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岸网络文学>>小说>> 疯人院里的狗蛋

疯人院里的狗蛋

作者:Leon发表于:2015-10-22 14:48:47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王老板走进疯人院的大门,仍旧是满身的名牌,金光闪闪,嘴里仍叼着雪茄,又长又粗的雪茄。

这是几十年?#38498;?#20102;。

稀疏的白发被发蜡一丝不苟地固定在头皮上,佝偻的身体,瘦,干瘦,极度的瘦,皮肤和骨头之间的肉和组织好像被完全抽离了,只剩下一根根筋脉和血管,一道道青色穿行在皮肤下。

脱去满身的金光闪闪,换上病号服,王老板再次成为了以前的“狗蛋?#34180;?/p>

狗蛋不说话,任由护士摆布,最多“哼哼…”两句,露出谄卑的笑。

没有了名牌的庇护,“王老板”变回普通的狗蛋,成为众多“疯子”中的一员,干瘦弯曲的身体,颤巍巍地走着,伴随着“哼哼”声,好像一只年迈的大虾在蹒跚学步,学习着如何直立行走。

没人注意他的存在,或者他的存在可?#38498;?#30053;不计,这可能是他唯一的优势。

而痛苦莫过于那根又长又粗的雪茄已不再属于他,长年叼在嘴里的雪茄已被彻彻底底地剥夺了。

什么钱,什么名牌,在这里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能冒烟的香烟。

这世界似乎存在着某种极不?#20384;懟?#26497;不平衡、协调的东西——比如,在这里,香烟的美?#37117;?#30452;无与伦比,妙不可言,珍贵至极,如果你是烟民的话;而在一墙之隔的那里,香烟只不过是打发时间、打发无聊的消遣乏味之物罢了。

?#26434;?#29399;蛋,一个抽惯了雪茄的老烟枪来说,这种不平衡、不协调无疑是致命的。

别说雪茄了,即便是在一墙之隔的那边,他嘴里叼的那根雪茄也不是普通烟民能够享受得了、消遣得起的。

狗蛋有?#36175;?#30340;金条,?#19978;?#30340;美元,但这里是疯人院,他的这些钱财带不进来,它们全都安静地躺在瑞士银行的地下保险库?#26657;?#23427;们换不来一根烟,他们只能?#24187;?#23553;在那钢筋混凝土?#26657;?#23601;像这里的疯子一样。

狗蛋再也不是那个叼着雪茄的“王老板?#20445;?#28895;雾也随着他身份的转变,在踏进鬼门的那一刻,四散飘去,阻隔在了鬼门之外。

他弯曲的身体乞讨着烟屁股,变得更加弯曲,白发失去发胶的粘黏而变得散乱,青筋?#22238;?#22312;?#30452;?#19978;,眼窝深陷在皱纹里,最小号的病服如同挂在他身上一样,空空荡荡,似乎风一吹,他就会跌倒。

这也许就是撒旦所说的代价吧。他终于想到了。狗蛋感到如释重负。平日里的花天酒地终于要付出代价了,终于要偿还了,狗蛋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好像终日流窜的逃?#38050;?#20110;被抓、关进了监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但另一方面,却要忍受这炼狱的?#19997;?#19982;煎熬。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会感到猝不及防,从天上一下掉到地下,这其中的落差总会让人不适与难受,尤其是当这“地下”不是普通的地下,而是一座“炼狱?#34180;?/p>

现在想来,烟不是主要的问题。

主要的问题是?#26434;傘?#23545;?#26434;?#30340;剥夺。这里比监狱更难以忍受,在监狱里至少还有放风的时候,还?#27427;?#20316;的时候,但在这里,没有放风、没?#27427;?#20316;、没有任何出去半步的机会,整日整夜的被囚禁于这个?#33014;?#23376;里。

若给你抽不完的烟,但不准你走出这里半步?#32531;头?#20320;出去,但条件是必须戒烟。我想大部分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就像在监狱里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渡过一生。如何?

此时,这种“不平衡”再次凸显出来——在一墙之隔的外面,?#30333;杂傘?#26159;多么地?#26434;桑杂?#21040;可以唾手可得,?#26434;?#21040;就像呼吸一般轻松随意,?#26434;?#21040;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是?#26434;?#30340;,而在这里,?#30333;杂傘?#26681;本就是个遥不可及的奢侈之物,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再多的钱财?#19981;?#19981;来。就像这美味的香烟一样。

早上起来,准确地说应该是凌晨,老三跺着步子,轻飘在地面上,从走廊到房间。眼睛扫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任何动静都在放着慢动作地呈现在他的眼里,而脑袋却还处于一种介于清醒和模糊的状态之?#26657;?#32769;三?#19981;?#36825;种感觉,就好像?#19981;?#40657;夜与晨?#20800;?#20197;及它们之间的?#25442;?#19968;样。

就在这轻快的漂浮?#26657;?#32769;三的眼里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轮廓——佝偻的后背,蜷缩在角落,静止不动,又似乎在快速的起伏。走进一看,原?#35789;?#29399;蛋,头顶上漂浮着好看的云雾。这世界真是疯狂——连狗蛋都能抽上烟了。他是从哪弄到的烟?#20800;科?#35752;?偷的?捡的?…似乎都不可能,但有什?#35789;?#21487;能的?#20800;?#36827;到这荒?#33503;?#20016;富的世界,还有什?#35789;?#19981;可能的?#20800;?#36716;而恢复平静的习以为常或认为事物本就如此的状态?#26657;?#19981;知从何时开始,老三已经练就了这一本领或习惯——从惊奇到平常的快速转化——或者这?#26087;?#23601;是他所具有的,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

过程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结果——狗蛋正在抽烟。

老三在他?#21592;?#36466;下,伸出手,食指和中指呈一个胜利的V?#20013;危?#27809;有说话。

狗蛋也没有说话,转过?#24120;?#30475;了看老三,吸了一口,把烟递了过来——还剩将近一半,来的真是时候。老三欣?#30149;?#25509;过烟,深吸一口,烟雾慢慢地?#33268;?#22312;两人周围,?#34892;?#35809;异——白烟缭绕?#26657;?#20004;个人蜷缩在一块,低着头,好像在计划着某个不可告人的阴?#20445;?#32780;实际上,他们只是在寂静中享受着尼古丁的滋润。

老三又吸了一口,这一口很轻很慢,屏住呼吸,把烟递过去。

狗蛋沉稳地接过烟,吸一口,再递过来,老三吸一口,再递过去,最后的烟屁?#19978;?#22833;在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传递?#23567;?#27491;当老三准备起身时,狗蛋先一步站了起来,背起双手,颤巍巍地向门口走去。

抽过烟的老三向清醒靠近了一步,但这清醒却?#19981;?#37266;了肺里的馋虫,如同饥饿已久的人,再饿下去似乎也无妨,可一旦吃了一口饭菜,味蕾就立马打开,想去吃第二口、第三口…这时你把饭菜撤去,比不给他吃更让人难受。

此时的老三就是这个饥饿许久?#31896;?#20102;一口饭的人,馋虫一个一个地苏醒,成群结队地爬?#26657;?#32769;三如同狗蛋一样颤巍巍地行走,馋虫在鼻腔里打转,嗅探着香烟的味道…

老三行走在走廊上,跋涉在烟雾构造的美丽幻景?#26657;?#27599;一步的前行都是在这幻景的指引下进?#26657;?#25152;以每前进一步,就接近失望一步,因为那只是个幻景。虽然他早已学会了不做任何期盼,早已认识到期盼不是个好东西,没有期盼,就意味着没有得到,没有得到就没有失去。所有的得到都是失去的开始,所有的激昂都是落没的开始。

但欲望,欲望却没有消失,欲望是人的本能,它深植于心底,越是在极端的条件下,就越会暴露自己。?#21329;?#30340;人长大后往往有两种表现——?#22253;?#30340;?#37322;?#20197;?#23736;园?#30340;抗拒。前者顺理成章,而后者则走向了反面,它把欲望推向了更深处,隐藏在阴暗的角落,盖上遮盖物,有的甚至转变为?#22253;?#30340;憎恨,就像放了很久的食物发了霉,变了质。从阴?#20302;?#24180;走出来的人成为杀人恶魔或性虐者便也顺理成章起来。

缺烟的人在这里则大多表现为对烟的?#37322;?#33267;少在老三眼里是这样。单从这方面看,这里的“疯子?#20445;?#20934;确地说应该是有烟瘾的“疯子”都还算正常,从没见过给谁一根烟,他会拒绝或憎恶,全都?#38378;?#30524;里放着绿光的恶狼。

那期盼算不算是一种欲望?

期盼带有着某种理智,指导人们期盼的方向,可以期?#25991;?#19968;天的到来,也可以期?#25991;?#19968;天永远不要到来;而欲望则是洪水,是海啸,是海水中原始的单核细胞,它肆意妄为,无头无脑,没有方向,没?#27427;?#30001;,它要占有一?#26657;?#28153;没所?#26657;?#23427;要生长,它要膨胀,它要吞噬一切美好?#32479;?#24694;。

狗蛋的学习生涯终止在他的高?#26657;?#37027;时的他品学兼优,他的目标是清华。但因为贫穷,他的?#30422;?#35201;求他?#29260;?#23398;业,否则只能让他的妹妹辍学去打工。而他的?#30422;?#24739;有癫痫,发作起来就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每到这时,他?#30422;?#23601;会把?#30422;子?#32499;子绑起来。

那天放学回家,狗蛋推开房门,看见?#30422;?#34987;绑在椅子上,头歪着,嘴角满是唾沫,?#21592;?#30340;床上,是?#30422;?#21644;另一个男人。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羞辱?#22836;?#24594;火山一样地爆发。

“你也?#21561;?#20102;,就是这样,就是你?#21561;?#30340;这样。?#24199;?#27668;平静的几近残酷,“如果你坚持考大学,那我只能让你妹妹辍学。”

狗蛋慢慢地跪下,眼睛盯着地面,潮湿的眼眶被?#19997;?#25104;干枯。

“好,我答应你,我不上了,大学也不考了,我去打工,但你必须保证让我妹妹读下去…”声音同样平静,但多了一丝颤?#19969;?/p>

此后,每当老三乞讨到香烟,无论是一整根还是烟屁股,他都会想着狗蛋,无论在?#27169;?#20182;都会找到狗蛋,给他留几口或最后一口。狗蛋也不?#25512;?#27599;次都接过去,眼睛盯着烟头,慢慢地吸。

“狗蛋!打小饭!”

别看狗蛋老的牙都掉光了,话也说不全,但听力?#22836;从?#21364;极为灵敏,只这一句,没有重复,他就会端着饭?#26657;?#24555;步走去,接过小饭——给老人准备的软食。狗蛋把里面的鸡腿给老三,自己“吸溜吸溜”地吃着剩下的烂面条,老三大口啃着鸡腿,?#32610;?#39321;!”

狗蛋从来不跟别人抢烟,?#21561;?#26377;人抽,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人?#21592;擼?#36317;离?#25163;校?#19981;太近以免招人反?#26657;?#19981;太远,以免注意不到,距离拿捏得恰到好处。?#27604;唬?#36825;恰到好处往往最后等来的还是被忽视。但他并不气馁,依然站在抽烟人的?#21592;擼?#19968;声不吭,不卑不亢。他没有点头哈腰,虽然他也是在乞讨。

有时候?#20284;?#22909;,或是别人心情好或恻隐之心,会把剩下的烟屁股给他,他也毫不?#25512;?#25509;过烟,笑一下以示?#34892;唬?#28982;后就快步走到角落,慢慢地抽起来,虽然只是一截短短的过滤嘴,但他仍像品尝燕窝鱼翅一般地享受着,极其短暂。

第一次入院的第89天,老三的视线变得模糊,眼中所见全都蒙上一层薄膜,不知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事物?#26087;?#21464;得模糊。一切都不真实,人都有了变化,有的变老了,有的变年轻了,护工老邓拖着?#20064;?#32531;步而?#26657;?#22312;他经过身边的一刹那,老三看见他的脸是那么苍老,皱纹一刀刀地刻在眼角,皮肤干瘪,塌陷在嘴角两边,形?#38378;?#20010;深深的凹洞,颧骨高高地突出,在薄膜下异常清晰,甚至还闪着亮光。

平日不抽烟的年轻人,(至少老三没见过他抽烟)面部显得比以前稚嫩许多,此时他?#23588;话?#24324;着一个烟?#26657;?#36731;轻地剥上面的一层膜,老三靠上前去。

“能给我一根吗?”

?#26263;?#19968;下。”继续摆弄烟?#26657;?#30452;到把膜完全抽去。

打开烟?#26657;?#36824;有一半的烟,抽出一根递给老三。

这世界真是疯狂,或不可?#23478;椋?#36825;不可?#23478;?#24635;是在司空见惯的掩盖下突然跳出来,有时面?#31354;?#29406;,有时乖巧可爱,让人心生欢?#30149;?#32769;三把这欢喜再次塞进司空见惯下面,盖上衣服,盖上面无表情,走回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起电视,电视里的广告讲述着疯子的故事。

?#21592;?#30340;狗蛋注视着老三,过了一会,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张开,一根烟乖巧地躺在上面,一整根。

老三的瞳孔猛然放大,再缩小回正常大小。狗蛋把手伸过来,示意老三拿去。老三摇摇头,那只手又伸近一些,老三再?#25105;?#25671;头,手缩回去,跟另一只手将烟一掐两半,把带过滤嘴的那一半再次伸过来,老三再?#25105;?#25671;头,眼中的?#34892;?#30896;到对面眼中的失望,四目交错后,老三接过?#21069;?#28895;。

当兵的严桦翩然而至,矮胖的身子一下子变得灵巧,首长检阅地环视片刻后,走到对面还没撤走的挂水架前,撕下贴在上面的胶布,小心翼翼地把断?#38378;?#25130;的烟粘合起来,点燃享用。

广告里的故事继续,电视下的疯子越来越多,留着八字胡的“四川?#23567;?#22312;床上坐起,再站起,走到电视前,他又要换台了,谁知伸出的手直插电视背后,收回?#35789;?#22810;了一包“骄子?#34180;?/p>

“我操…”

“我操。”老三在心里附和。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能搞到烟,轻而易举地搞到烟。

第二天,老三出院了。

狗蛋?#23545;?#22320;望着,转身走进病房。

本文标签: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疯人院里的狗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34892;?#36259;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26657;?#26410;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38469;?#25903;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35789;?#25552;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0829564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甘肃快3常规综合走势图 沈阳1464万大奖弃奖 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图十二生肖 排列七近1000走势图 湖北11选5走势图彩经 广西快乐10分官网网址 二八杠作弊软件 辽宁快乐12选5基本走势图 039白小姐传密 宁夏11选5第107期 河北快3售平台 澳门五分彩官网首页 福彩欢乐生肖规则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开奖