉巴拉……”

冬笑着点头,过了不知多久,我实在讲不出什?#21019;?#23376;的好话了,见他仍笑,问:“你怎么老是笑啊。”

“呵呵。”

“你?#38553;?#24456;善良。”

“呵呵。”

“还有糖吗?”

“没了。”

“你这人太凶残了,?#38553;?#19981;是好人。”

“呵呵。”

“咱别笑了成吗?”

“呵呵。”

我摇头,这孩子太傻了。啧啧啧,没前途啊。

冬天的森林,雪地上留下?#27426;?#27973;浅的脚印,莫名的美好。穿着简单的我缠着冬,渐渐走远,我想起电视里才子佳?#35828;?#30456;遇,那闺阁小姐总是千娇百媚才使?#21069;?#38754;书生一见钟情,大?#29275;?#25105;们是出喜剧?

第二天,我又来到那大树下,果然见到了冬,他抱着本厚厚的书靠着树出神。他看得极认真,甚至头上盖了白雪,发梢雪消融?#30097;?#27700;滴,他仍毫无反应。我并未走近,只是?#23545;?#30340;看着他?#27426;?#19981;动,他像阳光,细碎的发沾了雪水,四周的雪融成一个小水坑,暖的带光。阳光透过发梢的水珠,折射阳光,落入我?#38590;?#30520;。过了不知多久,我走上前,拂去他头顶、肩上的白雪,他抬头,未曾说话,只是嘴角?#30097;?#20102;笑容,我亦微笑。他合上书,我收回手:“我带你散步,别?#35789;?#20102;。”他点头:“你安静的时候,很美。”

我远离冬的半边脸红的不像话,靠近他的半边脸依旧佯作沉静:“是吗?你看的什?#35789;椋俊?/p>

冬不回答我前半个问题,目光无限深远:“书不出名,不说也罢,只是有句话写的很好。”

我用冰冷的手降下半边脸的温度,不经意开口:“什么话?”

冬收了收笑容,回头认真看我:“悲与喜是双生子。”

我回过神看着冬的?#24120;?#20174;未见过的认真。他的瞳孔内水波潋潋,冬日?#38590;?#20809;斜射入他?#38590;?#30555;,黑色?#38590;?#30520;添了一份金色,高贵温柔。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一瞬间我僵住了,他见我一僵,笑开了:“今天带我去看看你的学校吧。”

冬阔步向前,我拍拍脸追上他:“跑那么快干嘛,等我一下啊。”

冬停下脚步,转身:“张开嘴。”

“嗯?”

“张嘴。”

“哦,啊……”

一颗糖被塞入我的嘴里,甜味丝?#21487;?#20986;。

冬拍拍我的头:“小孩子才这么爱吃糖。”

我拽住冬的手:“我还要……”

“真是小孩子啊,?#20882;桑?#37027;你今天不捣乱我就给你。”

我小鸡?#25343;?#33324;点头:“是,是,是。”

他嘴角上扬:“小孩子,走啦。”

“等我啊喂!!”

在村里,冬牵着我的手带我躲过村里的人,我犹记得有一年来了一个城里人,全村男女老少围着?#21890;郟?#27605;竟这个深山里的小村,除了疯子,又有誰会想起?

我们在山林里聊天,冬告诉?#39029;?#37324;的事情,城里人都玩电脑,而村里的我们却还买不起一台像样的电视,城里的女孩穿着裙子,可是我在春节却还盼望着拥有一件温暖的新衣,我的世界仍?#36175;?#30041;在几十年前,我的父亲凭着一辆老旧的自行?#31561;?#20102;全村数?#33945;?#30340;美人,我的母亲。?#27597;?#24320;放,似乎漏了我们村。他稍长的头发细碎的垂在耳侧,不可否认,他的确拥有能使人围观的美貌,所以才总是避开村中的女孩,我仿佛理解了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村庄,这儿纯净如水。更没有他所在的城市的嘈杂,争斗。他很聪明,知道很多,他的成绩好的惊人,他有许许多多的才艺,我总是在他面前自惭形秽,可他却不嫌弃?#23380;?#30340;我,反而对我说他见过很多表面温文儒雅却令人恶心的淑女,都比不上我虽然?#23380;?#21487;真诚善良。我对他说,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19981;?#23567;村庄的人,他也对我说,我是唯一一个理解他的人。风携带着山林的气味,掠过我与他,他的半边脸被头发遮掩,只是嘴角上扬着,我把头发别在耳后,春天来得很快啊。

我们相遇半个月后,冬的母亲就叫他回城市,他来向我告别,我问:“你想要回去么?”

冬摇了摇头,?#20540;?#19979;头,他的头发遮住眼眸一句不吭。我用手指甲掐着手背,忍住泪,笑的开怀:“没事啊,没事啊,你就回去吧,毕竟也是你的母亲呢。我不想你的。”

冬缓慢的抬起头,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头发遮住半边脸:“你很希望我回去啊,那我就走了。我以为你会不一样。”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手背被我掐出血,他转身,低下头,走了。没说一句话,我看着他的背影,明明很瘦,却划开雪幕,坚决又悲伤,他走了几步回头,动了动嘴,我却没听清那句话。我傻站着,看着十七年来唯一不会嫌弃我的贫穷,不会嘲笑我的梦想的人,渐渐远离,我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却擦上了血迹。血与泪混合滴落在雪地上,

我追上冬的背影,漫天大雪掩住了他的痕迹,我站在雪中嚎哭。我怎么会想失去你?

我在小村里唯一一条马路上狂奔,风雪在我耳边轰隆,我一直奔跑着,直至我跑到镇上的汽车站,平生第一次坐上去城市的汽车,花了我攒了十七年?#38590;?#23681;钱,我到达城市,顾不得欣赏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找到了城市中的火车站,我像一个闯入了现实的灰姑娘,路上不断有人嘲笑我,我一声不吭,毕竟我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不同的他。

我在火车站里?#25226;?#35269;觅,想要找到冬,我踮起脚,在检票口看见他的身影,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人潮,想要拥抱他,告诉他我并不想让他走,我很想很想让他留下。我像一只丧家犬,被陌生的人咒骂着,我哭着恳求他们放我过去,我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可以修改我的一生了。他们有的为我让开了一条路,有的不住地骂我,我奔向检票口,他早已走上月台,我偷偷逃过检票员的检查,跑上月台,他的身影就在不远处,火车即将开动的时候,我跑到他的身后,拽住他的手,他已踏上火车,却愣住了,我气喘吁吁的说:“留下......我要.......你留下。”

冬走下火车,转身拥住我,我呼出一口热气,耳边传来他慵懒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一滴泪落在冬的肩头:“是,我来了。不要走。”

冬抱紧我:“我不走,我不走。”

火车开动,冬被我留下了。我笑了:“我留住你了。”

冬牵着我的手,走出检票口,人群不断挤着我,他把我护在身后,为我挡下了所有的拥挤。我小的时候总听说父亲为了母亲忍受了很多诋毁,很多谩骂,可是父亲从不抱怨,他说过,一个男人要是不能为自己的女人做这些的话,还算什么男人呢?我眼眶湿润,终于,上天厚待我,?#26790;?#36935;见了冬。我们回到了相遇的树下,“你不回去真的没事吗?”

“我本就不打算走,只是你的话?#35828;?#20102;我。”

“你那天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哦,我说,等着我。”

“什么?”

“?#35789;?#25105;现在要离开你,可我仍旧会回来。"

我抬头看着他:“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不会嫌弃我,谢谢你在我说了那样的话以后仍旧不忍离去,谢谢你对我这?#26149;?#44;要谢的很多啊。”

“那么,为了报答我,我们在一起吧。”

“嗯?这是......表白?”

?#23736;?#44;表?#20303;!?/p>

“你为什么会?#19981;?#19978;我?”我颤抖着声音,并不相信。

他脸微红:“一见钟情。”

我退后几步:“你等等,什么一见钟情啊,我们好像才认识一个多月啊!”

“没事,你可?#26434;?#19968;辈子慢慢认识我。”

他笑,“你愿意吗?”

我把头偏向一边,脸红:?#23736;?#46;....”

“你说什么?”他笑得奸诈。

我瞪他一眼:“我说恩!”

“是吗?”他低头,轻轻吻了吻我?#38590;?#30555;,我怔住,他脸红:“咳咳,那个,我们可以不要在这儿吗?很冷。”

我眨了眨眼,心跳的很快很快,我转过身,掩住羞涩:“哦哦哦,走,去我秘密基地......”

他不吭声,跟在我身后,我脚步飞快,想要逃走,他却拉住我的手。我咽了咽口水,这个妖孽。

我的秘密基地其实就只是一个山洞,小的时候我把它装饰的像一个家,他是我家的唯一?#26179;?#26469;客,也是男主人。他坐在?#39318;?#19978;,轻笑开口:“其实,在日本的?#21916;?#26377;冬天的萤火虫。你也是我的萤火虫,我?#38590;?#20809;。”

我站在他的面前,他拉着我的手,我摸摸他的头:“是,我是你的萤火虫。”

冬天的森林,雪很大,眼睛上还留着他冰冷的?#29301;?#32780;梦中的那个人正在我眼前,雪花飘入山洞,森林静谧,仿佛只剩他的脸,你也是我?#38590;?#20809;啊,只是未曾说出口。

我想,我又要再次爱上“阳光”这词了。

他又待了一个多月,我们像?#27426;?#22827;妻,他走的那天,我为他理了理衣服,他的十指扣着我的十指,他手指纤长,却握着粗糙的我的手,我最后抱了一下他:“我会等你。”

“我会回来。”然后留下一个瘦弱的背影,干净的背?#21834;?/p>

?#39029;?#20182;的背影挥了挥手。安静转身,明年我就18了,我可以去找他了。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相见来得这么快。

盛夏蝉鸣时,他出现在村口,我飞奔回山洞,握着身份证,想给他一个惊喜,我可以随他而去了。我躲在山洞里,他走进,背后却跟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女子。

他率先开口:“我们回去就可以娶你的女儿了。”中年女子感激点头。我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你是唯一在冬天活跃的萤火虫。”

可你忘了,冬季的萤火虫不来自小山村,她来自城?#23567;?#26412;就无法相遇。

我走出角落,他上前拥抱我,我推开,笑得灿烂:“你去吧,不必要告诉我的,真的,我怎么会等你呢?你是城里人,和那个城里的女孩更配。”

像是天崩地裂,我抹了抹?#24120;?#26377;水。他却推了我?#35805;眩?#25226;我推出了山洞。

从此,再未相见。

“小姐,小姐,醒醒,查身份证。有个神经病人逃了出来,可能在这车上。”临座的?#19997;?#21483;醒我,我才想起我登上了汽车,正在回家见养母的路上,一不小心想起了过去。梦想这种东西,只会在梦里蚕食你。

我下车,隐约记得那天的报纸头条。

“19岁男?#24433;?#21161;失散母女重聚,不幸遇地质不稳定,葬身于山区。”

……

下车检查完身份证,我被带走了。

是,我就是那个出逃的病人。我挣扎着不愿被带走,我还想去那山洞,再见一见我的家。

车上的医生给我打了一剂镇定?#31890;?#25105;又一次睡着。

再次醒来,我回到了我呆了十年的地方,窗帘紧闭,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雪?#20303;?/p>

医生询问我想起了什么,我告诉了他。

医生在病例卡上记着:

病人:萤,因小时被双亲遗弃,被养父母虐待,导致身体、精神出现?#29616;?#38382;题,患有?#29616;?#24187;想症。幻想曾遇到了名叫冬的男子。

我用被子蒙住头,我讨厌阳光。

阳光会温暖所有人,却唯独不温暖我。

小的时候,养父母把我关在黑屋子里,一关就是好几年,我从未见过光。

总有医生催眠我,?#26790;?#24536;了冬。?#30475;?#25105;被催眠,医生总是哭着停止催眠,我不断说着,不要忘了冬, 不要忘了冬,不要忘了冬。他说他真的不忍心毁了我的梦。我的亲生父母拥有家族企业,可他们知道我疯了,却不愿见我,把我扔在了这个医院十年。我刚到的时候才八岁,我只会自残,只会哭,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晚上从不敢睡着,可是一年前我梦到了冬,从此我安静了下来,对着空气微笑,每天不再害怕深夜,可却加深了精神问题,医院要治?#26790;?#23601;必须?#26790;?#24536;了冬。

我知道这是梦,我上辈子欠了冬的,我要一点一点还给他,我只是在和时间赛跑,我还能?#19981;?#20182;多久?

全世界的孤独都连在一起笼罩着夜空,今夜也是这般耀眼,能帮我实现多少愿望呢?有多少思念可以传递给未曾见过的冬天?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关雎梦》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星空〗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关雎梦》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8-12-01 17:05:15

优秀

紫雪〗回复于2019-01-08 20:25:10

谢谢

回复评论
yh3791804〗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关雎梦》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5-11-10 19:38:48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相互纠缠,分不清,却又深陷其?#26657;?#19981;敢说文章好于坏,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20146;?#24049;。

回复评论
yh3791804〗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关雎梦》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5-11-10 19:38:16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相互纠缠,分不清,却又深陷其?#26657;?#19981;敢说文章好于坏,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20146;?#24049;。

回复评论
yh3791804〗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关雎梦》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5-11-10 19:37:50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相互纠缠,分不清,却又深陷其?#26657;?#19981;敢说文章好于坏,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20146;?#24049;。

回复评论
yh3791804〗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关雎梦》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5-11-10 19:37:39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相互纠缠,分不清,却又深陷其?#26657;?#19981;敢说文章好于坏,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20146;?#24049;。

紫雪〗回复于2015-11-20 23:34:33

谢谢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竞彩官方微信二维码 延安福利彩票中心 香港五分彩 斯诺克冠军联赛 最准的特码料 组选533奖号前后 全国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湖南快乐10分钟 秒速时时彩太假了 云南十一选五的开奖号 天天四肖中特期期准 吉林11选5彩票网 河北快3统计图昕老公 北京赛车历史开奖记录表 河南快赢481大小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